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厭倦了街頭風格,懷念往年的百花齊放

2018/3/6 — 12:17

當時尚話題總是離不開 Off-White、Demna Gvasalia 的 Balenciaga 和 Vetements、以及⼀眾街頭品牌時,我依然對 Marc Jacobs、John Galliano、Vivienne Westwood 或 Miuccia Prada 幾位被遠離媒體焦點的設計師感到念念不忘。這並⾮想藉此再論 high fashion 和 street fashion 的等級之分這種陳腔濫調的話,畢竟目前的趨勢,讓人無法忽視兩者結合的成功和優勢。

圖一:Vetements (左) Off-White (右)

圖一:Vetements (左) Off-White (右)

廣告

可惜,近年的時尚界卻因此⽽變得相當無趣,無趣在於,時尚開始失去了以往的創意、內涵和情感。 無可否認,高級時尚品牌的街頭風格的確很酷,但再酷的設計也無法帶來情緒上的牽動,令⼈為之感動,換句話說,那叫空洞。美和酷的設計,只要有 sense 的設計師都有能力做到,但能觸動觀者情感的,大概只有像 John Galliano 或 Alexander McQueen 這樣的設計師才能做到。情況有點像《我是歌⼿》,即使上台的歌手展現再完美的歌喉和唱功,以及為了帶來聽覺上的衝擊⽽聲嘶力竭,都無法挑起讓⼈產⽣共鳴的那條神經。

Balenciaga

Balenciaga

廣告

回想起最近讓我感動的作品,便是 John Galliano 設計的 Maison Margiela 2017 春夏 Haute Couture 系列。當中⼀件與藝術家 Benjamin Shine 合作的⽩色⾧⼤衣,前幅用⿊⾊薄紗勾勒出宛如裊裊炊煙的⾯部輪廓,美得不可言喻,浪漫得差點淚珠盈眶。Viktor & Rolf 2015 秋冬 Haute Couture 系列同樣令我感動,將畫作與畫框變成服飾的 wearable art。你會驚嘆在現時⼤部份品牌只求話題、爆款、以及街頭化,甚⾄連 Haute Couture 都漸漸傾向 Ready To Wear 的情況下,仍有設計師不隨波逐流實在難得。有時候,真正懂得打造藝術時裝的設計師,無需將流傳千古的藝術品印於服飾上來提升藝術氣息,因為他們的設計本身就是藝術,能讓你充滿想像和牽動情緒,這亦是時裝的魅力。

Maison Margiela (左) Viktor & Rolf (右)

Maison Margiela (左) Viktor & Rolf (右)

眼⾒近年被數個最熱門的品牌和單⼀⾵格壟斷整個時尚界,少了往年的百花齊放。誰還記得 Proenza Schouler、Alexander Wang、Christopher Kane、Rodarte 和 Mary Katrantzou 這些當年的時裝新秀,人們也漸漸淡忘了 Marc Jacobs、Miuccia Prada、Vivienne Westwood 和 John Galliano 這些幾乎從未失⼿和技窮的設計⼤師。去年,LVMH 的 CEO Bernard Arnault 就曾經這樣說:「⽐起特朗普,我更擔心 Marc Jacobs」,以此暗示 Marc Jacobs 近年的業績嚴重下滑。但我不認為這是 Marc Jacobs 設計的錯,⽽是整個潮流趨勢令這個品牌暫時掉隊了。

Marc Jacobs

Marc Jacobs

最近讀到⼀篇⽂章,有句話講出了重點,意思大概是,即使有 500 萬人⼀同認為某件產品醜⽽感到沾沾⾃喜時,實際上仍有 100 萬⼈正在計劃訂購這件產品。說實話,品牌和集團從不介意⼤眾對產品有多少負評,產品只要好賣便是成功,這一直是個老掉⽛的話題。儘管⼤家都知道,時常懷緬過去會令⾃己有點不思進取的感覺,或者說不願接受現狀與逃避現實無異。但無可否認的是,在時尚界,舊的總是比新的好。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