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踏上科研路

2017/10/10 — 17:11

資料圖片:今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之一 Jeffrey Hall,圖片來源:washington.edu

資料圖片:今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之一 Jeffrey Hall,圖片來源:washington.edu

眼見身邊同學事業有成,時不時也會問一問伴侶,究竟選擇科研這條路是否正確。

科研路不只是一段十分難行的路,還是前境不明的路。看似簡單明確的升遷制度:學士、碩士、博士、博士後研究人員、到教授等,其實能長時間安穩有一份工作的沒有幾多個。不少科研人員會停留在博士後研究人員 (Post-doc) 階段浮沉,每幾年,甚至一年就要嘗試爭取續約,否則就要另謀高就。

早陣子曾電郵一位 Post-doc,希望她能成為我的博士導師。奈何她回應指自己合約也快將完結,還未知去向如何,著我一個月後再聯絡她。更令人憂心的是,問題不單在一兩個初出茅廬的科學家身上出現,而是一個制度問題。即使是有成就的「教授級」科學家也會感到前路茫茫。

廣告

今屆諾貝爾獎得主 Jeffrey Hall 十年前因為研究資金不足已退出科學界。他在退休前接受《Current Biology》訪問時指,現在學術界太著重出版學術文章——現時 Post-Doc 的 CV 要求越來越高,出版紀錄要求與昔日新晉教授相似。即使研究人員有幸被大學或研究機構聘請,也會因為資助機構資源分配制度不公,加上資金大多流向「熱門」或應用研究題目,令一般基礎研究人員根本不足以維持未來幾年研究開支。

種種因素,長遠而言更會損害整個科學社群。曾與實驗室同事討論過,現時一般 Post-doc 合約長度根本不足以完成高水準研究,更遑論有時間指導博士或碩士生。久而久之,不但有質素的科研人員會對科研卻步,有心加入科研的學生也難於接受有質素的教學。

廣告

大多踏上科研路也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安穩環境可為知識出一分力。雖然科學不如工程、商業或醫療般能即時或短期見效,卻是多年來人類進步的關鍵。奈何整個學術環境令人難以久留,各國政府和科研機構又可以怎樣改善政策,令科研人員和學生,可以放心選擇這條路呢?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