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肉骨查 Q&A — Episode 11

2016/10/12 — 12:28

From Physiology for Young People, 1884
cori kindred / flickr

From Physiology for Young People, 1884
cori kindred / flickr

接住之前《蘋果日報》的專訪而獲得的一連串訪問機會終於暫告一段落了!(賣廣告時間:早前在 PCM 雜誌的訪問都刊出了,有興趣可以讀讀看。)謝謝各位厚愛啦!由於各個訪問都會問到關於個人的問題,這次就寫一下我個人跟骨的問題吧!

1. 在平均 206 塊骨頭裡,我最喜歡的是⋯

(我要出術!)我喜歡的是一組: C1 及 C2 。他們的專屬名稱是 atlas 及 axis (圖 1)。我喜歡它們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完美的展示出人體奧妙的人體工學!C2 容易辨認度極高,以為它突出的尖尖,稱為 dens 。 C1 的形狀跟其他脊骨塊不一樣,它似是一個環形扣。要把所有脊骨塊次序排好,最先或最起碼要認得出這兩塊(圖 2)!最簡單的就是:我們的頭能「擰向左,擰向右」,就因為多得他們喇!

圖 1

圖 1

廣告

圖 2

圖 2

廣告

2. 我喜歡的單字:Anencephaly

這個字,其實是一個病理名稱。 Anen- 意指缺乏、沒有,而 cephaly 是「腦」的意思(最近肆虐的寨卡病毒,其中一個併發症就是「小腦症 (Microcephaly) 」)。整個合起來,就是「無腦症」(圖 3)。這個症狀是在胎兒時代,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可以看到,因為以超聲波作檢查的時候,可以看到嬰兒的頭顱有一部分是沒有發育出來(圖 4)。嬰兒們通常出生後幾個小時之內就會離世,暫時病歷上生存了最久的會來自美國的小男孩,以他頑強的生命力打倒醫生以日算的預算,他這位小天使在地球上停留了十二年,最後於 2013 年去世。外國的醫院有志願機構,找到一些攝影師為患這個病的嬰兒及其父母,爭取出生後僅有的時間,到醫院替他們記錄僅有的生活片段。以下是其中一個我讀過的故事:Sophia Kyla’s Story 。

圖 3

圖 3

圖 4

圖 4

3.  我覺得最型嘅「咒語」:Luxatio Erecta!

Luxatio Erecta 其實是一種骨關節移位,或俗稱「甩骹」。嚴格來說它是手臂跟膊頭連結的那個關節移位,手臂端的肱骨頭 (Humeral Head) 往下半身方向移位 (Inferior shoulder dislocation) (圖 5)。傷者其中一個經常有的症狀就是「舉手問問題」的姿勢(圖 6)。我個人覺得只要患者手執魔法杖就等於在使用魔法的感覺,你現在明白為什麼我覺得這是最型的「咒語」了嗎?

圖 5

圖 5

圖 6

圖 6

4. 有我最喜歡,當然也有不喜歡的。在平均206塊骨頭裡,我最不喜歡的是⋯

之前我最不喜歡的是肋骨及脊骨,特別是在處理骨碎片的時候。原因是他們可以真!的!很!難!分!!!不過,在一輪失敗過後,現在對它們的感覺好了很多!現在最!最!最討厭的是指骨及趾骨 (phalanges) 。我之前在做一個限時測試說要在兩個小時之內把一具骸骨排好、記錄創傷、病理,性別、年齡、及身高鑑定。我就花了過多時間在分趾骨,導致不能完成整個程序(因此令我更討厭指骨及趾骨!)。其實一般鑑定程序只需把這兩種分開,數一下有多少塊就好,是我傻了,才嘗試分哪塊骨是來自哪跟手指。

5. 我個人並不喜歡昆蟲,但唯獨只對屍蟲有興趣。

所謂的屍蟲 (maggots) ,其實是烏蠅的幼蟲。通常在人死後幾天之內,烏蠅會來產卵,而基本在幾十個小時後就會孵化成為幼蟲。產卵的地方多位屍體濕潤之處,如:眼睛、耳朵、口、傷口等,所以這些地方的腐爛程度跟速度會比其他身體部位快及高。 這些小蟲的生長是有一定的週期,所以它們的存在可以幫忙推算死亡時間,或至少是從暴露於空氣到屍體被發現的區間 (Post-mortem Interval) (圖 7)。這項工作法醫跟法醫人類學家都要有最基本的認識,但深入的還是交給法醫昆蟲學家 (Forensic Entomologist) 。美劇 Bones 裡面 Dr Hodgins 其中一個專業就是這個,而另外的就是法醫植物專家 (Forensic Botanist) 。我喜歡屍蟲的原因,因為我覺得它們長得很可愛(羞~)。另外,是因為它們吃什麼就會變成怎麼樣。比方說,屍體因腐化而變藍綠色,屍蟲吃了,就會看到它身體裡有綠色的點點在裡面。

圖 7

圖 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