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原雪怪其實只是熊

2017/11/29 — 16:54

電影《怪獸公司》的雪怪

電影《怪獸公司》的雪怪

謎一樣的生物世界各地都有,例如西非獨角獸、尼斯湖水怪、北美大腳怪,還有不得不提喜馬拉雅山脈與青藏高原的雪怪 (Yeti) 。

幾世紀以來,不少人都言之鑿鑿見過雪怪,找到其腳印以至皮毛、骨骼「證據」,將雪怪傳說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不過最新的研究 [1] 指,所謂實體「證據」都是來自不同的熊科動物。

去年曾為《動物星球頻道》拍攝特輯 Yeti or Not 的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生物科學系副教授 Charlotte Lindqvist ,在完成訪問後從製作公司獲得部份聲稱為雪怪的樣本。她的團隊其後從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或私人收藏中搜集了九個雪怪樣本,當中包括 30 年代後期開始發現的牙齒、皮毛、骨頭與糞便,抽取當中的線粒體 DNA 作分析及排序。

廣告

線粒體 DNA 只由母親遺傳而來,不單能完整地一代傳一代、不會經過遺傳重組,基因突變亦會以穩定比率出現,學者能藉此追蹤個體與品種之間的血緣歷史。

其後,團隊再將這些樣本的排序結果與另 15 個確認為熊科動物的樣本作對比。結果發現,其中一個聲稱為雪怪的樣本只是來自狗隻,其餘八個則分別來自亞洲黑熊 (Ursus thibetanus)西藏棕熊 (Ursus arctos pruinosus)喜瑪拉雅棕熊 (Ursus arctos isabellinus)

廣告

一直以來很多學者都指雪怪是無稽之談,這亦非首個指雪怪真身是熊的報告。 2014 年一份分析印度、不丹找到的雪怪毛髮線粒體 DNA 的研究 [2] 也指,當地雪怪應為一種之前未知的北極熊與棕熊混種的熊科動物。

其中一個西藏洞穴發現、聲稱為雪怪骸骨的樣本被証實來自西藏棕熊。
Credit: Icon Films Ltd.

其中一個西藏洞穴發現、聲稱為雪怪骸骨的樣本被証實來自西藏棕熊。
Credit: Icon Films Ltd.

是次研究除了解開雪怪真身的秘密,更重要是可進一步了解亞洲熊科的數量、基因多樣性,因為上述的亞洲黑熊、西藏棕熊或喜瑪拉雅棕熊,均為受威脅品種,人類對其在野外的歷史與習性都未有完整資訊。畢竟人類足跡已遍佈世界每一吋土地,影響著所有生態造成第六次大滅絕,在知道雪怪真身是瀕危熊科動物時,更應珍惜機會,制定相關保育方針。

另一方面,研究亦可一窺這些熊科動物的演化歷史。團隊發現,西藏棕熊跟北美與中亞熊科有共同祖先,而喜瑪拉雅棕熊則為另一支獨立演化出來的棕熊——現代喜瑪拉雅棕熊祖先在 65 萬年前一次冰期與其他棕熊祖先已有演化分別。據團隊估計,當時冰川擴張加上喜馬拉雅山脈的地型,令喜瑪拉雅棕熊祖先與其他棕熊祖先隔絕,獨立演化為更適應當地環境的動物。

Lindqvist 團隊正在喜馬拉雅山脈尋找更多樣本作進一步研究,在高山上工作安全非常緊要但至少她們不須擔心遇上「傳說中的雪怪」。

報告:

  1. Lan, T. Gill, S., Bellemain, E. & et al. (2017). Evolutionary history of enigmatic bears in the Tibetan Plateau–Himalaya region and the identity of the yeti. Proc. R. Soc. B 2017 284 20171804, published 29 November 2017. DOI: 10.1098/rspb.2017.1804
  2. Sykes, B.C., Mullis, R.A., Hagenmuller, C. & et al. (2014). Genetic analysis of hair samples attributed to yeti, bigfoot and other anomalous primates. Proc. R. Soc. B 2014 281 20140161. DOI: 10.1098/rspb.2014.0161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