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共創市集公園 MaD Festival 圓滿結束

2017/8/9 — 16:01

大暑剛過,颱風洛克匆匆訪港四小時。風球甫除下,縱然暴雷飄雨,仍無阻一眾來自本地及亞洲各地的年輕人,齊齊趕至葵青劇場,赴約由機構 MaD (Make a Difference) 主辦的 MaD Festival閉幕禮,聆聽資中筠先生之寶貴分享。

資先生為中國內地資深學者及翻譯家,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長,亦是該院榮譽委員,多年來致力研究中、美兩地的非政府組織,熱心推動公民社會發展。她寄語年輕人要勇於探真,保持獨立思考,發揮個人創造力,以求真美善。

MaD Festival 於上月 21 至 23 日舉行,今屆首設「星光行(Asteroid Express)」活動,貫串開幕至閉幕。大會在 MaD Festival 期間,邀請參加者親手製作一個個「星球」,其上記錄了他們對社會的願景。星球懸到半空,再投影至一列發亮的小火車。演藝廳裡漆黑一片,小火車行走於坐椅之間,伴眾星閃爍,構成一個大型的參與式藝術項目,倒過來照耀諸位造物者。

廣告

MaD 和一般談社會創新的機構不同,它不是「從上而下」先定下各樣活動形式與內容,然後讓參加者參與。它強調共創,和參加者協作,甚至一起組織活動。這個星光熠熠的藝術項目,便是一例。

廣告

另外一例,當然要數年會精彩節目之一的「自由市場 (Free Market)」。香港每逢周末假日,總有幾個創意市集可去,但這個「自由市集」非比尋常。它是個共創市集,沒有管理者、也不設劃位,店鋪內容與交易方式全由參與者自己決定。

走進兆基創意書院,水泥斜坡緩向前延展,兩旁滿是小攤擋,路上人來人往狀甚熱鬧。未及拐進左邊冷氣禮堂,就給一串串細麻繩懸吊的小盆栽吸引。秋葵、熱情果、到手香⋯⋯原來那是「習慣 x 自然」在 JCCAC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天台培植的幼苗或收成。盆栽下,長木桌上放置樽樽自製酵素,歡迎大家拿走用來洗衫洗碗洗頭,取代帶來污染的化學清潔劑。

「土地給我們很多,但我們又給了土地什麼呢?」檔主 Ivy 詰問。在這個檔攤,她展示土地帶給人的種種,包括農作物與原材料,讓人反思自身的生活習慣怎樣影響土地。她希望大家可以善待土地、學習「回饋」土地。「有些韓國、台灣來的朋友,坐飛機也要把這些本地幼苗帶回他們的土壤栽種!」

告別 Ivy,踏進禮堂,眼前見花花綠綠的時髦衣裳一件件陳設於木架上,霎時間還以爲自己打開某商場玻璃門。原來這是「衫言」的「店」,他們在「賣」二手衣物,讓來者「以衫易衫」。

「以往在一般市集擺攤,也賣衫,人們看到自己喜歡的衣服,卻因爲那是二手而不欲購買。」檔主Carey指。「其實二手東西價值不比新東西低,它們有自己的緣由與歷史,更是貴重。所以我們設計這個檔攤,想把二手衫『升值』。」他們讓捐贈者事前寫下買衫初衷、轉讓原因,將那小紙片對折好,綁到領標上作衣物吊牌。如果捐贈者與衣物的新主人願意,日後更可透過「衫言」保留聯絡資料相約碰面。

木架旁摺疊另一籃二手衣褲,呈現一般減價貨的陳列方式,Carey 介紹:「客人也可以『漂衫』,留下一個關於自己和衫的故事,然後挑一件衣服帶走。」說到漂衫,她顯得十分興𡚒。「別檔檔主來我檔幫忙。她是從中國內地來的,我就跟她說,這裡是『漂衫』的。用普通話說了大半天,又加上英文,好不容易才解釋明白什麼是『漂』——在香港漂書已頗流行,漂衫也就易理解,原來在別的文化裡不一定有這個概念。」

今年 MaD Festival 首次在「自由市場」加入交換檔攤的環節,在市場結束前半小時,檔主們須到別檔擺賣,好讓大家了解彼此關心的議題。這「規矩」是由墟市伙伴一起商議後決定,他們希望「自由市場」是一個人與人能夠交流想法、分享價值觀念的地方。

「衫言」另一位檔主 Kathy 在訪問時不見影蹤,原來是到了旁邊那掛滿中國共產黨標語的檔攤。紅底白字的布條湧入眼簾,Kathy 從那裡回來,說:「他們記錄了中國內地的政府宣傳標語,希望反思它們對人的影響。地上又放下中國地圖,大家可以一同回想自己在中國各地看到過的標語。」她指:「自己本來不太留意中國、香港標語中的種種論述,現在開始會留意。」

交換檔攤帶來思潮碰撞,正如 MaD 召集人黄英琦 (Ada) 曾形容:「 MaD 最特別的地方,是我們重視交流。」

從兆基創意書院回到 MaD Festival 的「大本營」葵青劇院,22 日大會同設「公園馬拉松 (Parkathon) 」活動。城市裡有買賣地方、也有休憩空間,除了共創市集,MaD Festival 參加者與公眾更聚首共創公園。

黃白大氣球飄升於劇院露天廣場,其下放一盒盒小積木,供人拼砌自己的理想公園。

小朋友天頌乖乖坐在小凳上。「我喜歡九龍公園,因為那裡有『船』。」——九龍公園有船?媽媽解釋,那是一個遊戲設施,形狀似船,會盪來盪去。天頌繼續介紹自己所設計的公園:「這裡有個機動遊戲,可以氹氹轉。」他喜歡刺激的遊戲,但也不忘「做生意」,融合社區與商業元素:「這邊是酒店,下面住人,上面是觀景台。」

女生 Iris 則愛水上活動,她在藍色的底紙上想像海洋,規劃出一個水上公園:「重點是老人。船上這個是老人,他的孫子在旁邊玩獨木舟。」她希望不同年齡階層的人,也可以享受公園之樂。

「公園馬拉松」延展至劇院之內,大會收集了MaDees在世界各地發現的有趣公園設計,以相片和文字記載,在院裡展出,觀眾像打開了叮噹的「隨意門」,隨地看到關於公園的種種想法,來一場「隔空交流」。

一連三天的 MaD Festival 正式落幕,交往觸碰且緩下來。來年大會將以什麼新形式和大家見面暫未可知,還願星光列車仍存各人心中,年輕人回到自己心屬的社群,繼續以創意建設社會——Make a Difference!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