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歐洲歷史入門之一:百年戰爭的前因後果

2017/7/24 — 16:19

一般人面對中世紀史,往往不知從何入手,因為總有一大堆基本概念需要釐清,比如王公貴族的頭銜。筆者作為中世紀史發燒友,經常會遇到一個大難題,亦正是不知從何說起。科學有科普讀物,而歷史同樣是需要史普讀物的,這正是筆者撰寫這系列的中世紀入門簡史的原因。如果看過電視劇權力遊戲 (Game of Thrones) ,也會留意到龍女王說不完的頭銜。其實,真實歷史中的貴族頭銜,同樣千奇百趣。這系列的文章,將會從歐洲各國君主的頭銜入手,進而說清理解這段歷史所需要的各種概念。正是這一連串的頭銜,扣連著歐洲各國統一成形期間所發生的各大事件。

要說近代的大不列顛[1] 歷史,就不得不提著名的「光榮孤立」(Splendid Isolation):盡量不干預歐洲大陸的事務,著眼於保護在海外殖民地的利益。但是,這個政策的緣由,其實沒有說的那麼「光榮」;它很大程度上是英格蘭(以及後來的大不列顛)於中世紀時期的失敗造成的。由於失去了歐陸大部份屬地,因此後來的孤立,其實可以說是「被」孤立。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廣告

英格蘭、法國和愛爾蘭國王

看一下 1340 年開始至 1800 年之間的英格蘭(和後期的大不列顛)君主,會發現他們有個有趣的共通點,就是他們每一位都會自稱法國國王。就拿著名的伊利沙白一世為例吧,她的正式官方頭銜是:「蒙上帝恩典,英格蘭、法國和愛爾蘭女王,信仰的守護者,等等。 (By the Grace of God, Queen of England, France and Ireland, Defender of the Faith, etc.) 」為甚麼呢?(順帶一提,很多君主也會在頭銜的結尾加上「等等」(et cetera) ,這是因為他們的頭銜太多,實在過於冗長。另外,其實這往往是刻意的,因為頭銜多得需要省略,自然也突顯了自己的尊貴,是一種另類的身份象徵。)

廣告

1340 年,英法百年戰爭剛剛打響, 英王愛德華三世率領英格蘭艦隊激戰法國海軍,幾近全殲敵軍,控制了英倫海峽。即使不是歷史發燒友,大概也知道這場戰爭的重要:英法之間多年的恩怨情仇,就是由這場戰爭奠定的。然而,要說這場衝突的緣起,則是一個很長的故事。

法國人奪去英格蘭王位

這段歷史,要由三百多年前的 1066 年說起。當時英格蘭國王懺悔者愛德華 (Edward the Confessor) 逝世,由於他身後無嗣,朝臣便選出了國內最強大的諸侯哈羅德·戈德溫森 (Harold Godwinson, Earl of Wessex, East Anglia and Hereford) 為王。話說王公貴族的血緣關係複雜,法國的諾曼第公爵威廉二世 (William II, Duke of Normandy) 和愛德華同樣有血緣關係,這種政治決定自然惹起了他的不滿。威廉於是起兵,宣稱自己才是英格蘭王位的繼承人,意圖以武力奪位。

懺悔者愛德華與哈羅德和征服者威廉的家族圖(圖/Wikipedia)

懺悔者愛德華與哈羅德和征服者威廉的家族圖(圖/Wikipedia)

這種事情說起來猶如電視劇權力遊戲的情節一樣,然而這正是中世紀史的特色:幾乎每一件大事都離不開繼承權戰爭。所謂的血緣關係固然是借口,但我們讀歷史,必須理解那個時期的人們的思維。對他們而言,繼承權就是重要的事情,沒有它就跑出來奪位,是難以服眾的。(當然,這也是有少數例外的。)

經過了一輪戰事,威廉最後成功奪位,成為了英格蘭國王「征服者」威廉一世 [2]  (King William I “the Conqueror” of England) 。然而,大家可別忘了他原本是法國的諾曼第公爵,那他原本的領地怎麼辦?諾曼第是法國屬地,可不是只屬於諾曼第公爵一人的,也是屬於法國國王的,因此它當然不能併入英格蘭國土之中。另一方面,即使一位法國公爵當上了英王,可不代表英格蘭成為了法國的屬國。在法國,威廉和以後的繼承人仍然繼續保留諾曼第公爵的身份,並儀式性的效忠法國國王;但是,在英格蘭他們則是至高無上的一國君主。換句話說,法理上諾曼第與英格蘭仍然是互不從屬,只是剛巧由同一位領主統治。這種關係稱為「共主邦聯 (personal union) 」,也是日後歐洲大部份國家統一的主因。

