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得鳥小姐》:學會去飛,方能看清「原本」之美

2018/3/12 — 11:43

《不得鳥小姐》電影海報

《不得鳥小姐》電影海報

年少時,我們也許都曾像"Lady Bird"一樣,希望能遠走高飛,離開那(自以為會)鎖著自己的成長之地。電影《不得鳥小姐》(Lady Bird)的女主角出身並不富裕,稱自己住在"the wrong side of the tracks"(這裡有兩層意思,一是暗指自己長在了錯誤的家庭,二是暗指家境的貧窮),每次當她父親送自己上學時,"Lady Bird"總是要父親把接載她的平價汽車,提早在學校的前一個路口停下,以防被同學見到;而當"Lady Bird"看見同學Jenna開著Land Rover上學時,她又以不屑的言語來掩飾心生的妒忌。這電影中的女主角,討厭自己所住著的房子(她欺騙Jenna,說自己住在Big Blue House內)、討厭自己的家庭成員、討厭自己的出身/身份(幫自己改名為"Lady Bird")、甚至曾討厭自己生長的地方……她想去一個有文化氣息的城市,如鳥在籠中靠想像「詩與遠方」的世界是怎樣,卻不懂外面的蒼涼,只求能盡快地對自己的「根源」,進行切割。

在電影裡,正處於青春期的"Lady Bird",不同片中要「隱藏」自己的其他角色(牧師要女主角母親幫忙隱瞞他的心事,父親要隱藏自己的憂鬱症,前男友要隱藏自己的性取向,連母親也要隱藏自己對女兒的愛),會表現得比較率性、情感外露;年少叛逆的她,與看起來是純樸又常常被陽光照耀的Sacramento,或是其所讀的氣氛壓抑的教會學校(影片開始時已表現出"Lady Bird"常「行禮如儀」),以及連私人空間也很少留給她的家庭,顯得格格不入,或是有點「對立」的感覺;而這「對立」也存在著她跟她的母親之間。靈魂不安的"Lady Bird",如野火一樣,無法固定在一處燒。於影片的開始時,她和母親一起聽完《憤怒的葡萄》錄音帶後,從和睦的相處到相互爭吵,再到她忍受不到母親的言語而忽然跳車的舉動;或是在一堆掛著繁多服裝款式、又映襯出人物心緒繁(煩)亂的衫架包圍下(見下圖),"Lady Bird"從對母親的不滿,到她看見一條漂亮長裙時,忽然地高興起來的轉變,都是她那起伏、波動、反復,屬年輕人常出現的情緒之反映。

《不得鳥小姐》電影截圖

《不得鳥小姐》電影截圖

廣告

而"Lady Bird"於片中的愛情路,確實並不順暢,她首先遇到一個較富有的、溫文爾雅的、對她不隨便越界的男生,卻怎知後來被發現是同性戀;接著遇到一個不羈的、迷人的、仿似有自我想法的人,但原來是花花公子一名。這兩段感情讓"Lady Bird"的美好想象或冀望,像花瓶一樣被打碎,並牽動了劇情的轉折,也給往後出走的她,知道「新世界」未必如同自己所預計的那樣,形成了某種「互文」式的關係。"Lady Bird"的這兩位前度,一個顯得「傳統」,可在愛情的選擇上會出乎我們之意料;而另一個顯得反叛,可他的風流又合乎我們的預期。飾演後者的Timothée Chalamet,把一個會讀美帝國主義對原住民暴行的著作(見下圖),且「語不驚人誓不休」,但實質上是碌碌無為、若真正實幹可能如他床上表現那般不濟的賤男角色,演得令人信服。

