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腦科學 vs 量子意識、傳心、念力、靈性?再論量子師傅與信眾們

2017/8/3 — 16:05

我們從觀察中得知量子粒子可以瞬間遙距聯繫。但是,量子糾纏是不能用來解釋心理感應的。——物理學家 Jim Al-Khalili 與生物學家 Johnjoe McFadden [1]

我們身處於理性時代的終結,一個用魔法解釋世界的新時代正在崛起。科學意義上的真理並不存在。——阿道夫.希特拉

近日「量子」成了網絡熱話,先有動物傳心術士 Thomas Cheng 在有線的節目《新聞刺針》大講量子心靈感應,然後被記者拆穿傳心服務不實;後有香港綠色教父、語言學博士周兆祥在《立場新聞》連登多篇文章 [2,3],為動物傳心術辯護,大講量子力學如何可以造就靈性、念力、特異功能等等玄學方術。一下子,「量子」一詞一如以前的「磁場」和「納米」,好像成了武俠小說中的「內功真氣」的同義詞似的,只要用上它就甚麼也解得通了。筆者雖然不是科學學者,而是專攻哲學,但長年和腦神經科學家同事合作研究心智意識,假若人類的心智意識其實是由量子靈性、量子念力所構成的,可真不得了——同事和筆者畢生的研究都會前功盡廢,淒慘之極。到底這些量子意識、量子傳心、量子念力、量子靈性、量子神功等等的大論有多少科學根據,或是有多荒謬呢?讓筆者在這篇文章與大家談談。

量子意識理論?

有說我們的心智意識是量子現象,這說法有多真實?量子師傅們常說我們是由量子單位的粒子構成的,這當然不假,但這是不折不扣的廢話。筆者素來十分佩服的、多才多藝的物理學家 Victor Stenger,寫過一本拆穿偽科學的好書,叫《無意識的量子 (The Unconscious Quantum) 》[4],其中便直截了當的說了:我們的腦袋當然是由粒子構成的,但一塊石頭也是呢,難道我們的腦袋和路邊一塊破石頭沒有分別嗎?當然,周博士等人相信萬物有靈,天人合一,破石頭當然也可以有靈性,但縱使如此,要說一塊石頭和我們一樣擁有心智,仍然是不折不扣的無稽之談——除非那塊石頭是《寵物小精靈》中的小拳石或是滾動岩。

廣告

不過,用量子現象解釋心智意識的學說,其實專業學術界亦多有論及——當然是罵多於讚。著名的物理學家 Roger Penrose 寫過一本叫《國王的新心 (The Emperor's New Mind) 》的奇書 [5],提出了量子意識的理論:我們的腦部其實是一台量子電腦,利用了腦細胞中的微管 (microtubules) 的量子現象來運作。可是, Penrose 未能提供任何實質證據支持這個說法,這點連他自己也承認。和量子現象有關的神經活動,書中只有一個證據確鑿的例子,竟然是我們的視覺:光子會打進我們的眼球。這個說法可沒有甚麼說服力,你我的手機也有鏡頭,會受光子影響,只是它們都不是量子電腦呢!

這個理論在物理學上也面對著一個難關。當一個量子現象受到外在環境干擾,會發生量子退相干 (quantum decoherence) 的現象,讓它們很快消失無蹤,因而難以影響像細胞和腦部那麼龐大的物體(最小的細胞也比原子大一萬倍)。著名的物理學家 Max Tegmark 曾依據人腦的溫度等因素,推算人腦之中的量子現象會消失得多快,結果是:~10-13-10-20 秒;這遠遠短於腦細胞微管的活動速度:~0.001-0.1 秒。換句話講,腦細胞根本無法捕捉量子現象,無法充當量子儀器 [6] 

