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真相時代之禍:濕疹與「毒」糖?

2018/6/27 — 18:24

其實早兩天撰寫濕疹文時,已經看到 Echomama 這個前傳媒人的 Facebook 專頁一篇《濕疹與世紀大毒物「糖」》文章,想著無謂比人賺 like 的心態,當下未有立刻抨擊之。今天卻看到香港 01 轉載這篇錯漏百出的文章,唯有現在立刻寫文補鑊。

很多人都知道白糖是精制食物,它來自甘蔗,經過純化,過濾,濃縮,煉煮等繁複的加工工序後變成我們見到的白沙(應為砂)糖。精制後,甘蔗原本的營養如礦物質、蛋白質等都會流失。而且會在精煉的過程中使用很多純化劑,例如二氧化硫、石灰乳、二氧化碳等等。

沒錯,太多的糖份會增加患心臟病的風險,但精製糖是否因為精煉過程就變毒呢?要記住,蔗糖的原料主要是甘蔗 (Saccharum spp.) 和糖用甜菜 (Beta vulgaris) 這兩種經濟農作物。煉糖工人會將甘蔗或甜菜用機器壓碎,收集糖汁,過濾後會用石灰處理,除去雜質,再用二氧化硫漂白;這些經過處理的糖汁會再煮滾,抽去沉底的雜質,刮去浮到面上的泡沫,然後熄火待糖漿結晶成為蔗糖。

廣告

根據最終成品的食糖純度再分為蔗糖 (100%) 、冰糖 (99.9%) 、白砂糖 (99.5%) 或紅糖(又稱黑糖; 89%)等等,當中的成份又確實因應精煉過程而不同,但這些不同的糖本質上仍是其中一種碳水化合物 (Carbohydrate) ——雙糖 (Disaccharide) 。如果白糖是毒,所謂「天然」的黑糖又何嘗不是毒呢?你最多只能說當中使用的二氧化硫屬酸性可能刺激食道,但二氧化硫又會被用作水果的防腐劑、衣物的漂白劑,可謂無處不在。

去年我到美國拜訪一位自然療法醫師,她千叮萬囑我不要讓女兒吃糖,因為糖會引致腸漏 (leaky gut)。健康的腸壁裡每個細胞緊密相連,但腸漏病人的腸壁細胞之間會有間縫,就是腸漏。細菌或致敏原會穿過腸壁細胞進入血液,免疫系統過度反應,從而誘發濕疹。

廣告

另類或自然療法是偽科學,之前也多次撰文講過,不再花心機講。不過,倒是想說說「腸漏 (leaky gut) 」。事實上,「腸漏」至今只是一種由另類療法醫師提出的假說,無實質醫學證據出現的病症 [1] 。這種「腸漏」亦與現代醫學的「腸道滲透性增加 (Increased gut permeability) 」不同。

腸道有很多功能,都需要腸道當中的益生菌輔助才可發揮正常功能,當中阻止有害物質進入的屏障功能正由益生菌及腸道細胞上的蛋白質組成,而這些益生菌不足時,就像一道守衛深嚴的大門變成無掩雞籠造成「腸道滲透性增加」。病原體或其產生的毒素就會有機會透過腸壁入侵身體,造成所謂的「細菌位移 (Microbial translocation) 」,令人體出現慢性發炎。

以創立美國反醫療詐騙咨委會而著名的退休精神科醫生 Stephen Barrett 早在 2009 年已指,診斷有「腸漏 」只是一時流行的狂熱 (fad) ,創造出有利自然療法醫師的條件,讓他們可推銷草藥和膳食補充劑。更曾有「醫師」指腸漏與自閉症有關,但已有研究 [2] 指這種說法站不住腳,甚至不同自然療法醫師的說法都自相矛盾,顯然與 Barrett 所指只為賺錢而說的謊。

美國回港後我留心觀察女兒,每當連續多日進食含精制糖的食品或飲品後,濕疹必定會在一兩星期內爆發。

女兒五個月大的時候濕疹最嚴重,我曾經在一個關注食物與健康的兒科醫生指導下,戒食多種常見的致敏食物。女兒一直以全人奶餵哺,我戒食後,她有好幾個星期濕疹没有復發過。直至有一次我吃了爆谷,女兒濕疹一發不可收拾。

小肥波經常在評論時強調,有關聯不等於兩者有因果關係, Echomama 同樣跌入這個漏洞之中。雖然,中醫有指重口味等於濕,濕重等於令皮膚差,但用現代醫學角度思考,濕疹爆發不一定是糖造成。如果是連續多日進食含精制糖的食品或飲品,是否全家在那幾天的生活習慣也有截然不同的轉變?接觸到更多致敏原呢?文章並無交代過,這些要 Echomama 自己再想想了。

當然任何食品,包括糖在內,都應該適量攝取,才能確保身體健康。又,濕疹有很多不同致敏原,因人而異;若戒口戒得清就無事,證明食物當中有致敏物質。戒清後可以逐樣加回去,有反應就退後。這只是最正路的循證醫學做法,無分中西醫。

在人人都可以發聲的後真相時代,作為「倡議型」媒體是否每有較偏鋒的意見都不經過濾、不加思索地就擺在網頁中倡儀呢?不論網媒或是傳統傳媒也有其各自的影響力,所載的會成為史冊重要一章供後世參考,隨便亂寫、亂轉載後果不堪設想。從之前藝人亂評流感疫苗之亂,大家好像仍沒從錯誤中學習,而某些媒體繼續只為 click rate 、為廣告而登這些無質素的言論,不禁慨嘆香港真的民智未開。

參考資料:

  1. Quigley, E.M. (2016). Leaky gut – concept or clinical entity?. Curr Opin Gastroenterol (Review). 32 (2): 74–9. doi:10.1097/MOG.0000000000000243
  2. Rao, M. & Gershon, M.D. (2016). The bowel and beyond: the enteric nervous system in neurological disorders. Nature Reviews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volume 13, pages 517–528 (2016). doi:10.1038/nrgastro.2016.107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