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研究生求職難?過來人的些許建議

2017/4/7 — 19:04

katjung / flickr

katjung / flickr

攻讀博士學位絕不容易——畢竟,發掘新知識就像走進沙漠一樣,很容易就會迷途。如此寒窗多年後,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順利完成論文。一番辛苦後除了在學術界拼搏,還有怎樣的回報和出路呢?筆者的學校最近給碩士生、博士們舉辦了求職會議,請到多位學術界內外的成功人士分享經歷。筆者感覺有所得著,故以本文作記錄和分享。

會上兩位壓軸講者都是科班出身,但工作內容跟科研並沒有直接關係。Claudia Aguirre 博士在大學時專攻神經科學,研究腦部跟皮膚之間的互動,畢業後轉戰護膚品公司顧問。而 Jonathan Whitmore 是天文物理博士,畢業後從事科研三年,最後轉行成為數據科學家;而他本科主修物理、數學和哲學(!)。

兩人各有出色的成就,而兩人都異口同聲地提到,能走到這一步其實並非預料之中。Claudia 大學二年級時已發表期刊論文,在學術界來說是「早熟」;有這樣的成就然後攻讀博士,彷佛她註定走上科研一途。不過,臨近畢業時,她卻發覺自己最熱忱的並非科研本身,而是跟他人交流想法、普及艱難的科學概念。有見於此,她結合了自己製作動畫的技能和科學專長,為健康用品公司作廣告顧問,並曾經在 TED Education 登場;課題為「為什麼紋身不會褪色呢?」

廣告

神經科學專科的人較少會涉足健康用品,因此 Claudia 入行時並沒有人可以作模範,甚至連崗位名稱也是新創作的。但勇往直前的她,最終也打出一片新天地。根據她的說法,這段經歷說明了「嘗試精準計劃自己未來五年事業的人,註定是徒勞無功的」。千算萬算倒不如裝備好自己,機會到來時就能抓緊它。

廣告

轉行講就容易;實際上要怎樣才能得到別人賞識呢?Johnathan 認為,求職者要擁有別人缺乏而僱主又渴求的技能(筆者:很重要的廢話)。Johnathan 自己的做法,是每天早上都撥出 0.5-1.5 個小時作 “deep work”:在這段時間裡,他會專心不二地鍛煉心儀的技能,例如電腦編程,並逼使自己使出渾身解數。如此堅持一個月以上,一定會略有小成。這種鍛煉方法,對 Johnathan 從天文物理轉行到數據科學大有幫助——畢竟,後者對電腦編程能力的要求高得多了。

技能的培養並非一朝一夕,而在節奏快、生活忙亂的社會,能專心致志的人更是罕見。能持續 deep work 的話,也許真的能成大器。

裝備好自己後,要怎樣跟別人打交道呢?例如說,如果你想在 LinkedIn 上「勾搭」某專業人士、從他/她口中問到行情,那麼你應當怎樣開口呢?根據 Johnathan 的建議,與其邀請那人喝咖啡,倒不如提出固定的電談時間,例如十五分鐘,時限到後就自己提出中斷談話。這樣的安排最不會浪費對方的時間,尤其當他/她是個太忙人!

而這些  “information interview” 對意圖轉行的求職者至關重要,因為招聘廣告或許會有誤導成份。舉個例子:Johnathan 曾經耗費時間學習數據視覺化(data visualization)工具;但入職後他才發現,同行們根本不常用到相關的技能。他認為,編寫招聘廣告的可能是人力資源部門,跟專業的實際要求有落差也不出為奇。

兩位講者提到的大概如上。四個小時的會議難以概括,但筆者希望本文已經足夠為博士生們在「對事業的期待」、「自我進修」以及「收集信息」這三方面指出方向。研究院之路充滿荊棘,共勉之!

延伸閱讀:

【升學】讀博士如同修煉《葵花寶典》?一條七難八苦之學術路》:雖然有「抽水」和嘩眾取寵之嫌,但引用的數據很充足,說明了求學術職位之難。

How to Follow Up After A Career Fair》:某顧問公司在我校舉辦招聘會後給學生的建議。

作者 Facebook 專頁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