廣告

公道一點說, Penrose 的量子意識理論雖是經典,卻不是最先進最合理的,畢竟那是差不多三十年前(1989年)的老舊理論了。物理學家 Matthew Fisher (對,又是物理學家,不是腦神經科學家)最近提出了一個更先進的理論:人腦所利用的量子現象,不關腦細胞的事,關鍵在於腦細胞之間用以相互傳送訊息的鈣離子 [7] 。然而,這意味著產生人類心智的關鍵,竟然不是腦細胞,而是那些傳送訊息用的鈣離子,無疑違反了現在的腦神經科學中的主流觀念。再者,這個理論還是無甚有力的證據。

說到底,量子意識理論最大的缺陷,是在腦神經科學一日千里,腦科醫學大為進步的現在,還是苦無證據。因此,腦神經科學家大都拒絕接受這個理論,未有太看重它; 研究腦神經科學的哲學家 Patricia Churchland 甚至說過一句嘲諷的名言:「即使是神經元突觸裡面的仙女魔法粉,也和腦細胞微管裡面的量子相干性有相等的解釋力 [8]。」事實上,就連以反對唯物主義聞名於世的心靈哲學家 David Chalmers ,亦直言這個理論毫無真憑實據[9]。

別做夢了,就算量子意識理論是真實的,都不代表你有神通

講了一堆艱深難懂的科學理論,讓筆者來個反高潮,直說一句吧:即使 Penrose 和 Fisher 等人的量子意識理論是正確的,還是和甚麼量子神通一點關係都沒有。這些科學家們說的,是我們的大腦是台量子電腦。眾所周知,一台電腦的運作,憑藉的是大量零件的互相協調,包括了硬碟、 CPU 等等,而這些零件本身還有電路等更小的零件。就算是一台量子電腦,也不過是說它的部份零件運用了量子力學的原理去運作;但是要啟動一台電腦,單一的零件是沒有意義的,只有當諸多零件各施其職,組成了一整個完整的結構,電腦才得以擁有運算、儲存資料等等的功能。

我們的大腦,正是無數腦細胞組成的複雜網絡結構;我們的心智、意識,正是這一整個網絡結構的功能——假若這個網絡的某些部份受損,我們便會失去一些相應的能力,例如語言、認人、記憶等等,甚至會分裂成兩個獨立人格、不能把自己的一些身體部位看作自己的一部份,諸如此類。就算一些腦細胞利用了量子現象來運作,都不代表我們的一整個心智也是個量子現象;正如即使有人用一台量子電腦來播放 A 片,都不代表那部影片會變成了量子現象。

要去傳心,就得把腦部結構的一整個狀態發送出去,而動物傳心則更誇張,要腦部結構大異的物種互相發送腦狀態,這怎麼可以做到?電腦能互相傳送資料,簡單的說,是因為它們把資料轉譯成訊息碼,經過發訊器發送出去;另一台電腦經過接受器接受到訊號,再把訊號中訊息碼解讀,然後轉譯成它的系統可以使用的資料。這一切,是需要大量特殊的機件和軟件去實現的,人腦之中可沒有這種部件——又不是在看《阿凡達》,每種動物身上都有個插頭,可以和其他生物連線。

說到念力、特異功能,就更匪夷所思了。如上文提及,我們的每一個念頭都是腦神經網絡的一個複雜的狀態。它不像周博士的舊文章所說,單單是種「力量」或是「能量」[10],怎麼能發射出去,隔空取物呢?

說到底,周博士與一些量子師傅(例如他大為推崇的美國著名偽科學作家 Lynne McTaggart )經常說,傳統科學家通通執迷於「還原式科學」[2,3,11],把一切看成零件,例如人只是一團器官和內臟、器官和內臟只是一團細胞、細胞只是一團粒子,此乃大誤之言。科學家要理解一個東西,不只會研究它的零件,還要研究它的整個結構怎樣運作——這就是科學家講的「浮現 (emergence)」。量子師傅們忽視了心智意識背後的複雜腦部結構,竟然單從最小最基本的零件——粒子——去了解它,這些觀點才是徹頭徹尾的「還原式偽科學」,和從粒子去理解一輛汽車怎樣開動一樣荒謬。

