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五光十色」的雙城底下究竟隱藏了甚麼

2018/7/6 — 13:12

筆者總是覺得「五光十色」這成語帶有些負面意思,大家都知道五光十色通常是用來形容色彩鮮艷,花樣繁多,又或景色鮮艷奪目等等,其實原來這個成語出自文學家江淹的《麗色賦》:「其始見也,若紅蓮鏡池;其少進也,如彩雲出崖,五光徘徊,十色陸離」,是用來形容一位絕色美女的容貌與風姿。或者看到太多人用五光十色來形容大城市是如何的繁華,或甚麼大場面是如何的堂皇,所以才認為五光十色如像在訴說美麗事物背後所隱藏的黑間、邪惡、污垢。

 

廣告

 

廣告

早前到了看在(In the Mood of Serenity)(展期至7月5日至8日,真的很短,要看趁快,錯過即完),由陳曉君策展,集合了10位本地及新加坡藝術家,兩地各佔一半,本地藝術家有陳沁昕、張麗蓉、伍寶蓮、黃淑賢及袁進(女太),新加城藝術家有張慧芳、李志、劉軒齊、劉威延及姚詩韻。

表面看來五光十色的城市,香港及新加城都是,不知底下其實藏了甚麼東西,是矛盾及對立?還是憤怒及不安?還是希望及自在?或者看看兩地的藝術家不同媒介的作品,從繪畫、攝影、錄像到裝置,好像張麗蓉(Lio Cheung)的《Shopping Maze HK》系列,粉碎四散的商場圖像,不知可否拼湊出香港已不能再泛濫的消費主義;黃淑賢的《White Night》錄像裝置作品,在不分晝夜的失眠症候群的生活空間中,光與間,日與夜,過去與未來,究竟是怎麼樣的呢,不知大家可否感受到城市中那群不用眠或不能眠人士的狀況呢;在張慧芳的一系列炭粉畫,在模糊抽象的黑白虛實之間,是否有點像是水墨山水畫,而畫中的金箔又是否有種人生某種欲求、尋找、方向或目標的象徵,不知可否呈現出一種如何自處或人生思考的反思;李志的《南洋兒童》水彩畫系列以藝術家童年讀物為靈感,不知可否令人反思童年是被甚麼影響、薰陶、教育或控制中成展。

遠望大城市,燈火通明,摩天大樓,反射著奪目耀眼的招牌及廣告,而且人來車往,大型商場及購物中心內人潮穿流不息,人聲鼎沸,但一切繁榮美麗其實是由甚麼堆砌而成,是人們的物欲,還是大商家的貪婪,而又有甚麼被隱藏了,是很多人的缺乏及無助?是種種的抗爭或反對?還是人們的迷失及無知?

五光十色,是對大城市的最通用的形容,但種種光及色之下,或者是無盡的暗與黑呀。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