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古基因研究:印度人全是中東農夫、遊牧民族與原狩獵採集部落的混血兒

2018/4/19 — 11:58

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現今的南亞人口都以民族、語言、宗教等區分成不同群族。雖然一起居住在同一地方,但各方關係並不和諧,例如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國土邊界有爭議、印度的穆斯林和印度教信徒也時有衝突,而這些不同的群族通常不會互相通婚,只會與操相同語言與相同族群的人結婚。

不過,最新一份南亞人口的古基因研究顯示,當地人口數千年以來都有進行互相通婚、雜交,幾乎所有喜馬拉雅山脈以南的印度次大陸 (Indian subcontinent) 操不同語言的民族都來自三個古歐亞人口——當地狩獵採集部落、中東農民與中亞牧民;類似的情況也在古歐洲出現。研究於上週舉行的美國體質人類學協會會議上發佈,並已上載至 bioRxiv 準備預印。研究又揭示這些古外來人口何時抵達南亞,同時加強現代英語、俄語與印地語的祖先語言原始印歐語 (Proto-Indo-European, PIE) 是源自亞洲的說法。

加州大學栢克利萊分校的遺傳學家 Priya Moorjani 一直研究南亞各國人口之間與世界各地人口以的基因關係。在此前的研究中,她的團隊分析了來自南亞 73 個民族近 600 名現代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的基因組,並發現幾乎所有現今生活於印度的人口都來自兩個古老種族:與中亞、中東、高加索和歐洲人更有關係的古北印度人,以及與現代印度次大陸原住民更有關係的古南印度人。

廣告

不過,由於當時團隊沒有取得任何較古代人類的 DNA ,無法確定這些印度人祖先從何而來以以及何時定居於印度次大陸。

Moorjani 聯同哈佛大學的 David Reich 和印度細胞及分子生物學中心的 Kumarasamy Thangaraj 花了數年時間尋找古南亞人 DNA ,但當地炎熱的氣候增加了古 DNA 降解,令他們在取得這些基因面臨一定挑戰。最後,團隊成功取得並分析了 65 個公元前 1200 年至公元後 1 年、生活在巴基斯坦北部人的古代基因組。團隊亦分別取得來自伊朗和中亞南部,以及來自哈薩克斯坦和俄羅斯草原的 132 與 165 個古代基因組,然後將其與其他已發表的古代和現代人基因組進行比較,這些數據讓團隊能夠重建不同人口抵達南亞的時間線以及他們之間的互動。

廣告

團隊從已與印度河流域文明接觸的土庫曼斯坦和伊朗古人遺骨 DNA 發現,在公元前 4700 至 3000 年間,來自伊朗的農民與南亞原有的狩獵採集部落混居,兩者混血後代在公元前 3300 年左右開始在巴基斯坦和印度西北部逐步增多。研究人員將他們稱為「印度河邊緣人口 (Indus periphery) 」。儘管 65 位古巴基斯坦人所身處的時代已是印度河文明衰落之時,但其基因顯示他們的祖先也是伊朗農民與南亞原有狩獵採集部落。

研究人員開始懷疑這些河邊緣人口實際上就是印度河流域社會的首批人口,不過團隊未有分析來自其他印度河流域古人口 DNA ,無法確定此一說法。雖然如此,團隊仍然認為,現今南亞人口仍是古伊朗農民與狩獵採集部落的後代。

隨著印度河流域文明於公元前 1300 年衰落,個別印度河邊緣人口向南遷移,再與當地的原居民通婚,形成現代南印度人祖先,他們的基因在較低種姓印度人以及現今操泰米爾語 (Tamil) 和卡納達語 (Kannada) 等德拉維達 (Dravidian) 語言的人中更為突出。

與此同時,來自歐亞大草原的牧民進入次大陸北部,並與留守於當地的印度河邊緣人口通婚,形成了北印度祖先人口。現今屬於更高階層的印度人、操印度語和烏爾都語等印歐語言的人都傾向於擁有更多這些祖先的基因。不久之後,南北印度祖先人口再通婚,形成現今印度人口。

Moorjani 指,最值得注意的是基因混雜流動情況與在歐洲看到的模式非常相似。在公元前 7000 年左右,小亞細亞與伊朗一帶的農民將農業技術分別帶進歐洲和南亞,他們都各自與當地原有狩獵採集部落通婚。在公元前 3000 年左右,中亞草原的顏那亞 (Yamnaya) 文化牧民亦從東西兩邊遷徙至歐洲和南亞,帶來製造車輪技術與大麻籽。

早期的基因研究顯示,這些牧民遷徙與印歐語系傳到歐洲有關,但亦有學者曾認為,小亞細亞一帶的農民才是原始印歐語使用者。劍橋大學考古學家 Colin Renfrew 認為,新研究成為顏那亞文化牧民只是印歐語系載體的「有力證據」,但他仍然堅信小亞細亞一帶的農民才是最早的原始印歐語使用者。

來源:
Science, South Asians are descended from a mix of farmers, herders, and hunter-gatherers, ancient DNA reveals, 18 April 2018

報告:
Narasimhan, V.M., Patterson, N.J., Moorjani, P. & et al. (2018). The Genomic Formation of South and Central Asia. bioRxiv 292581. doi: 10.1101/292581

文/Alan Chiu 、審核/Edward H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