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起High一下聖地亞哥漫畫展吧!

2017/8/2 — 12:17

大街上,隨處都是各種裝扮的人。

大街上,隨處都是各種裝扮的人。

我在1990年代初,來過一次聖地亞哥漫畫展,這次再來,轉眼是二十五六年前的事了。那時就已經覺得很熱鬧,這次來,更不必說了。

如我昨天所說,在聖地亞哥漫畫展Cosplay的人,和亞洲地區或在安古蘭看到的不同的是:大量上了年紀的人、坐輪椅的人、拄著拐杖走路顫巍巍的人,也在Cosplay。
 
這一位胖胖的女士,也坐輪椅。我和她自拍的時候,她一定要把她的貓咪抱起來上相。黑黑的是她的貓咪。

如我昨天所說,在聖地亞哥漫畫展Cosplay的人,和亞洲地區或在安古蘭看到的不同的是:大量上了年紀的人、坐輪椅的人、拄著拐杖走路顫巍巍的人,也在Cosplay。
 
這一位胖胖的女士,也坐輪椅。我和她自拍的時候,她一定要把她的貓咪抱起來上相。黑黑的是她的貓咪。

廣告

聖地亞哥漫畫展,真是個全城的漫畫嘉年華會。每一天的每一個時刻,會場內的展區、演講區、周圍飯店的電影播放區和VR和AR體驗區,都滿滿的是人不說,最神奇的是,一直有人潮從城市的四面八方往展場湧過來,直到傍晚要結束時,好像還是早上剛開場時候的熱鬧;同時,又一直有人潮從展場裡往外出去,也是從早到晚,沒有停息。

兩位陽光美女。

兩位陽光美女。

廣告

這位先生本來一直戴著面具。他喘不過氣,拿下來透風。

這位先生本來一直戴著面具。他喘不過氣,拿下來透風。

出了展場的人都去做什麼呢?大約直的五條大街,橫的六條街的範圍內,從早上十點到晚上七點,街上也有各種影視節目的宣傳活動,和餐廳酒吧裡裡外外的歡呼喧嘩。

這是會場最大的Hall H. 可以容納 7,500人。像預展的電影、重要的座談,都在這裡舉行。周六有一場,史匹柏和哈里遜福特都來了。我拍的這一張,是周日的一場。

這是會場最大的Hall H. 可以容納 7,500人。像預展的電影、重要的座談,都在這裡舉行。周六有一場,史匹柏和哈里遜福特都來了。我拍的這一張,是周日的一場。

法國的安古蘭漫畫展,當然也是全城的歡慶活動。但是和聖地亞哥比起來,安古蘭相當偏向於「文藝」、「創作」。而聖地亞哥漫畫展,則是展出的人很明顯的以「商業」、「促銷」為主,來參加的人也打定主意來「消費」、「享受」,開心玩樂,也敞開錢包。每個人都帶一個、背一個、拖一個大得不得了的購物袋。

綠美女。她本來要我不要拍到她拖的購物袋,但可惜實在太大了。不可能拍不到。

綠美女。她本來要我不要拍到她拖的購物袋,但可惜實在太大了。不可能拍不到。

當然,這可能也和天候有關。安古蘭在每年一、二月的冬天辦,有時還陰雨,適合看著漫畫思考。而聖地亞哥在七月,每天都艷陽高照,你不想High起來玩樂都不行。所以就不停地變裝啊、拍照啊、買啊、吃呀、喝呀、吆喝呀。

我到最後一天,才想起了來的路上,在LA等轉機的時候,遇上的紐西蘭老太太和她的孫子。

我們幾個人在候機的時候聊起來,從紐西蘭專程飛過來的Dennis和她的孫子,聽我和另一個人都有了入場證,好不羨慕的表情。她說:她們根本買不到票,所以就準備來在場外一起熱鬧一下也好。

我知道聖地亞哥漫畫展購買入場證之難。不但秒殺,早就截止。正好我透過人介紹,多一個可以購買的編號沒用,就想好人好事,把編號送她。Dennis趕快說謝謝,可是她也不想進場去人擠人,只要在外頭凑熱鬧就很滿足了。

當時我想不明白,怎麼會大老遠地從紐西蘭飛過來,還說這可能是她一生第一次來也是最後一次來,結果進不了會場也不在乎?

這幾天經歷了會場外那麼多熱鬧的節目之後,總算明白她說的只要在會場外凑熱鬧就很滿足是怎麼回事。

現在就和我一起High一下聖地亞哥漫畫展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