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洲野狗的民主 — 打乞嚏投票

2017/10/3 — 16:17

非洲野狗
Mathias Appel / flickr

非洲野狗
Mathias Appel / flickr

不論是舉手、投票入箱,甚至數幾多個 Yes 都好,「少數服從多數」是人類出現爭拗時的文明解決方案。然而,從來沒有人試過打乞嚏表達意願。《英國皇家學會報告 B》月初刊登的報告就指,瀕危的非洲野狗正正以打乞嚏示意自己是否準備好出擊覓食。

美國布朗大學生態學家 Reena Walker 的團隊原本打算在非洲南部內陸國博茨瓦納,研究 5 群非洲野狗的其他生活習性,但團隊察覺到非洲野狗不尋常地經常打乞嚏,故此開始追查牠們打乞嚏的原因。

團隊發現,每每在群族聚集時非洲野狗就會開始經常打乞嚏「投票」,示意能否出動獵食,這亦是首度發現有動物以鼻噴氣方式投票。那究竟須要幾多票才可以出發呢?答案視乎甚麼地位的野狗發起投票。

廣告

在 68 次觀察到的聚集之中,團隊觀察到每次由「大佬級」的非洲野狗發起投票時,沒有一次不會出外覓食,而且只需三個乞嚏就能通過動議。相反,如果由階級較低的野狗發起,牠需要至少十個乞嚏才可成功要求獵食。更慘的是,就如選港姐一樣,非洲野狗個個都是 Do 姐,可以打一個乞嚏以上——不過,報告就沒有提到是否有野狗經常這樣做以滿足其慾望。雖然有不公之處,但顯然非洲野狗群族並非完全專制,一隻狗話事。

廣告

團隊暫時未清楚這些乞嚏是否有意識地打,還是剛好在觀察時留意得到。不過,人類已知例如狐獴(即《獅子王》中的丁滿)、捲尾猴與山地大猩猩等都會發出聲響,詢問群族是否同意一起行動。所以野狗還是很大機會真的打乞嚏投票。

報告:
Walker, R.H., King, A.J., McNutt, J.W. & et al. (2017). Sneeze to leave: African wild dogs (Lycaon pictus) use variable quorum thresholds facilitated by sneezes in collective decisions. Proc. R. Soc. B 2017 284 20170347. DOI: 10.1098/rspb.2017.0347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