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福島伊達市地面實測輻射劑量 為政府原先估計的 1/4

2017/2/3 — 18:00

2011年3月11日福島第一核電廠遭受海嘯侵襲。

2011年3月11日福島第一核電廠遭受海嘯侵襲。

(4.2.2017 00:10 編按:新研究目的為調整飛行測量與個人吸收劑量比例。日本國政府一向以 60% 作基準,研究結果則為 15% , 0.6/0.15 = 4 ,所以 Science 原文指先前估計的個人吸收劑量是隨身測量的 4 倍。)

2011 年 5 月開始,6.5 萬名福島縣伊達市的市民自行量度日常承受的輻射量,實行自己幅射自己度,並不假手於日本政府的直升機檢測。最新的研究顯示 [1] ,伊達市市民實際個人吸收劑量比例是政府所預計的 1/4 。

是次分析對於未來核輻射量度的研究極為重要,因為伊達市的做法極為罕見:

廣告
  1. 歷史上,大部份居住於受核災影響區域的市民均被逼撒離
  2. 因為經費問題與實際派發個人放射量測定器難以做到,無法取得實際核輻射量
  3. 切爾諾貝爾核災曾有類似行動,但所得的數據有限制 [2] 
    • 取樣人數過少
    • 取樣地區過於遠離核災現場
    • 災後隔了長時間才做量度

故此,成本較低、最易控制以及最快捷取得數據的飛行檢測,成為國際慣例。

福島縣伊達市,只距福島第一核電廠 60 公里,當地市民從未被要求撒離。市長仁志田昇司曾在 2014 年的國際原子能機構會議上解釋,伊達市承受的核輻射與其他已疏散的鄰近城市相約,但他認為與其依靠國政府,不如自主處理核問題。

廣告

於核災發生後兩個月,仁志田即從市政府撥款 10 億日元推行市內淨化措施,並監察市民的每日輻射接觸量。首批獲放射量測定器的為 9,000 位孕婦與 16 歲以下兒童;到 2012 年,幾乎全市 6.5 萬名市民已獲測定器,他們每三個月就換新的測定器,其中 5.2 萬人參與計劃至少一年。

與此同時,日本國政府在福島全縣進行六次直升機檢測。由於當局要求伊達市盡量留在室內,所收集到的核輻射數據會再以 60% 計算(前設為每人每日有 16 個小時留在室內)。福島縣立醫學大學學者宮崎真以及東京大學醫生早野龍五將伊達市市民測定器的數據,以及直升機檢測的數字作對比,發現地面核輻射只是直升機檢測的 15% ,是由原先設定 (60%) 推算的 1/4 。

宮崎真指,這個極大的差異主要源於市民並非每日都留在戶外八小時。他又期望,結果能幫助其他學者更準確地估測核輻射及其對健康的影響,同時又可加快附近城市解封速度,讓市民可盡快回歸居住地。

來源:
Science, Fukushima residents exposed to far less radiation than thought, 23 January 2017

研究:

  1. Miyazaki, M. & Hayano, R. (2016). Individual external dose monitoring of all citizens of Date City by passive dosimeter 5 to 51 months after the Fukushima NPP accident (series): 1. Comparison of individual dose with ambient dose rate monitored by aircraft surveys. J Radiol Prot. 2016 Dec 6;37(1):1-12. DOI: 10.1088/1361-6498/37/1/1
  2. Ouvrard, R. & Lopez-Lizana, F. (1995). Radiation protection services: From the laboratory to the field. IAEA Bulleti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iaea.org/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magazines/bulletin/bull37-3/37306482629.pdf

文/ac 、審核/tc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