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人在康城

2017/5/23 — 10:05

康城影展是一個「業界限定」的電影節。場內星光熠熠,場外人頭湧湧,但他們卻處於兩個世界。不同於柏林、多倫多等電影節,康城影展所有參展電影不設公開放映,僅有海灘放映開放予公眾,除此以外只限持證人士參與,謝絕外人。遊客來到電影節廣場外,大概也只能遙望一下紅地毯上的明星,感受一下節日氣氛。

那誰能來呢?來工作的人,有打算來談合作的電影人,有來賣片買片的電影公司和電視台,有來談生意的品牌代表和投資者,當然還有來宣傳新片的電影明星,以及來追著新片和明星跑的記者們。不過,普通民眾還是有方法參與的。作為城市推廣活動,還是有部份通行證提供予康城居民,而法國讀電影的學生和各種電影會會員,也能預早申請影痴通行證Cinephil,參與有限度的活動。另外,來自世界各地,電影界的初生之犢也能拿著他們的短片參加 Short Film Corner,門檻自然不似正式參展電影般高,每年大概二千多部參展短片(2016 年是 2421 部)。

去年適遍朋友以短片《泡沫時光》參展,所以我也跟法國同學一起南下,以學生身份湊湊熱鬧,參與一下一直只聞名未見面的康城電影節。今年則以記者身份參加影展,看到的東西也截然不同。

廣告

須知道康城紅地氈邀請卷一票難求,就算你有證,也不代表能夠得到心儀電影的門票。正常來說,展會、電影人和短片角參展者能登記申請首映門卷,但數量不多,而且也不一定是你喜歡的,開幕和結幕儀式更不用說了,幾乎只有贊助商和業界巨頭能走上地氈,衣香鬂影好不熱鬧。

普通人如我也有其他方式能夠參與,法國女孩喬拉汀試過找開幕式黑市黃牛票,索價200歐(約港幣 1800 元)一張,值不值得見仁見智。更多時我們會穿著禮服、手拿寫著「Cherche Ticket SVP/Look for Ticket Please」的紙牌站在入口「求票」,往往一站就站一個小時。面皮要厚過樹皮沒錯,但神奇地我們這樣求票往往成功,金髮美女喬拉汀成功率更幾近百分之一百。去年她就幾乎看了全部競賽部份的電影,今年她更找到票看開幕禮。

廣告

其中一個原因,是康城影展門票登記系統是記名的,如果 no show 情況太多會影響餘下日子拿票的機會。所以有時業界人士拿了票卻沒時間看,要回去退也太麻煩,便益了我們這些面皮夠厚的學生們了。

另一個方法,是看第二天的場次(sceance de lendemain),但必須要預早一個小時排隊才能入場。假如電影早上九時開始,你便至少八時要開始排隊,而且還不一定能入場,因為這些場次記者優先。去年我打算看艾慕杜華的《Julieta》,結果十時大門一開,非記者隊大概只有三、四個人能入場,後面一大群人只能摸摸鼻子打道回府。

當然,記者也是能看首映的。每天早上八時,德布西院也有一場記者首映會,但記者本身也有一條食物鏈,白色與粉紅色記者證大概可如入無人之境,藍色次之,大部份網媒拿的黃色牌則只能在首映、記者會場外望門輕嘆了。

但有多少人來康城是為了看電影呢?其實很少很少。整個影展更重要的是談生意的影視博覽,以及午餐會、派對、電影慶祝活動等等,這些才是真正 networking 的機會。但這些活動百份之一百是要有人把你的名字掛在邀請名單上,或者有人帶你入場,這就是另一回事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