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知害人害畜 相信動物傳心非但迷信且不道德

2017/7/17 — 13:46

【文:陳樂知;悉尼大學哲學博士】

近日,有線電視的節目《新聞刺針》拆穿了一些動物傳心師,包括聲稱懂得使用量子力學或是腦電波傳心的,帶起了一則城中熱話。大眾對動物傳心師的指責主要有兩個,一是傳心師向寵物的主人騙財,而且更傷害了一些寵物失蹤了的主人的感情;二是傳心師乖乖的當問米佬/婆就算了,反正信則有,不信則無,為甚麼偏偏要講偽科學、偽物理呢?筆者認為,有一個更重大的道德問題被大眾忽略了。而且,這可不只是傳心師有責任的,那些相信動物傳心的主人們同樣亦有責任:無知輕信,胡亂以錯誤的方式對待寵物,就已是罪,宣揚這些方法,就更是死罪。

動物的心理和行為模式均大異於人類

任何動物學家、動物訓練員,以至良好的寵物主人也知道,寵物與人類是不同的物種,有不同的心理和認知機制。我們和其他人相處的時候,可以把我們自己的感情與思考投射到對方身上,以理解和同情對方。比方說,我們會因為快樂而歡笑,而當我們看到其他人露出同樣的表情的時候,我們也有理由可以相信,對方正感受到相同的快樂。然而,當我們和動物相處的時候,可不能胡亂這樣做,隨便把對方擬人化。(當然,只是和寵物嬉戲而沒有當真的話,沒有問題。)人類和動物的差異,可不單單只是動物「較蠢」而已。

廣告

一個經典的例子,是狗隻的「內疚表情 (guilty look) 」。要知道,狗隻其實是絕不會、不可能內疚的,因為牠們根本沒有這種概念——牠們的腦袋和我們很不同,是無法理解「自己過去做了錯事」這一點的。牠們之所以會有「內疚表情」,是因為看到了主人不滿的表情,因而產生了恐懼。然而,主人一方卻誤會了,看到這種恐懼的表情,就輕率的以「內疚」去理解,殊不知其實人類才會「內疚」,不過是自己想當然的將內疚的感情投射到寵物身上而已。

因此,要以正確的方法和寵物相處,必先正確地理解牠們,而要正確地理解牠們,則必須理解牠們的不一樣的心理——這是主人的責任。動物心理同動物行為,和量子力學一樣,本身就是一門科學。

廣告

動物傳心師的無稽之談

另一方面,讓我們來看看,《新聞刺針》的主角 Thomas 的一段文字是何等荒誕無稽:

「有家長委託他問狗狗爲何怕打雷,他十分準確地收到狗狗其實不怕,只是扮驚。狗狗家長聼到之後對狗狗十分不滿,並大罵一頓及處罰狗狗。此後狗狗不再怕打雷……[1]

首先,經過了千萬年的演化,很多動物的確擁有引導敵人判斷失誤的行為。比方說,一些弱小的雄性扁身環尾蜥 (Augrabies flat lizard) 會偽裝成雌性,混入強壯的雄性蜥蜴的妻妾群中,以獲得交配的機會。然而,這些行為只是出於先天本能,是沒有意圖的行為——實際上,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些甚麼。至於狗,這種動物不蠢,最新的研究顯示,牠們是會有意識地「說」點小謊的。對於願意和牠們分享食物的人們,牠們會把這些人帶到藏有美食的地方;對於會把食物收起的人們,牠們即使接收到「給我找出食物來」的訊息,也會避免把那些人帶到最好吃的食物那裡去,反而會把他們領到別處去 [2]。然而,這和裝作害怕打雷還是差遠了。現實之中,能夠知道「自我」的存在、對「自我」有所認知的動物不出數種;要一隻狗扮演、創造一個虛假的自我形象,用以欺騙主人,這完全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另外,要教育狗隻,必須通過制約或反制約訓練,而不可能通過說教。說教要有用的話,牠們需要聽得懂你的語言,而且能夠理解到你所說的一連串的事情的因果關聯,更別談你提及的各種人類獨有的抽象概念了。如果牠們可以做到這一切的話,那麼《猿人爭霸戰 (Planet of the Apes) 》系列不用拍了,因為劇情在現實中早已發生了——動物已經有足夠的智能去自立、爭取權利和造反了,為甚麼還要當你家的小寵物呢?

