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洲小孩對愛滋病感染者治療的啟示 — 這是一場未完的戰爭

2017/7/30 — 11:34

pixabay

pixabay

Never give in, never give in, never, never, never, never….——Winston Churchill

聯合國愛滋病計劃的數據顯示,世界上三千多萬的愛滋病感染者,有多於一半正在接受抗病毒藥物治療。在 2010 至 2016 年期間,新愛滋病感染者個案下降 16% ,而因愛滋病而死亡的人數也下降三成。主要原因是有效預防計劃和措施,以及患者能及早得到適當治療。

剛剛在巴黎舉行的 2017 國際愛滋病協會會議上,南非金山大學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 的 Violari 醫生發表了一項研究。硏究把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嬰兒接受抗病毒藥物療程一段時間後分到兩組,其中一組在第 40 週停止接受抗病毒藥物,另一組則在第 96 週停止藥物。

廣告

臨床試驗中的一名南非小孩在出生後第八週接受抗病毒藥物治療後,病毒數量大幅下降證明抗病毒藥物能有效抑制愛滋病病毒生長。其後小孩在第四十週停止接受藥物治療,期間定期檢查血液的病毒數量和免疫細胞反應。在之後八年半的觀察期,研究團隊發現這名小孩的血液病毒數量都維持極低水平,雖然他對愛滋病病毒有少量的免疫反應,但沒有出現發病跡象。

科學家認為基因或許能解釋這個特別病例,但他們在小孩身上並沒有發現之前研究發表能有效抑制愛滋病病毒的基因特徵。因此為甚麼這名非洲小孩能抵抗愛滋病病毒,科學家仍未理解當中機制。從技術層面來看,這並不是完全消㓕了愛滋病病毒,但肯定的是病症得以緩解,而病者免疫系統也能正常運作。

廣告

其實之前也有類似病例,在 2010 年美國科學家發現的密西西比嬰兒 (Mississippi baby) 。這名女嬰在出生後 30 天便接受抗病毒藥物療程直至 18 個月大,但在停止藥物治療後第 27 週,病毒數量便大幅增加。

另外, 2015 年發表另一項硏究結果,一名法國小孩在出生後三個月接受抗病毒藥物治療並停止療程約 5 至 7 年,其後 11 年在沒有藥物治療的情況下也能控制病毒數量在低水平。

而今次發現的南非小孩個案,是同類型第三個個案。

當然,以上都是個別病例發現。科學家強調南非小孩是極罕有病例,發表研究的意思也絶不是叫一些從出世接受抗病毒藥物的愛滋病感染者停止療程,或代表治療愛滋病過程中有捷徑。雖然這些病例對治療愛滋病嬰兒有一點啓示,但引伸問題似乎也不少。為甚麼某些人能在停止藥物療程病毒數量仍然保持低水平,而其他人卻不能?這些病例的病毒複製機制和病者免疫系統之間的平衡又是怎樣?

即使科學家對愛滋病有前所未有的認識,但對抗愛滋病仍然是一場漫長而艱苦的戰爭。目前美國國家健康硏究院 (NIH) 正進行另一項臨床試驗,希望能驗證在 48 小時內給予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初生嬰兒抗病毒藥物治療一段時間後即使停藥也能有效抑制體內愛滋病病毒的假設。臨床試驗仍在進行中,預計在 2017 年底才會有第一個小孩停止接受抗病毒藥物治療。

參考文章:

  1. A. Violari, M. Cotton, et al. Viral and host characteristics of a child with perinatal HIV-1 following a prolonged period after ART cessation in the CHER trial. 9th IAS Conference on HIV Science, Paris, France.

  2. Science, What can science learn from a child who has controlled HIV without drugs for more than 8 years?, 26 Jul 2017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