失去江山和美人的法王

隨著威廉登基,英法兩國的領主關係日益密切,不少領主在海峽兩岸都有領地,英王自己也不斷在法國擴張。最重要的轉捩點發生在 12 世紀,當時的亞奎丹女公爵埃莉諾 (Eleanor of Aquitaine) 是法國最強大最富有的領主(而且根據歷史文獻描述,埃莉諾也是一名美女),自然成為了各貴族爭相提親的對象,甚至有領主嘗試綁架——那三位領主均失敗了。最後,她選擇嫁給自己的宗主:法國國王路易七世 (King Louis VII of France) 。然而,這場婚姻並不持久,一方面她只為路易誕下了女兒,卻膝下無兒;另一方面,由於路易是位軍事白痴,兩夫妻在參與第二次十字軍期間,發生了多次爭端,更有埃莉諾發生婚外情的傳聞:男方是當地的安條克親王雷蒙 (Raymond, Prince of Antioch) 。即使教皇親自介入,強迫兩人同床共枕,埃莉諾仍然只誕下了一名女兒。最終,兩人關係再無轉機,正式宣布離婚。

兩年後, 30 歲的埃莉諾改為下嫁英格蘭國王亨利二世 (King Henry II of England) 。諷刺的是,她為亨利帶來了五子二女(其中一子早夭)。這事的意義十分深遠,因為大家可別忘了英王早已控制了法國的諾曼第,如果母方的血統再加上埃莉諾的話,亨利的繼承人便會進一步取得埃莉諾的領地亞奎丹。諾曼第加上亞奎丹,結果英王控制了足足半個法國。

紅色為英王領地,藍色邊界為法蘭西王國(圖/Wikipedia)

紅色為英王領地,藍色邊界為法蘭西王國(圖/Wikipedia)

建立英法聯合王國的野心

時間飛逝,讓我們回到百年戰爭的主人公:英王愛德華三世。1328 年,法王查理四世 (King Charles IV of France and I of Navarre) 逝世,由於他所有兒子都早夭,王位落在堂弟腓力六世 (King Philip VI of France) 手上,次年愛德華與他的諸位祖宗一樣,為了保有自己在法國的領土,在名義上以法國領主身份向腓力效忠。

但同時間,英法關係正因為法國與蘇格蘭的盟約而轉差。終於在 1337 年,法王腓力把心一橫,宣布收回亞奎丹公國。愛德華當然不服,而他的反抗手段可令人始料不及,竟是意圖直接搶奪法王之位:他聲稱自己亦擁有法國王位的繼承權。話說,愛德華是法王查理四世的妹妹的兒子,雖然法國王位只能由男性繼承,但他卻宣稱女性的男性後裔仍有繼承權,故此王位應當由他來繼承。歷任英王在法國內的擴張,終於演變成了吞併整個法國的野心。

查理四世與愛德華三世和腓力六世的關係(圖/Wikipedia)

查理四世與愛德華三世和腓力六世的關係(圖/Wikipedia)

這場戰爭歷時長久,斷斷續續的打了 116 年。多任英格蘭國王之中,只有亨利六世 (King Henry VI of England and II of France [2]) 真正成為過法理上的法國國王[3],而且他實際上只控制過法國北部。1453 年,英軍於卡斯蒂隆戰役 (Battle of Castillon) 大敗,終於無力再戰,百年戰爭就此結束,英格蘭亦因而失去了所有在歐洲大陸的領地,只有加萊港 (Calais) 一個例外。

事實歸事實,名義和面子還是要顧及的。因此,每一任英格蘭和後來的大不列顛國王仍然宣稱是法國王位的合法繼承人,直到 1800 年,無一例外。話說, 1797 年的法國已推翻王室成為共和國,那時正值第一次反法同盟戰爭的結束,法國便借機在談判桌上對大不列顛作出要求,要她放棄法國王位。正好國王喬治三世 (King George III of Great Britain) 準備把大不列顛與愛爾蘭正式合併,組成聯合王國,反正都要更改頭銜,便乘著這個機會,於 1800 年放棄了法國國王的頭銜。合併法 (Acts of Union 1800) 於1801年正式生效,歷時了四個半世紀的英法王位爭端正式結束。

註:

[1] 為免混淆,本文將分別以「英格蘭」和「大不列顛」作為 England 與 Great Britain 的譯名。

[2] 數多少「世」時,每個頭銜是獨立來數的。比方說,征服者威廉是第一位叫威廉的英格蘭國王,以及第二位叫威廉的諾曼第公爵,故稱英王威廉一世 (King William I of England) ,諾曼第公爵威廉二世 (William II, Duke of Normandy) ,而不是用兩個頭銜時都叫威廉一世。

[3] 亨利六世的依據是特魯瓦條約 (Treaty of Troyes) ,是法國於阿金庫爾戰役 (Battle of Agincourt) 大敗後被迫簽訂,規定了法王查理六世死後由英王亨利五世繼承王位,而亨利六世是亨利五世的繼承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