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倫敦地下實驗

2015/11/3 — 16:21

The Wire 二零一五年四月號第三百七十四期

The Wire 二零一五年四月號第三百七十四期

留英一年,時間不知不覺間溜走了,經歷了很多,還沒有經歷的,都等待著我日後去發掘。

其實,我實在不知從何說起,感到幸運的是,我有幸竊見倫敦的地下音樂文化,也認識了好些人,影響了我許多對音樂的看法。

現時最齊全,關於世界地下實驗音樂文化的資訊,莫過於英國雜誌《The Wire》,自八十年代以來,由早期介紹當代爵士和即興音樂,到九十年代慢慢增加其他地下音樂的內容,由 Electronica、Post-punk、Krautrock、Industrial、Avant-Garde Classical 甚至 Hip-Hop 等包羅萬有,到近年甚至介紹聲音藝術。假如你要找一本只談聲音和地下音樂的雜誌,我相信暫時世上只此一家。不然其實許多文藝雜誌例如《i-D》、《Dazed》、《Clash》、《Notion》、網路雜誌《Drowned in Sound》比較集中介紹另類音樂,而像《FACT》、《Resident Advisor》、《Attack.》、《Mixmag》和《DJ Magazine》等主要報導電子舞曲音樂資訊,《Loud and Quiet》、《The Fly》、《Q》介紹另類音樂,以及主流的《NME》等,英國音樂文化的層面非常廣闊,所謂「百貨對百客」,你總能夠在自己喜歡的音樂種類中找到提供相應資訊的空間,而所謂的 indie 獨立音樂,其實早已是一個八、九十年代的概念,在英倫多元的音樂文化裡,好些獨立音樂廠牌例如 XL 、 Rough Trade 、Young Turks 等等,以它們早已成為英國極有影響力的音樂品牌,你少有會談及那隊樂隊是不是獨立音樂,反而是談論他們的風格和影響。

廣告

café oto 
(Source: official website)

café oto
(Source: official website)

廣告

倫敦的地下音樂文化,除了透過《The Wire》一竊之外,另一個值得留意的地方便是位於東倫敦 Dalston Junction,著名的一家咖啡店、酒吧及表演場地 Café OTO ,由日本人和英國人聯合經營,自二零零八年成立以來,Café OTO 很快便成為倫敦一個非常重要的地下實驗音樂的表演場地,音樂演出風格由 Free Jazz、experimental、noise、ambient、post-punk 甚至 free improvisation 等包羅萬有,成為世界各地不同實驗音樂廠牌和演出者來倫敦時的一個必經之地。他們場地並不是很大,最滿的時候甚至也容不下七八十人,但其獨特的風格、對演出水準的執著以及對地下音樂和實驗音樂文化的堅持,你絕對不會有機會,在這裡聽到所謂的小清新和獨立流行音樂,他們每場演出,都是在挑戰觀眾的耳朵,擴闊音樂的可能性,算得上是難得的堅持。另外在二零一三年,在 Café OTO 附近更新開了一個由著名建築組合 Assemble 設計的 OTO Project Space,給予多一個展覽和表演的小型空間(真的很細小)。

不過當然,倫敦又怎可能只有一個類似這樣的場地? Café OTO 的演出排得密密麻麻,現在想安排在那邊演出往往要予早起碼半年。其實除了 Café OTO ,倫敦的實驗音樂和即興音樂的演出也是零星散落在市內大大小小不同的藝廊和場所,例如 i’klectik、Hundred Years Gallery、New River Studio、mopomoso、Boat-ting 甚至乎藝術空氣如 Camden Arts Centre、noshowspace 等等,倫敦都一直有事在發生。現在可以說大部分的資訊在 Facebook 都有可能找得到,但當然如果你認識倫敦朋友的話,會更容易知道相關訊息。

New river studios 
(Source: official website)

New river studios
(Source: official website)

自從英國保守黨政府上台以來,文化藝術的資助其實一直都在緊縮,而大學的人文學科也同樣面對資金削減的問題,英國的文化藝術發展其實也面臨許多歐洲國家同樣面對的問題。可幸的是,英國也培養出一班對藝術音樂等文化活動有持續興趣的群眾。根據二零一一年 Arts Council England 的文化藝術觀眾研究報告顯示,在英格蘭裡,至少有百分之三的人口會主動去文化藝術活動,而且他們都會去追求最新的文化藝術資訊,這百分之三的人口當中有四分一都集中在倫敦,還沒有計算其他視文化藝術為娛樂的人口,以及另外百分之十一購買藝術品的人口。還記得在倫敦時,我和同學們決定臨時舉行一個畢業表演的節目,選址在北倫敦的 Manor House 附近的 New River Studios,那裡介乎第二區和第三區之間的邊緣,位置上來說絕對談不上方便,而且我們設立活動的時間也比較晚,在活動前一兩個星期才開始在臉書上推廣,但那晚來觀看我們的聽眾數量也不少,起碼有三四十人,大概當中可能有不少數是同學們的朋友,但我也見到許多真的是特意前來的聽眾,有些可能住在附近,有些可能有去開那裡的看表演的,我去過其他的活動,宣傳多低調,也是會有聽眾的。

以上談到的也只限於實驗音樂和即興音樂類的音樂。要聽到一般的樂隊表演、唱作歌手等單位的演出的話,倫敦大大小小的酒吧和 Pub 都會有小型的舞台給予演出。許多這些小型的場所,其實都是他們踏上舞台的第一步。不竟倫敦的音樂活動實在太多,作為世界最重要的音樂重鎮之一,是兵家必爭之地,能夠要給廠牌看中,實在不能不花時間創作更好、風格更獨特的音樂,為更精彩的演出排練。不然的話,也可以自己自立廠牌,發行訂場宣傳巡演自己來,不過這已是後話了。

其實倫敦,還是有許多地方比白金漢宮和大笨鐘更值得去的地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