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知仍犯 誤將紫色當藍色?

2018/6/30 — 13:26

這不是甚麼視覺錯覺,而是判斷偏差。生活中時會需要作出不同判斷:小至襯衫、大至改變社會政策都會涉及判斷力。然而,人的觀感從來都不大客觀和準確,且十分容易會被環境影響,所以即使是「紫藍分明」,也可能會有偏差。

心理學家 David Levari 聯同研究人員就嘗試用藍和紫色色點,測試參加者的判斷能力會否無形中被影響。

實驗中的紫點到藍點色譜/Levari et al. (2018)

實驗中的紫點到藍點色譜/Levari et al. (2018)

廣告

研究人員先向兩組參加者逐一展示 1,000 個不同顏色點:由十分藍到十分紫,並要參加者判斷色點的顏色,屬於藍色還是紫色。研究人員會在其中一組參加者在看完 200 個色點後,大幅減少藍點的出現次數。另一組的藍點數量不會改變。

廣告

理論上,藍點數量減少的話,參加者應該揀選藍點的機會也會減少。為測試參加者能力,研究人員比較參加者首尾 200 個色點的選擇後,發現參加者竟將部份紫點當成是藍色。以為這只是顏色問題?研究人員再在另一個實驗中,事先提醒另一批參加者藍色數量會下跌。雖然參加者明知藍點數量會減少,甚至被提醒要無視此改變後作判斷,但仍然會在數量減少後,偏向將部份紫點當作藍色。之後研究人員再以獎勵嘗試「阻止」參加者將紫色誤當藍色,但情況依然一樣。也就是說,人對藍色的定義變得更廣闊了。

圖 A 顯示藍紫點數量沒有改變時,參加者首尾 200 個色點的回應;圖 B 則顯示了當藍色色點減少時,參加者會更易將紫免誤判為藍色。/Levari et al. (2018).

圖 A 顯示藍紫點數量沒有改變時,參加者首尾 200 個色點的回應;圖 B 則顯示了當藍色色點減少時,參加者會更易將紫免誤判為藍色。/Levari et al. (2018).

這發現能套用到現實生活中嗎?研究人員再將藍紫色點改為較複雜的目標——有威脅性和普通臉孔。他們向參加者展示 200 個威脅性和普通臉孔後,開始減少威脅性出現次數。參加者一樣會出現類似情形,會誤將其中較普通臉孔當作威脅性臉孔。

這些結果反映,人對「藍色」、「威脅性臉孔」,或者是「事物」的定義會隨出現次數減少,而有所改變和降低。以現實生活為例,假設醫生在第一日要處理大量嚴重個案,那普通骨折相對而言就不太重要。相反,當第二日再沒有嚴重個案,醫生對「嚴重性」的定義將會變得寬鬆,骨折問題也會變為「嚴重問題」。人會依據情形改變定義,那樣才是社會進步的重要因素。

然而,有得必有失。當我們將社會上所有小問題都誤當成「大問題」時,就會令人對世界出現認知偏差,以為問題無處不在,且對世界感到悲觀。此實驗結果也與美國認知心理學家 Steven Pinker 和已故教育娛樂家 Hans Rosling 早陣子出版的 Enlightenment Now 和 Factfulness 提到的看法相似——人類太著眼於小問題,而忽略了社會的進步。

此研究或者能為政治正確問題帶來一點啟示:究竟是歧視問題減少,令人將更多事情,例如講笑話都當作歧視。還是政治正確反而令人真正找出以往問題,令世界變得更好?那個屬實?

自己較偏向前者看法——世界雖有改善,但大多數人仍然無視多年而來的努力成果,或者我們都將紫點看成了為藍點——而真正問題卻依然存在。

參考資料:
Science, Are these dots purple or blue? Your answer might not be as reliable as you think, 28 June 2018

報告:
Levari, D.E., Gilbert, D.T., Wilson, T.D., Sievers, B., Amodio, D.M. & Wheatley, T. (2018). Prevalence-induced concept change in human judgment. Science, 360, 6396. DOI: 10.1126/science.aap873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