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研究美式足球聯盟 111 球員腦部 110 人患慢性腦創傷症

2017/7/26 — 11:22

編按:讀者提醒,可再清楚列明研究限制:此研究只有檢驗生前出現生理或心理症狀病人,未有包括健康運動員,故此有機會出現確認偏誤。研究作者亦有提出此點,詳見下文「研究仍存限制」。 

美式足球一向是美國人最愛的運動之一,但同時有機會隱藏殺機。波士頓大學腦退化症及性腦創傷症中心最新研究再添加證據,顯示美式足球有機會增加運動員患上慢性腦創傷症風險,研究已刊於《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醫學界一直認為運動員有機會因頭部不斷受撞擊 [1],增加患上慢性腦創傷症風險 (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 CTE) 風險。大腦雖有頭骨和頭盔保護,但當運動員腦部仍會在「移動」並撞上頭骨。類似創傷可能會令腦部部份組織持續受損且萎縮。負責研究的 Ann McKee 和研究隊伍檢驗了 202 位前美式足球員捐出的腦部。球員分別來自美式足球聯盟 (NFL) 、半職業、大學、中學和準高中比賽,而且生前均患有明顯疾病。問題是, 診斷 CTE 一般要待死後才能驗屍確定。為了找出 CTE 跟美式足球活動關連性,研究人員根據診斷條件,檢查大腦皮層內部小型血管中是否帶有異常 Tau 蛋白(簡稱 τ 蛋白)聚合。然後他們再將患病嚴重性分類為「輕度」及「嚴重」兩種:輕度患者會在腦溝和皮層發現異常 τ 蛋白聚合和神經元纖維纏結,而嚴重者則其他腦部結構亦受損。

廣告

腦部驗屍

檢驗腦部樣本後,研究人員發現 177 位 (87%) 運動員患有 CTE。重災區分別來自大學運動員和 NFL 的腦部樣本 。 53 位大學球員中,有 48 位出現 CTE,而 111 位 NFL 球員更只有 1 位沒有患上 CTE,患病比率達 99% 。不僅數據較多,此兩組運動員病情亦較為嚴重,56% 大學運動員出現嚴重 CTE,職業 NFL 球員則有 86%。除此以外,研究人員同樣在 45% 腦部樣本發現其他神經性疾病,例如腦退化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 (ALS) 等。或有機會是 CTE 以外,由重複性腦部創傷引起的神經性疾病。

行為認知或與 CTE 相關

除檢驗腦部樣本,研究人員也以電話訪問球員家屬,收集球員生前認知、行為、情緒和行動等病歷。他們發現此類數據與 CTE 有關連。 96% 患有 CTE 運動員在生前症狀均逐步惡化,包括變得衝動、記憶力衰退、抑鬱和躁狂等。研究人員亦發現,輕度 CTE 患者一般較早死亡,中位數為 44 歲——自殺是主要死因。相反,嚴重 CTE 患者的死亡年齡較大,中位數為 71 歲。死因主要是失智症或吞嚥等行動。不過,研究則未能完全解釋兩者病症雖相似,但沒有類似病理發現。研究人員認為,其中一個可能性是由於現時數據未有檢測到輕度 CTE 患者其他病理。早前有研究曾發現,  τ 蛋白聚合前引起 CTE 前,會出現微膠細胞發炎。

廣告

研究仍存限制

研究人員強調雖然數據顯示 CTE 與美式足球活動有關,但由於數據只包含生前出現症狀球員,並不能完全反映所有運動員患病機率,所以數據不宜被過分解讀。另一位沒有參與此研究的神經病理學家 Dirk Keene 也在《科學》訪問表示:「相關不蘊涵因果。」他指出,研究一方面未能解釋到哪一個 CTE 創傷會引起相應的行為或認知障礙;另一方面,由於研究人員只能檢視運動員死後腦部狀況,所以亦未可知道疾病惡化過程——例如沒有腦部創傷的會否之後出現 CTE。換言之,現時研究只能有限地提供關連性證據。未來需要更多研究,才可找出 CTE 成因、惡化過程和實際患病比率等。

研究部份資金由國家美式足球聯盟贊助。聯盟發表聲明歡迎此研究結果:「如同今次更新報告的個案研究,均對腦部創傷研究相當重要。醫學及科學團體將受惠於此研究,而 NFL 亦會繼續與不同專家合作,改善現役及退休運動員的健康」。

註:

[1] 類似運動包括美式足球和拳擊等,詳見文章:《血肉之軀如何承受重擊》。 

來源:

Science, Ninety-nine percent of ailing NFL player brains sport hallmarks of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 autopsy study finds, 25 July 2017

報告:

Mez, J., Daneshvar, D.H., Kiernan, P.T., Abdolmohammadi, B., Alvarez, V.E., Huber, B.R... & McKee, A.C. (2017). Clinicopathological Evaluation of 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 in Players of American Football. JAMA, 318, 4. DOI: 10.1001/jama.2017.8334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