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農藥濫用為禍 烏蠅傳播抗藥性

2017/2/9 — 17:52

亂用抗生素,引致抗藥性細菌橫行。最後一線抗生素粘桿菌素 (colistin) 早在 2015 年出現抗藥性,最新的研究就指,問題極大可能源自中國雞場濫用所致,而蒼蠅則成為幫兇將抗藥細菌散播。

一般會在其他藥物無效的情況下,才會處方抗生素對付該細菌。現時最常用的最後一線抗生素是碳青黴烯 (carbapenem) ,但早已有細菌對其出現抗藥性。餘下的抗生素選擇不多,粘桿菌素是其中一種。

在 2015 年,華南農業大學已從中國的細菌樣本發現抗粘桿菌素基因 MCR-1 ,該基因更同時對碳青黴烯呈抗藥性,但未知 MCR-1 基因有否在中國演化。現時,該基因已在全球四大洲至少 25 國家發現。

廣告

而中國將粘桿菌素當作豬、雞等禽畜的催生劑,使用量高達每年八千噸,情況令人擔憂。雖然中國政府已宣佈本年四月開始,將禁止在禽畜使用粘桿菌素,但學者指措施來得太遲。

據英國學者 Tim Walsh 團隊之前於中國多個地區的研究 [1] ,粘桿菌素抗藥性在廣東、浙江醫院中 1% 病人出現,但他們均未曾服用過粘桿菌素作治療之用。

廣告

團隊的後續研究 [2] 發現,抗藥性極有可能來自農場。在雞場、豬肉檔的大腸桿菌樣本中,有三分之一擁有碳青黴烯抗藥性,四分之一出現粘桿菌素抗藥性。更重要的是,團隊在雞場狗糞以及雞場附近蒼蠅所帶的大腸桿菌,大部份均對上述兩種抗生素有抗藥性。

報告結論:牠們(蒼蠅)污染環境的能力,已引起巨大的公共健康問題。

另一方面,團隊亦為細菌樣本進行完整 DNA 排序,發現幾近全部於雞場採集的樣本均帶 MRC-1 基因,但只有約一半「啟動」基因,確實出現抗藥性。團隊指結果顯示,之前的標準測試大為低估了抗生素抗藥性問題。

而雞場、超市、屠場以至人類身上的病菌 DNA 排序極為相似,團隊相信蒼蠅是將抗藥病菌由家禽帶到人類身上的源頭,這也解釋到病人為何住在遠離農場仍減染到抗藥病菌。是次研究是強力的証據証明農業濫用抗生素,最終也會影響人類健康。

更令學者憂慮的是,雞場上的燕子糞樣本中也帶抗藥性大腸桿菌,當燕子往東南亞遷徒時,會將抗病基因進一步散播。此外,隨著中國禁止禁止在禽畜使用粘桿菌素,藥廠很大可能將該抗生素出口到越南、泰國等地,隨時會令該些地區爆發抗藥性病潮。

來源:
New Scientist, Flies are spreading antibiotic resistance from farms to people, 6 February 2017

報告:

  1. Wang, Y., Tyrrell, J.M, Walsh, T.R. & et al. (2017). Prevalence, risk factors, outcomes, and molecular epidemiology of mcr-1-positive Enterobacteriaceae in patients and healthy adults from China: an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study. The Lancet, published online 27 January 2017. DOI: http://dx.doi.org/10.1016/S1473-3099(16)30527-8
  2. Wang, Y., Schwarz, S., Walsh, T.R. & et al. (2017). Comprehensive resistome analysis reveals the prevalence of NDM and MCR-1 in Chinese poultry production. Nature Microbiology 2, Article number: 16260 (2017). doi:10.1038/nmicrobiol.2016.260

文/Alan Chiu 、審核/TC Chow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