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神檯上的弗洛依德

2017/10/1 — 11:45

對大眾而言,弗洛依德就是心理學。相比起深澀難明的心理學研究,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戀母情意結和潛意識意念帶點神秘感又簡單明確,吸引不少人追捧他為心理學「一代宗師」。

現今心理學早已與弗洛依德學說南轅北轍,即使偶有提及亦鮮會當真。然而,弗洛依德的地位並沒因而動搖。文學批評家 Frederick Crew 本身對弗洛依德沒大好感,早年曾辯論弗洛依德的「功過」。無獨有偶,他新書《Freud: The Making of an Illusion》書中首句已坦言不明弗洛杉依德何德何能與沙翁耶穌齊名。希望可藉著近年才被公開的文件,由頭到尾剖析弗洛依德和理論。

弗洛依德一生能為追求名利,無視證據提出理論。急於尋找突破發現的年輕弗洛依德留意到當時期刊聲稱安全有效的「神奇藥物」可卡因。認為是發圍良機的他,隨即想到朋友兼恩師 Ernst von Fleischl-Marxow 正處理嗎啡上癮問題,因此於短時間內決定以可卡因為他戒毒。結果弄巧成拙,Fleischl 變成雙重上癮。但他在其後的論文、診症和演講中,弗洛依德仍推介可卡因。而他似乎也知風險並在著作中「戴好頭盔」,萬一藥物出錯,他仍可全身而退。

廣告

除誇大個案,弗洛依德也是典型認知失調例子。他行醫時只隨偏好判症和用藥,以致連番誤診。1887–90 年代期間,他最愛將病人診斷為歇斯底里,又繼續以可卡因治病。即使是其他醫生證實病人受其他疾病所困,他仍堅持自己的診斷和用藥無誤。Frederick Crew 形容:「弗洛依德不但誤導了病人,更矇騙了自己;而他被證實錯誤,卻繼續選擇被騙。」

弗洛依德的心理治療亦相當兒戲。他將所有精神疾病成因歸咎於病人兒時遭性侵的經歷,甚至詳細講述連病人都無印象的童年回憶。不少病人覺得他的判斷可笑,而不再找弗洛依德診症。Frederick Crew 發現其後不少案例都基於他的創作,而非現實。

廣告

被視為「精神分析」奠基證據的 Anna O 的案例同樣錯漏百出。弗洛依德認為 Anna O 的個案是歇欺底里的最佳例子,可以以談話治療方式找出致病原因並予以治療。但實情是弗洛依德故意忽略和隱瞞 Anna O 是因嗎啡上癮致病,而她完成談話治療和催眠治療一年後病情仍反反覆覆。這類故事一律被弗洛依德和追隨者統統隱瞞,並成為學說根基。

欠缺操守會使科學停滯不前,弗洛依德正是最佳反面教材:為求名聲誇大效用、虛構科學證據,甚至將他人意念據為己有。就連弗洛依德著名的「潛意識」、「精神分析」等概念都從競爭對手 Pierre Janet 挪用自立門戶。問題是,至今仍有精神分析門派採用他部份理念,卻鮮會檢測其假說。或者到今天,我們應從神檯上拉下弗洛依德,認真審視他的研究:究竟幾多可信,又有幾多源自他的幻想?

原刊於《蘋果日報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