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失常罪犯發聲 — 法醫精神科的日常

2018/3/9 — 11:59

《失常罪──法醫精神科醫生的代告白》封面

《失常罪──法醫精神科醫生的代告白》封面

【文:何美怡醫生】

甚麼是法醫精神科?我想大部分人連有這個專科的存在也不知道。法醫精神科是精神學的一個專門分支,主要為監獄、監獄醫院或於社區內的精神病犯人提供精神病評估和治療,以及為法庭撰寫犯人的精神報告。

報章在報道一些嚴重罪案時,往往會加一句「法官正等候被告的精神科報告才宣判」,行文雖然客觀,但把報告跟判刑扯上關係,讓人有一種「只要被告有精神病就可以判輕一點」的感覺,但事實並不是這麼簡單的。單就能否因為患上精神病就能夠減刑這一點,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而患了精神病是否就要住小欖精神病院而不用在赤柱監禁,也不一定;甚至乎,小欖根本就是監獄這一點,也不是人人都知道,導致有人以為判了入小欖就等於不用坐牢。

廣告

法庭上的專家證人

從事這一專科的醫生,必須經常與刑事司法機構和法院接觸,所以除了要徹底認識精神衛生法律,亦須熟悉刑事、民事和判例法,了解這些法學知識有助對病人提供適合的護理。大多數此類病人都經由刑事司法機構轉介,有少部分病人則由其他精神病專科醫生轉介,例如在成人精神科當中,如果病人具攻擊性或被評估為不適合於低設防監管,都會被轉介到法醫精神科部門。

廣告

法醫精神科醫生會向法院、感化院、監獄或其他精神科同事提供專家意見,亦會為仲裁機構、醫院管理層聽證會、其他從業人員和刑事司法機構提供精神報告。他們會定期為法院提供專家證人意見,包括:被告的狀況是否適合申辯和受審、犯案能力、建議是否適合作精神病辯護、量刑時的精神健康考慮、評定精神障礙的本質及未來風險、提供「適合治療」的預備和可行辦法,以及治療患者時所需的安全措施和風險管理等。

諮詢工作方面,當患者被評估為會對他人構成危險時,法醫精神病醫生需向照顧患者的團隊提供詳細的法醫精神病學評估和提供建議,包括:暴力風險評估(包括結構性的風險評估)、暴力風險管理、精神科藥物和心理治療、心理動力學的制訂,以及治療時所需的安全措施等。

由評估遺囑到推斷自殺者心理

法醫精神科醫生和其他精神健康專家經常要評估事主,以確定其精神或情緒問題。需要進行評估的原因包括但不限於:評估當事人訂立遺囑或合同的能力、提供自殺案件或猝死病例的心理驗屍評估、當事人的工作能力或是否合資格領取國家殘

疾保險金等。

由於法醫精神科醫生的工作大多數是對當事人的能力評估,或評價有障礙人士的自主決定,當患者被確診為缺乏自我控制能力,便需要受到社會控制,即是通過社會機制或法律來規範個人行為。因此醫生須遵守道德責任,以確保他們的決定建基於有效臨床證據。

反思

一般常見的病,大至癌症,小至傷風感冒,都有病癥,精神病也一樣有病癥,只是大家都不太認識或是有所誤解,甚至乎受到電視劇、電影的影響,以為精神病報告可以由醫生杜撰,成為減刑的武器……其實,法醫精神科是一個專業,我們有不同方法去判斷一個人是否患病;另外,我也想大家知道,病人「出獄」之後,我們還會有許多跟進的工作,確保他們如果有機會重投社會的話,不會再犯案。

書名:《失常罪──法醫精神科醫生的代告白》

作者:何美怡醫生

出版社 :天窗出版

ISBN:978-988-8395-64-4

內容簡介: 想與子女同歸於盡的單親媽媽、把僱主開膛破肚的恐怖傭人、把情婦刺殺卻試圖脫身的男人……每日周旋於正常與失常罪犯之間,法醫精神科醫生的其中一項主要任務,就是協助法庭判斷涉及刑事罪案者的暴力風險及對行為負責的能力,透過對談深入犯罪者的生活及內心世界,思索那些本來正常不過的普通人,何以逐步甚至一夕間性情劇變,跨越法律的底線,走向瘋狂的犯罪之路。

何美怡醫生為法醫精神科權威,擁有十多年的豐富經驗,在靑山醫院及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處理超過2,500宗案件。她以六宗改編自真實個案的故事為切入點,首度出書揭開「精神科X法律」領域的神秘面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