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學院 — 解剖科(二之一)

2018/5/1 — 9:00

Image from the Brockhaus and Efron Encyclopedic Dictionary, published in Russia,1890-1907.

Image from the Brockhaus and Efron Encyclopedic Dictionary, published in Russia,1890-1907.

在劍橋讀醫科的第一年,其中一個主要的科目是解剖學 (Anatomy) 。

還記得當年,我們每五至六個學生一組,'share'一位捐贈者完整的屍體,一個年級有三百多名學生,那就是大概五十餘具屍體。屬於 table43 的我們五人,全部來自不同學院 (college) ,感情要好,解剖科在第一年讀完了,還有約出來一起食晚餐。(後來七年後,我返夜班時更在 A&E 撞返其中一個舊同學呢!)

學解剖的地方是一間很光,很冷,很大的冷氣房,充滿防腐劑 formaldehyde 的氣味,(很恐怖地)會令人肚餓,而那陣氣味也會久久停在鼻腔中。學年開始時,我們每人都獲派一份解剖用手術工具,例如鉗子等等(手術刀太利,由學校 keep 住),當然每次使用完我們都會清洗乾淨,到十一年後的今日我還保存著。

廣告

那年年頭,我的 college 向每個醫學生派發半副真人人骨,由一個紙皮盒裝著,上面滿滿的寫著多年來師兄師姐們的簽名。我在溫習時就把骨頭散在地上,像砌 Lego 一樣砌出半邊人骨。令我不解的是,儘管我那副人骨只有一隻手一隻腳,但也有一整副頭骨,盆骨和背脊骨…那,另一隻手與腳呢?

當年我在內聯網下載了一整集由頭到腳的解剖影片,放聖誕期時我就「煲劇」溫習。而在考試前的一個半月,我也每晚吃過晚飯後,便回房小睡,然後醒來到圖書館「臨急抱佛腳」,直至深夜圖書館關門。

廣告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