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非新早期人屬 或懂埋葬同伴、製造石器

2017/5/11 — 19:28

納萊蒂人骸骨 Youtube 截圖

納萊蒂人骸骨 Youtube 截圖

2015 年,有研究團隊在南非約翰內斯堡附近的新星洞 (Rising Star Cave) 發掘出逾 1,500 件人屬骸骨,經檢驗後相信化石屬於至少 15 個男女老幼的不同個體,並推斷為新人屬物種納萊蒂人 (Homo naledi) 。

納萊蒂人雖有長腿骨等與現代人相似的特徵,但腦容量小顯示這種人科混合了更為原始的特徵。研究團隊估計,納萊蒂人是爬樹高手但可長途雙足行走,甚至懂得製造簡單工具。更重要的是,他們會到洞穴中最深處棄置死去同伴。

不過,考古學界對納萊蒂人的歷史有所爭拗:納萊蒂人有類似原始南方古猿的特徵,可能是逾 200 萬年前貼近人屬根源的物種;但其與現代人類相近的特徵加上骨頭狀況看上去剛變成化石,顯示納萊蒂人或為較近代的物種。這矛盾令學者難以定奪納萊蒂人在人類演化歷程中的地位。

廣告

最新刊於 eLife 的兩份研究為學界解開納萊蒂人歷史疑團,以及在新星洞另一穴室發現更多納萊蒂人骸骨,但這些發現將會惹起更多對人屬起源與演化的爭議。

第一份研究由澳洲詹姆士庫克大學 Paul H.G.M. Dirks 主導 [1] ,團隊分成多個小隊,各自利用多種測年方法,再對比洞穴周邊泥石,鑑定納萊蒂人遺駭年份。所有結果均指,在 Dinaledi 穴室的納萊蒂人約有 23.6 萬至 33.5 萬年歷史。

廣告

另一份同樣刊於 eLife 的美國報告 [2] 則分析距離 Dinaledi 穴室一百米 Lesedi 穴室的納萊蒂人 131 塊骸骨化石。該些化石屬於三個不同個體,但主要來自稱為 Neo 的成年男性納萊蒂人。 Neo 亦是迄今其中一副保存得最完整的人屬骸骨化石。

新星穴極其複雜,而 Dinaledi 穴室與 Lesedi 穴室只相距一百米。
Credit: Marina Elliott / Wits University

新星穴極其複雜,而 Dinaledi 穴室與 Lesedi 穴室只相距一百米。
Credit: Marina Elliott / Wits University

發現或顛覆早期人類演化

John Hawks 與其團隊發現這些化石與 Dinaledi 穴室的骸骨特徵極為相似,例如 Neo 的腦容量有 610 立方厘米,比後者多 9% ——但仍比現代人類的約 1,400 立方厘米相差甚遠。團隊雖未有為化石測度年份,但從極為相似的骨骼構造推斷兩個穴室的納萊蒂人來自同一群族。 Hawks 又估計,納萊蒂人與直立人及其他早期人屬同期出現,甚至有可能是直立人或智人的祖先。

納萊蒂人 Neo 部份頭骨
Credit: John Hawks / Wits University

納萊蒂人 Neo 部份頭骨
Credit: John Hawks / Wits University

如果推斷屬實,南非對人類演化有更重要的地位,此前考古學家認為東非才是人類演化搖籃。

發現除了動搖人類演化樹及生物地理學外, Hawks 的團隊認為發現顯示早期人屬的行為與認知力都比我們想像高。因為他們在新星洞難以進入的穴室找到大量納萊蒂人化石,他們又估計納萊蒂人故意將死去同伴移到洞穴深處。此前,人類學家認為只有腦容量較大的智人才會有這些殯葬行為。

團隊又注意到,納萊蒂人身處的時代應是人類直系祖先的石器時代中期。但很多時考古學家發現石器工具的遺址都不含任何人屬化石。專家們因此認為,應是腦容量較大的人屬才會製造石器,但如果納萊蒂人身處該時代,他們不可能沒有簡單工具。到目前為止,團隊還未發掘到任何與納萊蒂人有關的石器工具。

考古學界對說法有保留

考古學界雖然對研究感到興奮,但不少專家對假設有所保留。澳洲昆士蘭大學古生態學家 J. Tyler Faith 並不同意納萊蒂人是智人祖先的說法。他指,納萊蒂人可能只是人類演化枝節的盡頭。正如印尼有「哈比人」之稱的佛羅勒斯人 (Homo floresiensis) 住在東爪哇至 5 萬年前才被滅絕,但他們絕不可能因此而說哈比人是現今人類的直系祖先。

另外加拿大古人類學家 Mark Collard 表示,Lesedi 穴室未必是納萊蒂人的墓地,因為穴室有大量其他動物骸骨,這些動物與納萊蒂人剛好失足跌死於穴室之中。不過他認為,納萊蒂人真的有機會懂得製造石器;而學界亦須反思,腦容量愈大是否與有更複雜行為有這麼大關聯,會否有其他因素影響行為發展。

來源:
Scientific American, New Evidence of Mysterious Homo naledi Raises Questions about How Humans Evolved, 10 May 2017

報告:

  1. Dirks, P. Roberts, E.M., Kramers, J.D. & et al. (2017). The age of Homo naledi and associated sediments in the Rising Star Cave, South Africa. eLife (2017). DOI: 10.7554/eLife.24231
  2. Hawks, J., Elliott, M. & et al. (2017). New fossil remains offrom the Lesedi Chamber, South Africa. eLife (2017). DOI: 10.7554/eLife.24232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