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雜交惹的禍:上癮、抑鬱、心臟病 或遺傳自尼安德特人

2016/2/15 — 16:42

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 Wikimedia

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 Wikimedia

上癮、抑鬱、心臟病,看似是「現代疾病」,但源頭可能是來自古代祖先?科學家發現古代尼安德特人基因,可能增加我們患病風險的因素之一。

現代人類是由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和現代智人 (Homo sapiens) 雜交而成,早前有科學家就指歐洲人平均承襲了 1.2% 尼安德特人基因,而東亞人則有 1.4% ,我們均是名乎其實的野種。

為了找出尼安德特人祖先的基因對我們的影響,美國 Vanderbilt University 生物學家 Tony Capra 和其研究團隊翻查 28,000 個歐州人的病歷以及基因紀錄,並將數據與尼安德特人基因圖譜比較。他們發現尼安德特人的部份基因會對我們的健康,造成少量但明顯的風險。擁有這類基因的人,會比起其他人多 2% 風險患上抑鬱症,多 1.4% 機會心臟病發。尼安德特人基因似乎也會增加其他健康風險,例如更易對尼古因上癮或者更易被太陽曬傷。不過有份研究的基因學教授 Joshua Akey 就提醒,現時的證據只代表兩者有關,並非一定是由相關基因所引起。

廣告

明明是「有害」基因,那為甚麼仍可以遺傳下來?Capra 表示,有害基因帶來的問題,大多都會在年紀較大、繁殖後才出現。早在受影響前,古代人類早就把這類基因遺傳到下一代。再加上,這類基因可能為古代人類增加了生存優勢:尼安德特人的 DNA 會令凝血過程變得更易,可以減少野外求生損傷而帶來的影響;不過,在現代時這類「救命基因」卻變成「負累」,增加中風、呼吸道疾病甚至是流產的風險。

廣告

報告:
C. N. Simonti, B. Vernot, L. Bastarache, E. Bottinger, D. S. Carrell, R. L. Chisholm & et al. (2016). The phenotypic legacy of admixture between modern humans and Neandertals. Science, 351, 6274, DOI: 10.1126/science.aad2149

原文:
New Scientist, Our Neanderthal genes linked to risk of depression and addiction, 11 February 2016

文/e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