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Nutella 真的致癌嗎?

2017/1/23 — 17:10

在 Nutella 幾乎征服全球人的味蕾時,最近竟有媒體指 Nutella 致癌,甚至指已在意大利超市下架,到底這天堂來的美食發生什麼事呢?

Nutella 致癌的消息源自去年五月(你沒看錯,是大半年前)歐洲食品標準局 (EFSA) 發表植物油食用安全報告 [1] 。報告指植物油,包括 Nutella 及其他零食採用的棕櫚油在 200°C 高溫精煉移除異味與深橙色顏色後,會產生縮水甘油脂肪酸酯 (glycidyl fatty acid esters, 簡稱 GE) 、 3- 單氯丙二醇 (3-MCPD) 和 2- 單氯丙二醇 (2-MCPD) 這三種致癌物質。

EFSA 的報告審視過去研究, 發現 GE 會增加老鼠出現腫瘤的機會,可能會破壞細胞的遺傳物質,對幼鼠的破壞尤為嚴重; 3-MCPD 則損害老鼠的腎以及雄性生殖系統,但 2-MCPD 與癌症的關係仍然未有定論。

廣告

由於棕櫚油釋放的 GE 量是所有植物油中最高,報告明言,特別擔心嬰兒配方奶粉中含棕櫚油成份,所有人亦應避免大量進食棕櫚油。去年十二月另一份英國研究 [2] ,也發現棕櫚油主要成份棕櫚酸 (palmitic acid) ,會增加老鼠體內癌細胞擴散速度。種種跡象都令人擔心棕櫚油的安全。

在 EFSA 的報告公佈後,意大利最大型連鎖超市 Coop 將自家品牌含棕櫚油的榛子醬下架,當中並無包括 Nutella 。

廣告

Coop 聲明指為了安全起見,暫時停止售賣針對兒童市場的相關產品。這個消息最近才傳到美國,並在美國各界「翻炒」瘋傳,香港媒體又再如獲至寶,甚至誤傳 Coop 已停售 Nutella ,令不少人恐慌。

好吧,如果要恐慌,那你手上那塊餅乾、那杯雪糕也要掉入垃圾桶,因為市面上的零食超過九成都使用棕櫚油,「很有可能會致癌」;再嚴重點,你基本上不用吃任何沾有油份的食物,因為花生油、芥花籽油、橄欖油都是植物油,都會含上述三種「致癌物」,事實上芥花籽油也曾被內容農場指有致癌風險,不過經過時間的洗禮很多人已忘掉這個謊言。

說回正題,值得留意的是 EFSA 從來無說過要禁止使用棕櫚油(美國 FDA 亦沒有禁止)——今年年尾只會嘗試發表指引,限制食物的 GE 含量。原因很簡單,老鼠實驗結果,不完全等於人體吸收 GE 後,會同樣有增加患癌風險。EFSA 發言人直言只是將現有的証據,呈現於人前。

其實,很多所謂致癌物或有毒物質,你都要每日持續吃大量,才會有研究的效果,簡單點說,就是吃棕櫚油不會即時增加你患癌風險。加上據 EFSA 的調查, 2010-2015 年各大食物製造商已自發性地將食物 GE 含量減少一半,大眾根本無需擔心手上的 Nutella 。

那到底為什麼 Ferrero 需要使用棕櫚油製作 Nutella ?

第一一定是成本問題。棕櫚油是全球最便宜的植物油。 Ferrero 每年在 Nutella 、金莎、 Kinder 出奇蛋等產品使用的棕櫚油高達 18.5 萬噸,如果轉用其他油,相信其成本需增加 800-2,200 萬美元。

第二,Ferrero 發言人指棕櫚油是生產幼滑朱古力產品的秘密,是必要原材料,無可取替。公司已在製作過程中控製溫度,保証其食品安全。而棕櫚油更可避免在食品製作過程中使用反式脂肪,從而令食物更健康。

當然,你仍有很多理由停食 Nutella (以及其他用棕櫚油的食品),例如法國生態部長 Ségolène Royal 曾呼籲停食 Nutella  ,因為提煉棕櫚油危害雨林生態;提煉廠的黑工問題、污染問題都值得關注。不過,如果要將棕櫚油與患癌扯上等號,那就未免太過斷章取義了吧。

報告:

  1. EFSA. (2016). Risks for human health related to the presence of 3- and 2-monochloropropanediol (MCPD), and their fatty acid esters, and glycidyl fatty acid esters in food. EFSA Journal 2016;14(5):4426. DOI: 10.2903/j.efsa.2016.4426
  2. Pascual, G., Avgustinova, A., Mejetta, S. & et al. (2016). Targeting metastasis-initiating cells through the fatty acid receptor CD36. Nature 541, 41–45 (05 January 2017). doi:10.1038/nature20791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