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君之財名之有道 ─ 香港人如何看待與稱呼財政預算案「派錢」措施是好

2018/2/27 — 17:36

【文:港語學發言人羅依】

依法天王治不臣,共和一夢斷紅塵。百秋容易風無力,春雨替工愁煞人。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三號,《財政預算案》發布會前五日,驟雨。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共軍冒雨入城「解放」我城,二十年喇,本港落得今時今日咁嘅田地──車公有云「寸土原來一寸金」──貧無立錐,本地人冇埞企,舉手投降又唔係、拱手求饒又唔係,不在話下。特首袋五千萬、律政司僭建、逃稅、行騙,以一個「不審」始、以另一個「不審」終,暗合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盧寵茂教授中國邏輯、鐵醫「風骨」,罰任期做好做滿;大學生有講粗口冇講粗口,唔理點都好/無論如何/總之勒令佢哋停哂學先,年十三晚再審、農曆新年候判……刑罰不中之中,又見「最中」,充滿中國特色。假如陳茂波司長愛港人十二分基督精神,不讓耶律德光皇帝對漢人一腔菩薩心腸,竟問及「百姓如何救得」、「為政子將奚先」,至聖先師必答:「必也正名乎!」

然則司尊份功課,除卻了「派錢」,仲有咩章節,值得公眾正眼?冇。基建奉旨超支、盈餘循例低估,數還數寫《預算案》,年復年所謂何事?正是齊澤克( Slavoj Žižek )夫子所云:「明知所作所為,惟務虛幻,但佢哋照做( they know that, in their activity, they are following an illusion, but still, they are doing it )。」大人滿紙荒唐言,草民一殼辛酸淚。吸乾吸淨市民血汗啲妖孽,何必大白象──譬如蠶食公帑八百四十四億二千萬港圓嗰壇,中間一個豬鼻,西九站左右獠牙,象封豨;上面一道聖旨,深港路首尾赤地,象長蛇。率獸食人,如何抵賴?陳帆局長話「多一個選擇」喎,耳熟能詳;至於交稅唔交稅、守法唔守法,可由不得香港人「多一個選擇」──除非看倌同徐麗泰「如果你係唔信,覺得內地政府隨時想破壞『一國兩制』,如果你係咁諗,最好方法係離開香港」、鄭若驊「市民可以自行選擇是否乘搭高鐵、進入內地口岸區,繼而進入內地各個省市,呢個安排係冇將內地嘅法律呢強制施加喺所有香港人,或者任何香港人」、林奮強「唔好喺香港住囉,唔好喺香港發展囉」,一般見識。

廣告

孫中山先生呢,就返翠亨村問過鄉親父老:「一個政府應該替人民管理種種事情。百姓每年交咗稅,應該見到政府所造啲學校、橋樑、馬路。但天子替你哋做過啲乜嘢呢?」九龍皇帝曾諱灶財陛下駕崩十年,香港地自以為天子者,倒有增無減──騎喺香港人頭上啲「天子」,又替我哋做過啲乜嘢呢?有「天子」營建港珠澳大橋、第三條跑道,有「天子」讚揚「海豚係聰明生物,相信施工期間海豚會避開滋擾性區域,工程後會重返附近水域」,又有「天子」踐踏白海豚遺像留影,笑個不亦樂乎……正是:「春生秋殺,無所不可。」聽佢噏「天堂已經預咗個位畀我」、「上帝叫我辭職參選」,誠非戲言,實屬君權神授論。老百姓毋須「天子」拍拍腦袋諗出嚟啲千億鐵路、千億跑道、千億大橋,敬謝不敏,「天子」只會重申:「希望為市民、旅客,提供多一個選擇。」「市民可以自行選擇是否乘搭高鐵。」「唔好喺香港住囉!唔好喺香港發展囉!」市民所急、市民所想,中文大學醫學院陳家亮院長威爾斯親王醫院所見,「慘不忍睹」之殘年急景,多得奢談「獅子山精神」曾俊華司長、同是「醫者父母心」高永文局長,任內大筆削奪公營醫療預算每年五億元,雪上加霜。〇三年 SARS 之難,觀乎流行曲線( epidemic curve ),全城陷入無政府狀態,病例一千七百五十五、死者二百九十九。時任衛生署長馮富珍拒君、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諱疾,官至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委員長,特區政府不能問;廖秀冬局長抗疫有功,歷屆「班子」不能用,勳位止於金紫荊星章。是以庫房一分一毫一涓一滴,均為政府虧欠市民之歷史債務──何「派錢」之有?中文曰「回水」,英語曰「 refund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有人問:「以德報怨,好唔好?」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我意退款收訖,不宜心懷謝忱──正如章詒和老師有感江青參政,日記寫下一句「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判徒刑二十年;十年冤獄,「無罪釋放」告終,佢亦何所思?「宣讀時,我無喜無悲;宣讀後,我面對一紙裁定書和滿屋子公檢法,拒不說『感謝政府感謝黨』之類的話。因為我覺得是政府和黨長期虧待了我,有什麼可感激的?」冇。港府與共黨,過去長期虧待、充份虧待我哋,有乜好感激?將來仍要長期虧待、充分虧待我哋──有乜好感激?

