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仗義每多屠狗輩:「逆權司機」

2017/9/24 — 12:44

《逆權司機》宣傳照

《逆權司機》宣傳照

仗義每多屠狗輩,歷史的必然每毎是通過歷史的偶然完成,而大任往往由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肩負。

沒有光州事件中無數前仆後繼以身殉國奮勇扺抗全斗煥獨裁軍事政權的平民和學生之犧牲,南韓的民主運動也不可能開花結果,締建今天的民主政制。不過,光州的軍事鎮壓和濫殺無辜,是在全面封鎖消息下進行,政府操控的傳媒顛倒是非、指黑為白,反誣蔑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為暴民,而且胡謅有黑社會分子介入,並虛報傷亡人數,外間根本全不知情。要不是德國記者彼得深入虎穴,冒死採訪,將軍隊殘酷殺戮學生平民的真相暴露於世,在國際上形成壓力,全斗煥政權也不會倒下來,而南韓的民主進程恐怕要推遲十幾年。但彼得人地生疏,若非的士司機「金四福」相助,也不可能完成今次歷史使命,改變南韓當代歷史。

一切都是機緣巧合,教一個本是營營役役、命途多舛、生活坎坷、中年喪妻兩父女相依為命並全不關心政治甚至抱怨學生搞事之的士司機,最初只不過是為賺十萬韓圓也不知光州動亂情況嚴峻才騙取人家的生意車載彼得前赴戒嚴的光州,因著親身目睹軍隊殘暴的鎮壓屠殺,抵不住良知的呼喚,終於義憤填膺,離開了又再回頭,與一眾的士司機冒死將德國記者彼得載返漢城國際機場,好讓他將千辛萬苦拍攝的光州事件珍貴新聞紀錄,呈現全世界眼前,聲援光州被軍政府鎮壓封鎖孤立的民主運動。

廣告

這一個出生入死、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將兩個來自不同國度、互不相識以至一度對立矛盾的異鄕人,綁在同一個重要的歷史時刻上,也締造了他們沒齒難忘的經歷和友誼,此生不渝。在機場離别時,彼得叫的士司機留下日後聯絡的姓名和電話,當時他可能有所顧慮,隨手將一個看到的香煙牌子金四福和電話告訴彼得,敷衍過去。2003年,彼得重返南韓領新聞獎,公開說出這個故事,希望可以再見「金四福」,可惜直至十一年後他與世長辭,也未能如願,恐怕鬱鬱而終。

「金四福」不求聞達於世,是個默默的無名英雄,而一如在光州事件中英勇犧牲的市民和學生,包括那群慷慨赴死掩護彼得和「金四福」逃亡之的士司機,歷史從來都是無名的普羅人民創造的。只有他們,才是真正值得我們衷心的尊敬和感激。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