廣告

《不得鳥小姐》電影截圖

《不得鳥小姐》電影截圖

而除了愛情之外,本片也有不少的篇幅,放在了對友情的描寫上。"Lady Bird"本身跟一個肥妹朋友仿似形影不離,二人一起上學、一起進入劇團,於肥妹朋友進行唱歌「面試」時,"Lady Bird"還流露出對她著緊又有點欣慰的表情。但隨著富家女同學Jenna的「介入」,"Lady Bird"也與肥妹朋友分道揚鑣,甚至退出了劇團,並且為要「接近」Jenna而去幫她報復、惡搞那個本來對自己很好的修女。"Lady Bird"就像她的名字所示,想飛往高處,連交朋友都變得要結交上流社群;但她顯然不適應天空的氣流,最終仍是回落地上、回到她真正最好的肥妹朋友身邊。"Lady Bird"的「轉身」,預告了其成長、預告了她將更清楚地看到,在被亮眼的想象、希冀之火所遮蓋下的,那背後暗處的真實之美。

《不得鳥小姐》電影截圖

《不得鳥小姐》電影截圖

電影《不得鳥小姐》重點所刻畫的,是女主角和她母親的親情關係,當中"Lady Bird"試衣服的那幕對白寫得很好,有畫龍點睛般的作用。而由Laurie Metcalf所飾演的母親一方,很多時都不會認同或按著執行女兒的所想,但會說出逆耳的忠言(如不讚賞女兒所喜歡的連衣裙);儘管這會導致女兒的不滿,可心底內"Lady Bird"又知道母親是愛著自己。如此微妙的情感,在現實中我們都可能有感同身受過,像本人和母親就是經常按各自的意願做事、互不理解,並容易產生矛盾。本片開場的那個母女二人同床對著睡覺的畫面(見上圖),暗示了雙方的「對立」或形成的鏡像關係,但隨著"Lady Bird"的覺醒,知道/意識到母親背後的包容與對自己的真正關懷,二人最終也如從女兒切換到母親在Sacramento開車的鏡頭那般,繫在了一起。

影片的結尾,"Lady Bird"雖然如願飛離了故鄉(飛機起飛那幕頗有意味),卻懷念起從前、認清了自己;她不需要再遮遮掩掩自己的出身/身份,接受回自己的本名Christine,仿佛像其在片內於醉酒(美夢)中醒來,看到(回到)了真實的世界,和原本的自己和解。Christine從以前討厭教會學校的儀式,到現在主動走進教堂;從以前希望盡快離開故土,到現在真正愛上自己的家鄉,她對「根」的逐漸尋回,也同時標誌著其(或你或我)的叛逆性,會在成長的過程中,不斷地揮發掉。

沒有什麼花巧元素的此片,一如內裏句子寫得平淡又有點流水賬式的少女日記,可不裝模作樣、毫不浮誇空洞。它看上去是日常的、瑣碎的,然而當中蘊含的情感又慢慢地積聚,聚水成涓、匯涓成海,到片尾呼應回之前在John Hartford 的歌曲《This Eve of Parting》襯托之下,那於美麗的Sacramento中開車的一幕,儘管是短暫的,卻能令本人眼淚防堤潰決。

充滿真實生活之感的《不得鳥小姐》,優點是被拍得自然,不過像電影內,為照應之前有提到的種族話題,或要喚起對母親的包容和愛,而安排讓女主角醉醒後見到一對亞裔母子,就顯得有些刻意;而母親由開始時不願送女兒上機,到她開車離開又轉回去機場時,情緒釋放出來的那一段,又被「設計」得有點煽情。但「設計」本身並不是問題,好比女主角因失去初夜於花花公子的身上而悲傷,可跟著在接自己回去的母親車內(片中狹小的汽車空間內見證了角色的情緒在不斷地變化),找到慰藉的前後相連之兩幕,就表達了本片想說的重點——美好希望的破滅與曾討厭的卻並不一定如自己所想,並且被「設計」得不太露痕跡。電影《不得鳥小姐》內含不少衝突,但又被拍得如此溫馨、溫暖,它像你從前吃過的彩虹波板糖一樣,讓你回憶或留戀起曾經的青春歲月,也讓不斷追求要往上飛的觀眾,可以暫時停下來,回望一下背後那值得去珍惜的所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