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原子殺姫》 — 不是女版007,也不是女版John Wick

2017/8/1 — 12:04

《原子殺姫》由《John Wick》的其中一位導演David Leitch操刀。間諜、特工,再加上漫無止境的血腥撕殺,難怪香港不少媒體,都紛紛把《原子殺姫》,就這樣簡單摘錄成一句「女版《007》」,或者「女版《John Wick》」來重點宣傳。

《殺神John Wick 2》:一入江湖 身不由己 (http://bit.ly/2khZ1yl)

廣告

沒有英雄的「英雄片」

或者的確有幾分相似,但《原子殺姫》(Atomic Blonde)的女主角查理絲花朗(Charlize Theron),和前述兩部男性主演電影最大的不同,其實在於她的「脆弱」、她的「平凡」。當遇上險境,其實沒有人會為007擔憂,也沒有人會為John Wick暗捏一把汗。因為,一個刀槍不入、以一擋百的英雄,永遠不需要觀眾為他緊張。不過,你卻相信女主角真的會橫死街頭,會慘被辣手摧花,結果產生一種獨特的緊湊感和代入感。因此,如果只能用一句話概括,那麼《原子殺姫》其實就是一部沒有英雄的英雄片。

廣告

故事回到1989年11月的德國,那時的柏林圍牆即將塌下。電影中,查理絲花朗飾演英國情報機關MI6的女特工,因為要追尋一張列明地下間諜的名單,飛到風起雲湧的柏林,與各方利益集團明爭暗鬥。電影把出賣、間諜、動作三者共冶一爐,加上凌厲的動作,靈活的鏡頭,流水的剪接,一部間諜動作片拍得暢快淋漓,尤其是在棄置大廈中一場接近10分鐘中打鬥長鏡頭,真是極為精彩,非常過癮。

女主角成就《原子殺姫》

如果說《007》系列,造就了一個又一個令觀眾永留心海的瀟灑英國特工,那麼《原子殺姫》就是它的相反:因為先有查理絲花朗,才成就了這一部精緻美麗的間諜片。從一開始冰浴、伏特加的藍,到酒吧的紅,兩種極端的色調交替出現。隨著劇情推展,出現不同的色調和燈光,這是不是象徵主角極端矛盾的外表和內心?

只要看過這部電影,對電影悉心營造出來這種主角的「冷」,一定難以忘懷。查理絲花朗對觀眾的懾人吸引力,其實就是來自她的「冷」和「難以捉摸」。除了開首一幕,電影簡單交代主角動身柏林的理由,以及透過少量的閃回鏡頭帶出回憶,其實觀眾從來都不知道她真正的動機、想法,以及感情。

當連女主角和法國美女特工的感情,都平淡如白開水,這其實只是反映了導演的自信:沒有渲染,沒有感情,也沒有特技,就只用音響、燈光、動作的電影藝術,已經足以令你目眩神迷,把你乖乖收服。

沒有感情 難免失去活力

但事實又是否如此?同行的女友人就完全不賣帳,一來不知這堆人為何而打,二來又覺得角色蒼白,分不清誰是誰。看得一頭霧水,自然呵欠連連。看電影時,我首先想起的,其實反而是《悟空傳》。前段難堪得令人尷尬,但後段卻很精彩。

平心而論,一部電影長近兩小時,但不單完全沒有感情描寫,中間劇情進展又悶又長,只為鋪排後段的連場大戰,難免令人覺得空洞,失去活力。所以,《原子殺姫》最大的問題,是即便最後的幾場動作,確實精彩得足以忘記所有缺點,但還是難免令人覺得冗長無聊。

不過,一部間諜片,可以成功拍出《自殺特攻:超能暴隊》(Suicide Squad)失敗的怪異風格,再加上無可挑剔的燈光和長鏡頭,這部光怪陸離的作品,始終令人賞心悅目。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