輕信的主人們

筆者留意到,《新聞刺針》播出以後,不少主人為動物傳心術作出了如斯辯護:「我的寵物的行為有問題,一直無法解決,但光顧了傳心師以後,不一會(一天、數天以至數個月)那些問題就消失了。經歷過後,你便會相信。」其中一些主人,甚至甘願受網絡大軍攻擊,跑到有線的頁面為傳心師辯護。

認真接觸這些主人、分析他們提供的故事,就會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這就是他們都未曾認真理解寵物的心理、習性與行為,反而硬把人類的心理和思維套在寵物身上。這種做法,當然難以處理寵物的一些行為,因為他們只會把寵物當成一個人來威迫利誘,未能為牠們提供正確的訓練。可是,這些主人非但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還繼續順應這種錯誤之極的思維,跑去找傳心師,意圖與動物傳心溝通,甚至相信傳心師的說法,相信寵物能懂得人類的語言與概念(例如節目中的一位傳心師 Joe Lee 竟說,一隻龜會認為自己「論盡」)。最後,經過了傳心師的「指點」以後,主人才「恍然大悟」,知道了「問題所在」,改變了對待寵物的方法,寵物原本的惡習便消失了。現實中,當然是寵物以自己的方式,觀察到主人的行為的改變,相應的改變了自己的行為而已,和傳心師的說法一點關係都沒有。當然,這是不是傳心師精心策劃的,就是別話了。

這樣子,一個問題是解決了沒錯,可是這完全是治標不治本的事。主人更相信自己那些有關動物心理、習性與行為的錯誤觀念,甚至錯得更深,讓惡性循環繼續下去,寵物繼續沒有得到應得的理解和對待。更有甚者,這些主人還經常會對「恩人」推崇備至,把他們推薦給其他主人,讓錯誤的觀念像瘟疫一般四處散佈開去。另一方面,對動物的正確的理解、相處與訓練的方法,則受到了忽視。這只能以四字形容:害人害畜。

輕信是罪

英國數學家和哲學家威廉.克利福德 (William Clifford,1845-1879) 有一篇著名的文章《信念的倫理 (The Ethics of Belief) 》,裡面提到一個小故事:一位船夫預想自己的船老舊殘破,很有可能會沉沒。可是,他為了讓乘客們準時到達目的地,憑著無私的信心相信船是沒有問題的。最後,他如常帶著乘客出航,結果船沉沒了。你會認為船夫有責嗎?當然有。如果船幸運的沒有沉沒,你又會認為船夫沒有犯錯、沒有責任嗎?相信我們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克利福德還指出,輕信的惡習會四處傳播開去,罪加一等。因此,傳心師欺世盜名故然罪大惡極,主人無知輕信,也絕非沒有過失,沒有責任,因為無知輕信不只是個人的失誤,而且是一種害人(害畜)的惡行,不管是出於善意還是惡意也一樣。

人們無緣無故,不太可能愚蠢和沒常識到那個地步,認為自己身邊的貓狗聽得懂人話,甚至會人話,只是嘴巴講不出來,要透過傳心師的嘴巴去講——如之前所講,又不是在看《猿人爭霸戰》。大概是因為他們對寵物的心愛,讓他們完全喪失了正常人的判斷力。可是,和養育孩子一樣,讓愛沖昏頭腦可不是忽視責任的理由;確切理解對方真實的需要,並且為這些需要著想,這才是負責任的表現。無知惡行不但害人,還害了寵物,讓牠們無法得到應得的對待,這是作為伺育者的道德的過失。輕信與迷信是一場道德的風波,雖然不是殺人放火一般的大惡,也說不上虐畜,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最後再講一點。好些立志推廣科學的朋友相信「傳心師乖乖的當問米佬/婆就算了,反正信則有,不信則無,為甚麼偏偏要講偽科學偽物理呢?」筆者是不同意的。如本文所談及,動物心理同行為本身就是門博大精深的科學。傳心師以及他們的支持者無知,或是不想知,或是裝作不知,四處散佈對動物的嚴重錯誤的認識,定必會阻礙正確的科學觀念的傳播。因此,就算動物傳心並不標榜科學,與順勢療法、反疫苗一樣,它的對錯必然是一個科學問題,亦必須要接受科學的檢驗。若有志推廣科學,與偽科學作鬥爭,則必須把它列為打擊的對象之一。

附註:

[1] 曾見於:《很準確的失敗動物傳心》,但已被刪除

[2] Heberlein, M. T., Manser, M. B., & Turner, D. C. (2017). Deceptive-like behaviour in dogs (Canis familiaris). Animal cognition, 20(3), 511-520.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