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長不信疫苗,有錯嗎?

2017/7/31 — 16:10

pexels

pexels

友人近日談到,一位初為人母的朋友在看過大台《新聞透視》(疫苗戰)後,有點擔心讓囝囝接種疫苗後會出現什麼問題。

聽罷,我即時說:「那很正常啊!」自己在孩童年代,就曾因生病嚇得父母即時送我到醫院。雖然我未為人父母,但都有聽過家人、朋友,訴說自己照顧新生命的一點一滴。作為新任父母,對很多事都一無所知;就算知曉的,用到時也會心存恐懼。他們不止要對自己負責,還要對新生命負上一生的責任。也因如此,我從來不會覺得家長對疫苗有憂慮是多餘的;甚至乎我覺得讓他們擔驚受怕,科學家和政府或多或少都要負點責任。政府未有足夠人手去解釋疫苗安全問題;二來,政府一般都無視反疫苗聲音,久而久之,就助長了一班利用家長恐懼的「意見領袖」。

現時常聽到的後真相時代,就是這批意見領袖造成。他們隨口說幾句:「疫苗很危險」、「體質才是致病原因」,甚至近日會聽到「小朋友發燒不要服用退燒藥」之類的論調。一句「文章或書本只屬經驗分享」就可提供「醫療意見」,完全不需負責任。不僅如此,意見領袖的意見很多時與事實不符。他們為支持自己的論點,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數據和研究論文,形成確認偏誤 (confirmation bias) 。也就是說,他們資料根本不全面。更甚是,他們根本不會分析自己引用的研究可信性。早前廣為意見領袖分享的 Anthoy Mawson 研究就是最佳例子——研究錯漏百出,但他們似乎對此毫無頭緒,仍大肆宣揚。

廣告

不過,最可怕是這批意見領袖往往掌有話語權,有的是專欄作家、報社編輯,甚至是政客名人。當中最大權的,相信就是現代美國總統特朗普。他們能凝聚更大支持者,製造更強的回聲室效應 (Echo Chamber Effect) :支持者只會聽到自己的聲音,只要稍有資料質疑,就必然會認定對方收受利益、被人指使或者是不顧人命的冷血科學家。社會心理學家利昂·費斯廷格曾經觀察到 UFO 末日教派成員預言失敗後,仍會找不同理由「自圓其說」。近年社交平台的出現令問題更為嚴重,社會科學家 Walter Quattrociocchi 和研究隊伍分析 Facebook 專頁數據後,發現陰謀論者更樂於閱讀「假資訊」,而且會將資訊分享得更廣更遠。換句話說,即使有大量證據反駁,意見領袖仍可胡亂傳播沒有驗證的假資訊,而且吸納更多支持者。

與其說反疫苗運動是科學問題,倒不如說是民生問題。種種證明疫苗安全的證據已在,政府要做的是令民眾信服醫療專業。要達到此目的,一方面要令家長知悉所有藥物均受監管;另一方面,也需分配更多醫療資源,務求令醫生有時間照顧病人,真正做到望、聞、問、切。現時反疫苗或者順勢療法之流之所以能吸引家長,或多或少是因為他們了解家長心理。這方面政府和醫療專業一直都追不上。除此之外,傳媒亦應盡本份,小心查證資訊,特別是沒有嚴謹醫療證據支持的內容,說話更要份外小心。要拆破偽科學的虛偽,首先自己踏出最真誠的一步。

廣告

註:

[1] 由專欄作家林綸詩和湯禎兆撰寫的《素人父母不打針不吃西藥》一書就可見到此句。
[2] 此現象最初由社會心理學家利昂·費斯廷格在 1956 年提出,並稱為「認知失調 (Cognitive Dissonance)」。他形容,人在預期結果與實際結果不相乎後,會形成心理衝突。一般處理方法是放棄之前的理念,或者找出理由繼續支持自己的理念。
[3] Scientific American, "Why Social Media Became the Perfect Incubator for Hoaxes and Misinformation”, April 2017

相關研究:

Mocanu, D., Rossi, L., Zhang, Q., Karsai, M., & Quattrociocchi, W. (2015). Collective attention in the age of (mis) information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51, 1198-1204.

原文刊於《明報》世紀版;本文為完整版。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