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顏色概念是與生俱來嗎?我們的 Blue 藍色,彼岸的 Kpe

2017/9/20 — 16:15

每人對顏色的感知雖有不同,但走到任何一個文明國家,幾乎沒有人會否認下列均可稱為「藍色/blue/bleu」。

不過,顏色未必是與生俱來的概念,各文化民族之間更沒有一套統一的「標準系統」形容顏色。人類形容顏色反而是由語言決定。不信?象牙海岸語言 Wobé 會將顏色基本分作 3 種:Kpe (暗色)、 Pluu (亮色)和 Sain (紅色),其他顏色根本沒有「名」。相反,一般文明都會將基礎顏色分得更精細,主要分為紅、橙、黃、綠、青、藍、紫、黑和白等 10 多種。

廣告

不只是 Wobé ,近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認知科學家 Edward Gibson 帶著標準顏色色版,嘗試走訪與世隔絕的南美森林部落 Tsimane’ ,嘗試了解他們對顏色的概念(注意,研究不是指他們看的顏色和我們不同,而是「概念」和詞語不同)。 Tsimane’ 是隱居於南美亞馬遜森林之中的原始部落,對現代文明一竅不通。正因為他們對現代文明毫無認知,科學家可以由此分辨人類對顏色概念認知是全人類一樣,還是受語言、文化和教育因素等影響。

Gibson 發現 Tsimane’ 跟現代人和另一非洲原始民族 Hadza 一樣,可輕鬆以語言從色版中分到黑、白和紅色。帶領研究的神經科學家 Bevil Conway 認為黑和白兩種顏色的概念有機會是從光和暗得出,而紅色的概念即由血液而來——這三種顏色的概念,似乎是放諸四海皆可用的標準。

廣告

另一個標準就是當他們將 Tsimane’ 語,跟西班牙文和英語比較後,發現三種語言一樣會形容暖色分得比較精細,冷色則較籠統。但為甚麼人對暖色分得較精細呢?研究人員再分析 20,000 張圖片,發現冷色系點陣主要來自背景,而暖色點陣則來自與行為有關的物品,例如食品和衣服。由於暖色物品與我們較有關,研究人員推論這樣讓人類可認得更多暖色顏色。

但為甚麼原始民族的顏色詞彙會較我們少?研究人員認為,這是因為我們日常生活接觸到的顏色較多,也較需要用不同顏色分辨同一種物品(紅磚屋和藍磚屋、黑色衫和啡色衫等)。因此在語言演化時,我們建立了不少新詞語形容顏色。另一位神經科學家 Debi Roberson 亦在《科學》訪問中,提出一個相當有趣就假說:就是現代人有能力去選擇顏色——設計師可以選擇不同設計、車可以挑選不同顏色等,都令大大擴闊我們對顏色的形容。 

報告:
Gibson, E., Futrell, R., Jara-Ettinger, J., Mahowalda, K., Bergena, L., Ratnasingamb, S., ... & Conway, B.R. (2017). Color naming across languages reflects color us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Published Online10.1073/pnas.1619666114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