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霍金、王陽明

2018/3/15 — 14:51

Stephen Hawking l 資料圖片 l NASA HQ PHOTO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Stephen Hawking l 資料圖片 l NASA HQ PHOTO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1.
霍金過身有很多人都表示惋惜和不捨,而且我卻沒有太大的感情,甚至其實覺得這是笑喪,不必太介懷。

觀其一生,從被醫生批算活不過二十歲,到現在排除萬難寫書講學活了七十六年,理應很高興才是。任何故事都有終結,傳奇也總會結束,他憑一己之力用盡自己的時間做了很多比健全者更難達成的事。蔗渣一樣的價錢,燒鵝一樣的味道。

此心光明,亦復何言。

廣告

2.
反觀很多有手有腳的健全者,在其他方面可能有著和霍金在天文物理學上一樣天份,而就算不然,又有沒有好好利用自己的才能去做些事情?

開始了教學的一段時間之後,問了自己很多教學上的問題、做人處世的問題、做人父母的問題。例如如果我的孩子不聰明,是不是都一樣有耐心和時間教導他?要教有動機的學生並不是難事,但是又要如何能激發學生願意學習的情緒?
越問越覺得有很多事情自己沒有經驗和才能解答,眼高手低不配為人老師。既苦於想盡責任報答身邊人知遇之恩,又困於自己性情才能有限。

廣告

3.
要是有問題想不通就健身,最少強身健體永不過時。
於是開始健身了,而之後又開始讀了很多李小龍王陽明的文章,覺得知行合一,腦裡有想著如何交戰比試的話,那麼身體也應該要能做得出同樣的反應,別讓下棋學到的知識只限於那六十四格。於是更加緊上健身房,打算學點詠春。

十年前分手後去箍牙,發覺箍牙才是真痛;十年後再去健身,又發覺健身才是真痛。

4.
說回王陽明,讀了他的哲學後對於下棋又有別的體會。

王陽明貴為全能大儒文武雙存知行合一之外,還有就是有關朱熹格物與王陽明的心學的討論。朱熹講萬物皆有精理,務需格物致知;王陽明則說理解萬物的是自己的心。

下棋時就想:若跟據朱熹而言,要把成千上萬的棋局看破那不可能;但是如果按王陽明以人心的方法去理解下棋,則合乎常理亦更近人性。

何況朱熹的格物要以外在來定下內在,免不了世俗的同化或異化;但王陽明求諸己心,中通外直,又似乎更合乎古聖人之道。(儘管兩者是否都能存天理去人欲,但方法上我更喜歡王陽明)

5.
朱熹的方法,看來就有點像電腦一定要把所有都計算淨盡,而王陽明則只問人要如何理解和下棋,下棋的人多喜歡爭強好勝,而讀到棋譜盡有不如意之處,旁徵博引名家和電腦的講法便多加指責。

現在下棋,更覺得以現在電腦千變萬化,棋局好像看上去越發無癮。但是反複問自己:如果是我,當時又能不能做出同樣的決定,又犯下同樣的錯誤。看到別人的步法,想到的不光是學習,而是代入其中,反覆的推演著理論上的優勢和實際上要解決的問題,感覺著各種那時那刻複雜得無法細數的邏輯和情緒。

格物以外,其實萬物對於人心的關係才更重要。

覺得再看別人下棋時,不應該只是好像讀一本工具指南書,又或者是一本歷史書。每一次我再走過前人的棋步,都覺得像在翻看一本小說。對於種種情景和問題,有著更人性的思考和同情,了解到大家都不過是人,而不是神。

8.
於是如此看來,不管是在做什麼,都應只問一句:做這一件事能不能讓你成為一個更有同情心、更有智慧、一個更好的人?棋局似乎好像是讓那些自我中心而又聰明的人,有點缺口好試試重新體諒別人的機會,如果他們有好好代入,反復求諸己去細看問題的話。

如此看來,理智和情感之間,又好像找回一個接口。

9.
最後,看到新聞說其實霍金所花的時間想的問題,原來不過是在想女人。

讀過了一些朱熹和王陽明哲學的比較以後,又覺得其實之所以想不出個所以來,不過是因為霍金比較近朱熹,覺得必需從外在因素把女人格物一番,才能得出個答案。如果他讀過王陽明,以心學的角度去理解女人,理解人類,則其看法或有不同,省出來的精神能多提出幾十條定律也說不定。 

到最後,雖然有很多科學家每每只懂講科學方法和邏輯,但其實最根本上,他們就算不符世人眼中要懂得何謂"情"的要求,但他們的貢獻最少 最後 也在基本層面之上完滿了情,完滿了對世界的責任。

他們未必能懂,但他們最後做了出來,這是他們只能做到的唯一,而也因此未被遺忘的奉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