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步飲酒危險嗎?

2017/8/1 — 18:26

Beer Run HK facebook video 截圖

Beer Run HK facebook video 截圖

全城街馬計劃於 11 月 4 日再次舉行 Beer Run ,聲稱「貫徹好玩又瘋狂嘅精神,一邊飲、一邊跑,連呼吸同汗水都散發出啤酒味,好爽皮」。不過,不少專家、醫生已批評活動。衛生署亦已去信全城街馬不要鼓勵、允許或促使參加者進行運動時飲酒。

活動包括 1,600 米個人賽,及 4X400 米接力賽,參賽者每跑 400 米需要飲 1 罐約 330 毫升的啤酒——要完成個人賽就要飲共 1,320 毫升啤酒。雖然全城街馬指活動不會是計時競賽,亦提醒參加者量力而為,但酒精是利尿劑,使人體容易脫水,更危險的是酒精會影響腦部、中樞神經系統以及肌肉協調控制,令參加者更易受傷。

根據過往研究,在運動前後飲酒會影響體內蛋白質製造 [1] ,以及限制肌肉攝取和利用葡萄糖的能力 [2] 。由於肌肉依賴葡萄糖作為能量,尤其長跑項目需消耗能量,故此飲酒會影響你的運動表現。另外,酒精也可能會減低運動中與休息期間燃燒的熱量。

廣告

雖然,跑步與喝酒同樣會釋放快樂荷爾蒙多巴胺,但英國一份報告 [3] 就曾顯示,單是嗅到酒精香味足以削弱人的意志力;講求意志力的跑步運動,邊飲邊跑真的未必是一件好事。

廣告

飲酒臉紅要小心

外國有學者指,只是一到兩罐的啤酒未必對身體有太大影響——這仍取決於你的體型和酒精容忍度。不過,如果你喝完酒會出現臉紅情況就要極為小心了。這種「酒精性臉紅反應 (Alcohol flush reaction) 」在亞洲人中極為普遍,而這些人患食道癌機率是不會臉紅的人的 6-10 倍。

當人飲酒,酒精(乙醇)會在胃部逐步被吸收,進入血液與肝臟進行代謝。代謝過程首先需要醇脱氫酶 (ADH) 將乙醇轉化成會造成宿醉的乙醛,繼而再由乙醛脫氫酶 (ALDH) ​進一步被分解成無害的乙酸。乙酸是體內較常見的酸性代謝產物,會涉及葡糖糖、有氧代謝等多種體內常見代謝,最終乙酸就會轉換成水和二氧化碳。

然而,有一半東亞人因為其中一個 ALDH 基因缺陷,抑制 ALDH 的活性,導致乙醛不能降解成乙酸。受這些基因缺陷的亞洲人在喝酒時,代謝酒精速度會更快,但不像其他人那樣感到興奮,而且乙醛帶來的副作用會更嚴重:心悸、血壓下降、頭痛、神志不清等等,所以這些人通常很快就會不勝酒力,主動掛「免死金牌」退出酒局。

在種種證據下,我個人是反對 Beer Run 這些活動,但如果讀者真要堅持邊喝邊飲,請量力而為,樂極生悲誰也不想的。

報告:

  1. Parr, E.B., Camera, D.M., Areta, J.L. & et al. (2014). Alcohol Ingestion Impairs Maximal Post-Exercise Rates of Myofibrillar Protein Synthesis following a Single Bout of Concurrent Training. PLOS One 9(2): e88384. doi: 10.1371/journal.pone.0088384
  2. Barnes, M.J. (2014). Alcohol: Impact on Sports Performance and Recovery in Male Athletes. Sports Med. 2014 Jul;44(7):909-19. doi: 10.1007/s40279-014-0192-8
  3. Monk, R.L., Sunley, J. & et al. (2016). Smells like inhibition: The effects of olfactory and visual alcohol cues on inhibitory control. Psychopharmacology April 2016, vol233(8) pp 1331-37. doi: 10.1007/s00213-016-4221-1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