偽科學的問題是違反證據和語無倫次

說到這裡,總會有些護短之士跑出來說:「你講的只是現在的科學,你能說未來的科學也一樣嗎?」「你的想法是科學主義,我們只能相信科學嗎?」「天下之大總有奇人異士,你怎麼能說沒有量子神功?」當然任何人也可以懷疑一切,正如哲學家笛卡兒連自己的存在也懷疑過,但我們現在講的是對自然界的認識,講的是真憑實據。

時至今日,腦神經科學不止有大量腦病病理作為實證,還已經可以憑儀器直接測量各種腦部活動。而且,這些科學知識已經進入了實用階段,幻覺、躁鬱等等均有藥可醫,讓人腦和機器直接互動的技術,也是研發得如火如荼,使無數的、各種各樣的病人受惠。如果護短之士堅持不願意相信腦神經科學,筆者就此建議:若果腦袋出了意外,例如腦中風,也不要去看腦科好了,不妨嘗試使用量子念力治療——當然周博士整套西方醫學也不接受,連癌症、糖尿病和愛滋病也叫病人不要醫 [12],筆者也得稱讚他或許可以做到言行如一,堅持不看腦科,只是不知道他的多少同志能夠做到。

簡而言之,主流科學家不接受偽科學,往往不是因為他們不夠開放,不肯檢驗未合主流或是證據不足的理論,或是不肯接受科學之外天外有天,而是因為偽科學違反證據,甚至壓根兒語無倫次,錯得離譜。事實上,已經有不少好文章從物理學與科學哲學等角度,指出了一些量子師傅與信眾們連基本常識都多有失誤[13,14,15,16];比如王偉雄教授便曾經指出,周博士的文章連E = mc的各個數值是甚麼都搞錯,是「語無倫次的壞文章」[13]。而筆者近日也曾從動物行為學角度,批評動物傳心術士語無倫次 [17,18]。順帶一提,周博士曾說本地科學界不承認量子物理,所以才不承認特異功能云云 [3],其實量子物理老早是大學學士的課程,大家若有不懂的地方,也是可以去旁聽的。

量子師傅們對未來科學發展的判斷是否可信,就留待各位讀者自行判斷吧。

附註:

[1] Al-Khalili, J & McFadden J 2014, Life on the edge: the coming of age of quantum biology, Broadway Books, New York.

[2] 《科學有幾「科學」》/周兆祥 

[3]《哪些科學家天天為科學倒米?》 /周兆祥

[4] Stenger, V 1995, The unconscious quantum, Prometheus Books, New York.

[5] Penrose, R 1989, The emperor’s new mind: concerning computers, minds, and the laws of physic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6] Tegmark, M. (1999). The importance of quantum decoherence in brain processes. arXiv preprint quant-ph/0010029.

[7] Fisher, M. P. (2015). Quantum cognition: the possibility of processing with nuclear spins in the brain. Annals of Physics, 362, 593-602. 

[8] Churchland P 2002, Brain-wise: studies in neurophilosophy, MIT Press, Cambridge, MA.

[9] Chalmers, D  (Forthcoming), ‘The combination problem for panpsychism’, in G Brüntrup & L Jaskolla (eds.), Panpsychi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0] 《為什麼心靈力量不容輕視》/周兆祥

[11] McTaggart, L 2008, The field: the quest for the secret force of the universe, Harper Perennial, New York.

[12] 《癌症糖尿病奇蹟康復之夜》 /周兆祥

[13] 《「念力」的科學解釋?》/王偉雄

[14] 《拆解動物傳心》/Everest

[15] 《既不科學,亦無解釋》/etc-tera

[16] 《【淺談科學方法】 即使保持開放態度 應該如何面對動物傳心的真偽》/阿捷

[17] 《無知害人害畜 相信動物傳心非但迷信且不道德》 /陳樂知

[18] 《動物傳心 vs 動物科學?回應「量子紀元」學者周兆祥博士》 /陳樂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