廣告

《一九八四》有云:「君不見新語個宏旨盡在收窄思想範圍?最終,我哋會名副其實咁將思想犯罪變得不可能,因為到時再冇詞彙可以表達佢喇。( Don’t you see that the whole aim of Newspeak is to narrow the range of thought? In the end we shall make thoughtcrime literally impossible, because there will be no words in which to express it. )」必也正名,有助我哋認清、數清、記清壞人如何虧待我哋。梁振英語人曰:「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第三句深得其管治風格、精神面貌,第四句足證佢唔信唯物論,並非真.共產主義者;首聯之意,則未嘗不在告誡官員議員公務員,薪酬福利津貼,件件取之於民,唔似得 UGL 私人醒佢嗰四百萬英鎊喲。次女齊昕,幼承庭訓,亦嘗言:「呢條靚靚頸鍊喺連卡佛買㗎(係呀,你啲香港納稅人資助我㗎!!我所有靚鞋靚裙靚包包都係!!多謝哂!!!!)〔 This is actually a beautiful necklace bought at Lane Crawford (yes- funded by all you Hong Kong taxpayers!! So are all my beautiful shoes and dresses and clutches!! Thank you so much!!!!) 〕。」可知碩鼠食每一粒黍、家奴守每一筆財、政府使每一分錢,莫非公帑、稅金、民脂民膏,「政府錢」從不存在。

由是觀之,嫌「亞洲最優秀的警隊」一語過謙、自命「世界上最精銳的警隊之一」一隊執法人員,愛國團體既搖旗、撐警人士復助威,金鐘上膛有恃、旺角舉槍無忌,必欲殺市民、斃學生而後快──敢情忘記咗自己係公僕、手上致命武力並非指住「暴徒」或「示威者」,其實瞄準納稅人、社會未來主人翁。直到朗豪夜市有良民同小販懸掛「買賣雙方 衛生齊擔當」橫額,方才喚醒在場警務人員「服務市民」之心,告以「有勢力、有陀地唔滿意」,喝令拆除──全賴新界社團聯會梁志祥,溫馨提示在先:「黑社會都係市民一部份。」香港警察臣事新義安,即是「服務市民」,可謂法治新常態、江湖新秩序。又有一種公僕,一樣善忘,新民黨區議員陳家珮稱為 DQ 主任;疑為「盛名」所累,忘乎所以,肆意剝奪起主子被選舉權與選舉權來……上述「新」字頭社團與政黨,深諳名教、直咇真話,殊堪其他紅色政客、社團中人,觀摩學習。

特區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恕難盡錄。梁任公集龔定盦《己亥雜詩》句,得兩楹曰:「世事滄桑心事定,胸中海嶽夢中飛。」華胥國神遊,但願鄭班子下個財政年度,休再慷港人之慨,「春風舉國裁宮錦,半作障泥半作帆」,泛彼龍舟,入人清夢。試看歷年《預算案》,巧立多少項目,名為「撥款」,實則暴殄天物、付諸東流、倒錢落海,「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例如「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〇〇年香港教育學院何國祥教授邀請東華三院李嘉誠中學、中華基督教會青年會中學、閩僑第二小學下午校、油麻地天主教小學下午校、東華三院王士心小學上午校及培道學校試驗,證實普教中學生「中文科成績未見提高,甚至有略遜的感覺」;此後六年間,教育統籌局則「發現初小生用『普教中』的語文能力稍勝,高小時則兩者的語文能力差不多,可是採用『普教中』的學生高階思維能力卻輸了許多」;〇三年,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提升香港語文水平行動方案──檢討總結報告》亦承認「目前仍未有確實證據,證明以普通話學習中國語文的學生的一般中文能力會有所改善。其中兩項研究發現,以普通話學習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與以廣東話學習的學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〇八年至一四年,卻動用語文基金二億二千五百萬,誘使一百六十家中小學「以普教中」;一三年《預算案》,竟追加另外五十億與該基金,以備「普教中」不時之需──幫香港倒米、貼錢買難受矣,未聞「撥款」也。無怪乎孔夫子佢老人家,念茲在茲──必也正名乎?必也正名乎!

 

(二〇一八立法會補選香港島地方選區候選人另有區諾軒、伍廸希、任亮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