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個計程車司機不同角度的故事

2017/9/19 — 10:25

電影海報《逆權司機》(左)《華麗的假期》(右)

電影海報《逆權司機》(左)《華麗的假期》(右)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港譯《逆權司機》)在試片時邀我去看,因為忙而錯過。上個星期五下班後,我去看了晚場。去之前,看過的同事都說會哭,我倒沒有。但是看的過程心情不免激動。

1980年光州事件發生的時候,我早離開韓國,在台灣進入社會工作。但是記得當時台灣的新聞也是以韓國政府的說法為主:光州發生暴亂,軍隊去敉平。之後,回韓國的時候,逐漸聽朋友說起死了多少人的傳聞,再後來,也才跟著光州事件得以平反而多了解一些。所以看著電影裡那些軍人射殺人民的場面,當時電視及新聞的扭曲報導,對照著一些回憶,感觸很大。

今天我查看一些資料,才發現十年前還有一部也是以光州事件為背景的電影《華麗的假期》。YouTube上有個沒字幕的版本,就看了。

廣告

《華麗的假期》片名,是當年全斗煥批准軍方行動的代號,也是以一個計程車司機為主角。《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的主角是從首爾下來的司機,《華麗的假期》則是光州當地的司機。所以前者是以一個外來的旁觀者來看的光州事件,並且只有其中一段;《華麗的假期》則是當地人來敘述光州事件始末,軍民對抗之下,軍方的思路如何一步步激起民變。

我們看著一個高中生被軍人打死後,更多學生和人民走上街頭;更多學生和人民走上街頭,導致軍方不再用棍棒而是開槍;軍方開槍殺人之後,憤怒的人民就襲擊彈藥庫,搶到武器反擊;人民有武器反擊後,軍方暫時撤退,於是人民佔據光州市的全羅道廳;然後人民組成「市民收拾對策委員會」以為可以跟政府談判,然後等來了軍隊坦克......

廣告

對我們來說,這是一點也不陌生的情節。

這部電影最震撼的場面,是軍隊第一次開槍的時刻。人民在全羅道廳和軍隊對峙,高唱起國歌的時候,軍人卻開始掃射。

電影快結束,人民守在全羅道廳的最後一夜,一位神父也來加入。別人問他怎麼也來了,神父微笑回答:我到了要去見天父的時候。不知怎麼,看到這裡我就止不住眼淚了。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很值得看。但我也鄭重推薦十年前這一部《華麗的假期》。對比起來,《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最後的結尾是喜劇,畢竟善有善報。《華麗的假期》則是悲劇,雖然後來的歷史還了光州事件正義,但當時那些人畢竟那樣死去,與自己所愛的人那樣永別。

這兩部電影可以對照著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