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肉之軀如何承受重擊

2017/3/17 — 18:42

pexels

pexels

擂台上拳來腳往,只得全力應戰。贏了,敗了都享榮譽和尊重。光榮背後,運動員每每要承受重擊帶來的後果。後果早在百年前已被觀察到。不少用作訓練的二線拳擊手都出現 Punch Drunk 症狀。醫生 Harrison Martland 這樣紀錄當時拳手長期參賽後的情況

初期症狀通常在四肢出現。患者走路時,腿部或足部可能出現輕微間歇性摔倒⋯⋯大部份案例都停於此,可是其他人移動能力則會大不如前。⋯⋯更嚴重者,行動更明顯出現障礙、顫抖、暈眩,以及失聰。最終,部份更會有精神哀退,需入院治療。 

醫學界一般認為,當運動員頭部不斷受撞擊時,患上慢性腦創傷症 (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 CTE) 風險也會同時增加。大腦雖有頭骨保護,但當拳手頭部被重擊時,就算拳手有戴頭盔也好 [1],腦部也同時會在頭骨內「移動」撞上頭骨——就是我們常聽到的「腦震盪」。科學家認為,此類腦震盪可能會令腦部部份組織受損,久而久之令大腦結構萎縮

即使現代拳手會有定期檢查,參賽次數比 20 年代少,但 CTE 到現在都有仍然威脅腦部健康。這類 CTE 患者記憶力、反應和專注力等都有明顯衰退,而情緒健康亦明顯受損。種種由 CTE 症狀都對病人本身與家人帶來極大的影響。「是時候停止了。」英國奧運冠軍 Audley Harrison  近年因發現自己開始有視覺問題、平衡能力減低和情緒不穩等,宣佈退出拳壇。

廣告

但 CTE 故事是否這樣簡單呢?

現時科學家對 CTE 的了解仍很少,一來 CTE 跟其他腦退化疾病相似,加上 CTE 要在患者離世後解剖才能確診,增加醫治難度;二來科學家對 CTE 成因也不太了解:究竟要「中」幾多拳,甚麼年紀才會有患病風險?其他運動又會否引起類似問題?還是未知之數。

廣告

除此以外,有科學家亦提出: 究竟 CTE 是否直接與拳擊數直接掛鉤?相比 1920 年研究,當時拳手整個職業生涯會參與超過 300–700 回合的比賽,現代拳手則少得多,大概會參與 30–50 回合,但仍有機會患上 CTE。另外也有研究指出:關鍵不只是拳擊數,還可能與 ApoE 基因有關。 ApoE 基因恰巧就跟家族性阿茲海默症 (Alzheimer’s disease) 有關,相關研究令科學家懷疑其實「拳擊」只是觸發 CTE 的導火線。

CTE 不簡單。科學家要找的不只是隨意一個答案,而是真相。要知道拳擊會否引致 CTE,運動員又可怎樣保護自己,科學家尚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註:

[1]  2016 奧運拳賽也不再要參加者戴拳擊頭盔,主因是「無用」。 

參考資料:

Baugh, C. M., Stamm, J. M., Riley, D. O., Gavett, B. E., Shenton, M. E., Lin, A., ... & Stern, R. A. (2012). 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 neurodegeneration following repetitive concussive and subconcussive brain trauma. Brain imaging and behavior, 6(2), 244-254. DOI 10.1007/s11682-012-9164-5

Martland H.S. (1928)., Punch Drunk. JAMA, 91, 15. DOI :10.1001/jama.1928.02700150029009

McCrory, P. (2002). Boxing and the brain.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36(1), 2. DOI: 10.1136/bjsm.36.1.2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