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鬧了 Sergio Canavero !換人頭手術根本言過其實

2017/11/22 — 18:24

網絡片段截圖

網絡片段截圖

科學研究最忌「亂開空頭支票」。意大利醫生 Sergio Canavero 在主流媒體消失一段時間,近日又再宣稱與中國科學家成功將屍體與屍體頭顱拼合,為全球首個人頭移植手術。

自稱可戰勝死神的人

Canavero 認為「生老病死」其非必然,人類有機會戰勝死亡。為證明自己可為人類重掌「命運」,他早於兩年前提出新手術方法 GEMINI。他未有詳細論述手術方法,只在一兩頁紙長的研究報告中,提出要先以鋒利器材切斷脊髓,以減少對神經元傷害。取出頭部後,再以聚乙二醇 (Polyethylene glycol) 將頭融合至新軀體的脊髓。最後再以電流刺激加快修復速度。他更宣佈會在兩年內替殘疾電腦科學家換身。

為準備換頭手術,他過去兩年分別宣佈成功替猴子與老鼠換頭。引來媒體目光的他並沒有說交代研究細節。被換頭猴子頭雖可生存,但根本沒有恢復猴子意識。老鼠移植就更離譜,他只是將老鼠頭的血管駁上另一隻健康老鼠身上——完全稱不上為換頭移植。今次的成功個案就更幽默,他聲稱已成功將死去的人頭換到屍體上。換頭的「病人」沒有生命,又怎知手術成功與否?

廣告

成功將屍體拼在一起的「手術」

事實上, Canavero 只是將兩具屍體的神經和循環系統接駁起來。如果在活體測試,志願者極有可能如之前的猴子般完全失去意識,極其量只能勉強「生存」。現時難以理解 Canavero 憑甚麼相信換頭是可行。他去年發表的研究報告,只是引用脊髓修復手術研究,不是重新駁回人頭的手術。直接點說, Canavero 似乎只求嘩眾取寵,而非真有神奇方法換頭(或換身)。

但現時有沒有方法換頭或者修復神經系統呢?要修復其他身體部份完全斷裂的神經線其實也頗有難度。人體主要分為中樞神經系統(腦和脊髓),和邊緣神經系統 (Pheripheral Nervous System) 。前者修復極為困難,其中一個原因是腦部比其他身體脆弱得多,血液供應短暫停止,都足以破壞腦部組織——即使成功駁好血管和神經線,也可能會失去大量腦功能。

廣告

要修復邊緣神經系統也非易事,更須視乎不同病人的復原能力。現有技術未能有效地將之修復,這是因為邊緣神經線每日只生長約 1 毫米,需要極長時間才能恢復完全功效。為增加修復成功率,中國科學家曾於 2014 年動物樣本中測試以液態金屬暫時接駁兩端神經線,並成功傳遞神經訊息。然而,此修復技術仍屬初步階段,更重要是科學家仍然未知功能可否完全回復。

現時最接近「換頭」的案例,相信澳洲男童 Jaxon 的手術。數年前,只有 16 個月大的 Jaxon 遭遇車禍。頸部內部斷裂,可幸脊髓尚未受損。外科醫生 Geoffrey Askin 與手術團隊施行馬拉松手術,最終成功將頭接駁好,Jaxon 亦逐漸康復。不過,此手術與換頭仍差得遠。 Jaxon 的脊髓和血管沒被破壞,醫生只需在短時間內重整骨骼及固定好 Jaxon 頭部和身體。

即使換頭手術成功 也有不少「手尾」

退一萬步假設換頭成功——頭顱和身軀都可生存,但究竟人體在生理和心理上又會否接受到「新身軀」呢?即使是相對簡單的換肝手術,也有機會出現排斥狀況。免疫系統面對「全新」換上的頭顱,又會不會主動攻擊新主人呢?紐約大學醫學院醫學倫理學總監 Arthur Caplan 在《Futurism》訪問就指,換臉手術也未解決到排斥問題。至於心理上,現時有部份病人在接受器官移植後,開始出現心理排斥情況。 2006 年,就有移植病人未能接受新陰莖,最終要將其切除。現時仍然需要更多研究,以準備好幫助病人接受新身軀。

科學研究操守

Canavero 已經不是第一次繞過發表論文程序,直接向傳媒或大眾 [1] 「宣佈成果」。發表論文並非「例行公事」,而是一個重要且嚴謹的過程,由同行科學家驗證假說。未經此程序就隨意發表意見,不是一個科學家應有的專業操守,更有機會誤導不少市民和同行。另外,究竟未成熟的換人頭手術會不會為病人帶來不必要的痛苦?或者怎樣收集新身軀? Canavero 選擇在中國內地進行手術,更是故意避開此類道德問題,也非科學家應有態度。

Canavero 指出未來會在期刊中發表有關「換頭手術」——或者部份屍體移植技術可用於神經修復手術之中,但可以肯定的是,現時根本稱不上「成功換頭」。所以 Sergio,還是不要胡鬧,認認真真研究吧。 

註:
[1] 他曾在 TED 講解自己的「換頭大計」

參考資料:
The Guardian, No, there hasn’t been a human 'head transplant', and there may never be, 17 November 2017
Popular Science, No, there has not been a successful human head transplant, 18 November 2017
MIT Technology Review, Liquid Metal Used to Reconnect Severed Nerves, 28 April 2014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