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初探南大嶼圍頭山歌 紀錄片導演陳浩倫:追回失落的百年保育

2017/7/26 — 12:27

「我本身不是刻意藉著電影講『返鄉』的啦。無論農業、語言、文化保育方面都好,我覺得我們只是在追回中間失落的一百年。」獨立電影導演陳浩倫(Fredie)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說。

從菜園村出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畢業的陳浩倫走上獨立紀錄片導演之路。《稻米是如何鍊成的》之後,再有《收割,開路!》,講述知識份子展開「半農半X」的生活,探討本地農業發展的情況。藉著香港農業的紀錄片,他獲得海外放映的機會,游走於亞洲多個城市,他發現青年回流鄉村的情況普遍,為農業發展帶來新科技和管理方法。聽著鄰近地區的「返鄉青年」故事,他感嘆「其他政府好鼓勵青年返鄉建設,而香港在這方面是跟不上潮流的」。

今年,34歲的Fredie 來到南大嶼的水口村,繼續收集香港鄉郊的故事。

廣告

水口是摸蜆勝地。
(圖片來源:花園屋茶座 facebook)

水口是摸蜆勝地。
(圖片來源:花園屋茶座 facebook)

廣告

三家人,十代,三百年歷史

Fredie 與網上雜誌《城市日記》合作多時,早前曾為大坑舞火龍、中環卅間街坊的鬼節等拍攝紀錄片。建築師出身的創辦人羅建中(Chris)解釋,《城市日記》起初以收集城市故事為主,後來想進一步探索其他香港故事,便鑽入鄉郊,並從近年變化巨大的大嶼山入手。

「一年前,我們知道水口村有人在做生態保育,便想著不如去那裡做些人物訪問,將文化部分也保育起來。」Chris 說。

Chris 憶述接觸水口村之初,驟眼看似是普通的鄉郊村落,但細探之下才知道村內有三家人紮根於此,已有十代超過三百年的歷史。回顧過去三百年,香港經歷滿清統治、英人來港、日軍佔領、築建水壩、開發新機場,「他們三個家族,能夠活到今天,絕不簡單,值得學習!」

水口村
(圖片來源:花園屋茶座 facebook)

水口村
(圖片來源:花園屋茶座 facebook)

《城市日記》編輯黎穎詩(Chloe)記得,初到水口村第一樣抓住心神的是語言 —「發覺我聽不明白他們在說甚麼」。細問之下得知,村內大部分老村民都用圍頭話溝通。Chloe 於是又產生一些新疑問:圍頭話不是圍村獨有的嗎?怎麼沒有圍牆的聚落,如水口村,也會常用圍頭話?沿著語言的線索,她找到了水口村的圍頭話山歌,但並非語言學專家的她,暫時未能深究,說「所以就想到用紀錄片,先將這些語言留下來。」

水口村山歌的項目,就這樣定下來,Chloe 便邀請 Fredie 操刀拍攝。

《水口婆婆的山歌》拍攝情況
(圖片來源:城市日記 facebook)

《水口婆婆的山歌》拍攝情況
(圖片來源:城市日記 facebook)

為文化保育「揼石仔」

接手參與水口村項目,Fredie 與村民接觸時,首先發現尚懂唱山歌的婆婆都不識字,無法將歌詞內容記寫下來。團隊花了不少時間,透過婆婆的兒孫幫忙,逐一「翻譯」出山歌歌詞。Fredie 指著手上的歌詞單,說:「光是這裡,我們都不是一次過就錄起來,要分好多次錄,好視乎老人家的心情」。

整理山歌的初稿

整理山歌的初稿

以紀錄片《水口婆婆的山歌》為例,Fredie 訪問三名現居水口的女性,她們最年輕的一位都年過七十,最年長的更是九十開外。七十歲的珍姐已不懂唱山歌,而池婆婆和徐婆婆對於唱山歌的語境已經十分印象模糊。Fredie 的團隊嘗試轉而以二手史料補充助證,卻又發現相關記載十分有限,「他們雖然屬於原居民,但不是大族,歷史上鮮有記載」。

為兩名水口婆婆的山歌進行整理,從而了解她們的生活,Fredie 發現內容大多與婚嫁相關,例如有一句「我做女,勾魚送飯都嫌淡,我今日做著人新抱,聽見雞啼心入忙」,反映女性婚前婚後待遇大不同。又有山歌從一月唱到十二月,細數田園生活的點滴,並以雀鳥為喻,反映水口婆婆的觀察,流露她們對於鄉村的情感。

「都無人識,無人解,無意思啦!」Fredie 引述婆婆,這句話在山歌錄音的過程不時掛在口邊。他認為,婆婆之所以覺得「沒用」,是現今社會很少給予鄉郊文化一種肯定。鄉郊出來發展城市的人多,城市人回到田野復耕的少。製作紀錄片,舉辦展覽,由水口婆婆帶導賞,正正是要將這份文化價值帶回她們生活中。

「池婆婆女兒,拿著我們整理的歌詞手稿,跟媽媽逐字逐句校對字粒。」Fredie 感激女兒的支持,才能完成拍攝。尚在忙著紀錄片最後剪輯的他,希望將村民參與的這些段落加進去。在他眼中,《水口婆婆的山歌》並非要展示甚麼輝煌成果,道:「我們現在做的事,只是『揼石仔』,作為日後文化保育的基礎。」

《水口婆婆的山歌》拍攝情況
(圖片來源:城市日記 facebook)

《水口婆婆的山歌》拍攝情況
(圖片來源:城市日記 facebook)

紀錄片導演陳浩倫

紀錄片導演陳浩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