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合石「公墓」?

2016/9/22 — 9:30

和合石墳場
Randall van der Woning / flickr

和合石墳場
Randall van der Woning / flickr

前幾年我從《國家地理雜誌》中,了解到香港於錦田有一個為紀念越戰士兵的義塚,便著手搜集資料。後來,因緣際會下,得知和合石墳場曾經有山泥傾瀉事件而把部分屍骨沖出,亦開始著手研究。但為什麼我會對這些墓地特別「情有獨鍾」呢?

法醫人類學家跟其他法醫學專家的其中一個大分別就是,我們需要承擔社會責任,彰顯「人類學」當中以人為本的精神。在國際視野角度來講,法醫人類學家會被徵召去處理任何跟骨頭有有關的人道主義議題,包括:尋找空難罹難者的屍體,天災、戰亂地區大屠殺等屍體辨認工作。以十五前的美國 9-11 為例,到現在屍體辨認工作還在進行當中(教授亦有提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收到線報說在前世貿大廈周邊的大廈天台找到疑似人類骨塊需要辨認。至於為什麼到現在還在辨認當中,就留待之後有機會再討論。)這次就暫且停止《肉骨查》這個專題,跟大家探討社會責任這個部分。而在我們身處的香港,大大小小的公墓及義塚中,我這次要討論的是和合石墳場金塔墓地倒塌。

於 1996 至 2005 年期間,因為多場大雨造成山泥傾瀉令和合石墳場部分金塔段倒塌。引用中文大學的研究:「公墓區的所在地高約 250 米。⋯ 1964 至 1974 年段部分骸骨未能確認身分,政府於是將骸骨合葬於公墓內,令受影響的先人得以安息,所以這處的公墓並非真正的『公眾墓地』的意思」。和合石墳場的墓地分為兩類:棺木墓地和金塔墓地。棺木墓地中有分為普通段及同鄉會段,而金塔段可分為:年份墓地、同鄉墓地、紀念墓地、公墓及義塚等不同種類。該研究亦解釋:「同鄉墓地延續了一個家族或一個鄉鎮的情誼;紀念墓地建立了城市的歸屬感;義塚為了發揮人類的同情心,而公墓是對墳場山泥傾瀉引起的骨骸流散所作的補救工程,顯示政府對市民的承擔。」但這樣的承擔度是否已經足夠呢?

廣告

華人文化傳統中,風水術數對紅白二事的影響最大。在風水學來說,先人遺骸被沖出及無人問津,會影響後人運程。小女對風水學並沒有太大認知,只略知紫微術數的皮毛,是否真的對後人運程有重大的影響亦無從考究。我反而想問的是,如果以現在「公墓」形式二次安葬,受影響金塔墓地的後人運程會不會其實亦同樣受影響呢?

幾乎在大部分認知的文化中,「死亡」或任何其相關的工作都可以算是文化中的禁忌,沒有人願意在平常多加討論,香港亦然。談論死亡、何謂「好死 (Good Death) 」等都是近幾年的概念。所以,當金塔墓地被沖塌,無論是有關部門、大眾市民都是希望先人的骨頭盡快被收拾,不要暴露於荒野中。一方面是覺得恐怖,這來自於對死亡的忌諱及「死」這個概念的一些聯想。同時,亦是受傳統「留全屍」的觀念影響。另一方面,是覺得影響市容;骨頭遍野,有滿目蒼夷之感。

廣告

據當時有份幫忙處理 2005 年前山泥傾瀉的王國興議員,必須謹慎處理這些被沖起的金塔,並促請有關當局如有需要可以使用 DNA 鑑定。最後,我不知道有沒有做 DNA 親子鑑定。這個概念是沒錯,可是從我之前於波蘭處理過一個十七世紀,位於河畔的墳場觀察到的兩點是:

1. 土壤或環境過分濕潤,骨頭的堅硬度會有所改變,令其容易碎掉。在撿起時,有機會對骨頭造成破壞結構。譬如說:我上面提到的那個河畔墳場的一個顱骨,因泥土過分濕潤,部分後顱骨 (Occipital Bone) 有一個葵扇形的開口。這都是由挖到骨頭後,起骨時造成的「死後創傷 (Post-Mortem Trauma) 」。如果沒有了解到土壤環境,就會很容易斷定是「食人族」所為。

2. DNA 不會告訴你那個人的一切,而是需有有對比的對象才可行。意即,必須需要有直系親屬提供 DNA 樣本,跟金塔墓地的骨頭 DNA 作對比。如果骨頭的狀況不容許,就可以 mDNA (Mitochondria DNA) 作比較——這種 DNA 是經過母系基因遺傳的。

當然你會說金塔墓地的情況可能沒有跟葬在河畔的屍體的情況一樣的糟。是的,不過這也說明了, DNA 親子鑑定不是萬能。相比之下,法醫人類學家的技能就比較不受限制此了。

話說回來,於 2010 年亦有另外類似的事情發生,有關當局似乎亦以同樣的方法處理。外國的墳場裡,雖然亦有類近的「亂葬崗」,但都是從沒有人認領的墳墓中起墳,去要騰出空間給之後有需要的先人。雖然說,為這些受影響的先人設立一個「公墓」是政府對市民的承擔,但解決了當下,把沖去來的骨頭物歸原主才是真正的負責人及承擔吧!

題外話:只要這「公墓」裡任何一位先人的家屬表示想重新鑑定、安葬並取回先人遺骸,都可以申請「起墳」的。

*筆者及同專業的友人最近都在研究和合石墳場十數年前的山泥傾瀉事件。資料暫時亦沒有很詳盡,如果讀者有任何資料,歡迎提供。

參考資料:
東方日報《和合石塌泥暴骨荒野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填場研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