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支志明:人生六十開展科研黃金期

2017/11/3 — 11:00

支教授在大學初年因做實驗經常「包尾」,曾有老師勸他不要選修化學,但他不以為然。

支教授在大學初年因做實驗經常「包尾」,曾有老師勸他不要選修化學,但他不以為然。

【文:呂惠如;圖:香港電台】

現年 60 歲的化學家支志明, 38 歲當選最年輕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亦是香港首位獲得有中國諾貝爾之稱的「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的科學家。這位不時令「化學成真」,希望藉研究化合物來貢獻社會的科學家,在步入人生六十的耳順之年,驀然感受到黃金期的來臨。

有如莫札特看見音樂

廣告

香港大學化學系系主任兼講座教授支志明在學生眼中是個嚴謹、令人敬畏的老師,在同行眼中是個才華橫溢、可同時涉獵不同領域的科學家。與支教授份屬好友的哈佛大學化學及化學生物學研究院總監 Daniel Nocera 對他有此形容:「他看見一個分子,就像莫札特看見協奏曲或音樂出現眼前,又像莫奈看見了一幅畫。支教授可以看見別人從未想像過的分子,然後把它創造出來。」

支志明教授在學生眼中是嚴謹、令人敬畏的老師,在同行眼中是個涉獵範圍廣泛的科學家。

支志明教授在學生眼中是嚴謹、令人敬畏的老師,在同行眼中是個涉獵範圍廣泛的科學家。

廣告

做實驗包尾老師勸退

雖然支志明教授的成就早已獲廣泛認同,但他求學時期卻非一帆風順。出生於 1957 年的支教授家境清貧,中學就讀私立學校,放學後更要賺錢幫補家計,但最終卻以優異成績考進港大理學院。

家境清貧的支志明(右四)以優異成績考進香港大學,之後又以35歲之齡當上港大最年輕的講座教授。

家境清貧的支志明(右四)以優異成績考進香港大學,之後又以35歲之齡當上港大最年輕的講座教授。

大學時期,他在化學堂做實驗經常「包尾」,曾被老師勸他不要選修化學,但他自己卻另有一番見解:「做實驗做得快、有效率是對的,但當中的化學反應是否能夠產生你想要的東西,並非由你做實驗的方式去決定,而是取決於你如何設計那個化學反應。」結果,時間證明一切,支志明後來以 35 歲之齡當上港大史上最年輕的講座教授, 1995 年成為香港首位獲得「中國科學院院士」榮譽的科學家。

支志明於2007年獲頒有中國諾貝爾之稱的「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支志明於2007年獲頒有中國諾貝爾之稱的「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化學重要性在於成真

大半生沉浸於化學的支教授,認為化學必須成真才有意義:「化學成真 (Chemistry becomes reality) 才能真正演繹和表現出化學的重要性。它的重要性並非在於你懂得如何做實驗,你需要去涉獵其他領域,例如材料科學、物理學、生命科學,這樣才知道要合成出甚麼相應的化合物,為其他領域作出貢獻。」

例如支教授其中一項十分具代表性的研究,便是有機發光二極管 (OLED) 的催化物質。他於 1998 年發表全球首份以有機金屬化合物作為磷光發光材料的論文,有助降低 OLED 的製作成本。之後,不少人繼續投入發展 OLED 技術,並將技術大量應用於手機和電視屏幕。如今,超薄手機和超薄 OLED 電視早已成行成市,可見在日常生活裏,早已滲透了一些表面與我們無甚關聨的化學研究成果。

近年研究無毒抗癌藥

2003 年,支教授因眼見含鉑類金屬的抗癌藥物具不少副作用,在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亦會殺死正常細胞,令他開始產生一個想法:「很多人都戴金戒指、金項鍊,人類或多或少會和金有接觸,故此有微量的金進入人體,亦應該可以承受。」於是,他開始著手研究出多種抗癌金屬類化合物,並有望發展成比現時鉑類化療藥物具較少副作用的先導藥物。此外,他所領導的團隊更發現中藥成份知母皂甙可誘導癌細胞死亡,現正聯同醫學院及中醫合作研究藥物的抗癌活性。

吸收新知識教下一代

除了努力研究,支志明更不斷培育人才,雖然感到坐飛機很辛苦,但他不辭勞苦,每隔一兩個月便專程飛到上海的滬港化學合成聯合實驗室指導學生。另一方面,他亦喜歡到世界各地參加不同的科學會議和講座,以吸收新知識,好好教育下一代。他說:「在大學教書,你要不斷提升自己的知識。教育下一代,不是為了自己這一代,亦不是為自己去考量何時退休、還可以在學校裏生存多久。而下一代是建基於你所教授的知識,去開創自己的未來。」

支志明重視培育下一代,不時抽空前往上海指導學生。

支志明重視培育下一代,不時抽空前往上海指導學生。

慨嘆香港不重視科學

作為一位受學生尊敬的老師、受同行重視的科學家,支教授卻仍然有一些遺憾。今年 4 月 22 日,全球有超過六百個城市、合共約一百萬人上街遊行,以喚起大家對科學的關注和重視。當時支教授正身處美國洛杉磯,當他走進遊行人群,看到大家為科學發聲,不禁十分感慨:「我不相信香港一般社會會覺得科學、技術的發展很重要,因若很重視,應該會有更多人發聲。」

支教授慨嘆香港社會不太重視科學和技術發展。

支教授慨嘆香港社會不太重視科學和技術發展。

人生六十重回黃金期

孔子「六十而耳順」,剛踏入 60 歲的支志明回顧過往數十年的科研人生,亦有一番體會。「我覺得自己最具創意的年代是 1980 至 90 年,當時我在香港並沒有太多資源。 2000 年後,我有很多資源,發表了更多研究,但所帶來的迴響卻不成比例,令我覺得可能自己的研究並不是很有創意。於是我開始重拾過去,回想年輕時的做法,想重回那個時代。現在我覺得,我的黃金時代開始了。」

面對加州理工學院的恩師Harry Gray(左),支志明(右)指自己的科研黃金期才剛剛開始。

面對加州理工學院的恩師Harry Gray(左),支志明(右)指自己的科研黃金期才剛剛開始。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我們的科學家》將於 11 月 5 日晚上 9 時在港台電視 31 及 31A 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