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標準情人》:不標準化的音樂

2017/5/23 — 12:45

雀斑《不標準情人》MV 截圖

雀斑《不標準情人》MV 截圖

曾以為是「一碟樂團」的「雀斑」竟然有新唱片出,專輯名字《不標準情人》據他們介紹所說,源自金城武1994 年的《標準情人》,但「因在男神的高標準之下,我們都是『不標準情人』」!而這又像「雀斑」的作品之寫照——沒有漂亮如男神眼睛般迷倒眾生的歌詞字句,或cool爆的樂型,他們的音樂是如此地「實實在在」,好比街角的小餐館,並不太惹人注目,卻能夠出品很家常但味道不錯的菜式出來。

「雀斑」的主唱斑斑,擁有典型的娃娃音,令人驚喜的是她的歌聲到現在幾乎仍如十年前,還帶著沒被歲月沖刷掉的童真。專輯打頭陣的《知道嗎?》、《不標準情人》,如要將我們人生的書本不斷地往前翻,揭開大家當年的回憶;此兩首發出了對這美好過往不捨的慨歎,或想竭力留著昨日所做過的夢,加上斑斑那vocal的配合,更能讓歌曲混合了輕鬆與惆悵、無憂與成人失落等,有著強對比性的感覺。

廣告

或許就連專輯那看似設計得簡陋的封面,也用代表成人憂愁的半支煙(呼應《知道嗎?》、同名歌的歌詞),以及代表著童趣還未消失的糖果,來暗示此混合的感覺。結他手蘇偉安所寫的《愛的逃兵》,現出了如光艷霓虹燈下的憔悴背影,一位在創作這歌的當時年過二十多歲但未交過女朋友的獨男心聲,於心神沒落般的音樂氣氛營造下,更有著莫名的心酸。而天真可愛型的《我想養流浪狗》,也不是一味地賣萌,它就像代入兒童的角度,發出了對現實世界的不解、失望,令我想起了范曉萱《馬戲團》等作品,純真卻更能使到成人聽眾,有所感觸。

「雀斑」的一些歌曲旋律,會讓人很難猜到它的走向,鬆一鬆大家神經的《巴西》,在前段懶洋洋的、你也可以說是提不起你精神的音樂鋪墊後,俱明顯的轉折;它副歌有著如打開天窗,呼吸到不一樣清新空氣的感覺,其「舒心」程度,跟「藍藍天空高掛我的夢」所帶給人的「通暢」效果,差不了多少。而風趣中唱出身材沒有絕對標準的《胖子瘦子》,也是走向難預料,它的主歌與副歌部分,像斷開了兩截,但前後的低落與抬起你的頭來般的音樂對比,又增強了歌曲的鼓舞/勉勵力道。

廣告

雀斑《不標準情人》

雀斑《不標準情人》

「雀斑」的《不標準情人》,集結了他們多年來的作品,某些曾是其樂迷心頭好的歌曲,被重新改編、錄製後,煥發出了不同的光彩。本人較喜歡的《壞習慣》就是其中之一,它在得到新的潤色的前奏裡頭(有點像國樂版金馬獎主題曲),便已經迸出火花;而主唱聲音幾乎沒變,但音樂意識不斷提高的「雀斑」,改變了《壞習慣》之前demo版本的粗糙質地,讓它更能顯得「精神奕奕」,一首本來就有一起大合唱潛質的歌曲,於重編後,更適合做他們專輯中的,或是他們音樂會中的,壓軸之作。

評分:7.5/10
首選:壞習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