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清友與誠品

2017/7/20 — 8:48

我正好在18日一早去逛敦南誠品,拍下的一張照片。

我正好在18日一早去逛敦南誠品,拍下的一張照片。

誠品的吳清友董事長走了。

誠品是1989年初創立,我是在1988年下半進入時報出版工作,可以說是同時開始新的事業發展階段。

從那時直到1990年代後期,真是台灣出版的黃金時間。我寫過一篇文章談其中的原因。

廣告

簡要說起來,那段時間出版產業的外部大環境有:

1. 台灣的經濟好,不但列名「亞洲四小龍」,還是為首,「台灣錢淹腳目」,大家的口袋麥克麥克

2. 解嚴,長期的政治禁忌消失,社會禁忌(如同性戀)也是。許多領域裡的許多議題,都有人有興趣討論,以求彌補過去戒嚴時代只能風聞或傳說的不足。

3. 媒體開放,從報紙而電台而有線電視,提供了比過去更多可以探討閱讀相關課題的版面與節目。這些版面與節目的內容、人物與主持人,往往又回過頭來成為書籍內容被閱讀。

4. 大家渴望教育體制的改革。教改開始啟動,本意是還給學生在教科書與考試參考書以外的自主閱讀探索。

5. 電腦硬、軟體普及。各種電腦排版工具風行,使得圖書的編輯、設計出現種種新的可能。

廣告

出版產業本身的內部環境有:

1. 金石堂以連鎖書店與排行榜的模式,首開風氣之先,從規模上展開台灣連鎖書店的新局,走入台灣的各個角落。

2. 台灣的著作權法修訂,加上美國「三○一條款」而逼來「六一二」,先是從法律上迫使台灣的出版業者不得不和國際出版業接軌。

3. 台灣的新書出版種數,大量增加。單書銷售成績,也產生突破性的變化。

4. 不只上游出版社更加熱絡於出版,中下游對書籍的認識、了解與解釋,也充滿熱情。

在這樣的氛圍、環境正在剛啟動的1980年代後期,誠品閃亮登場,以其獨特的品味,先從風格上展開台灣零售書店的新頁,繼之以二十四小時經營等突出的特色帶引先是連鎖書店的新風潮,再來引領台灣生活風格的新風潮。

回顧起來,是台灣社會和整個出版產業成長到剛好搭出一個舞台,讓誠品這個明星登台大放異采;誠品也形成另一個舞台,為台灣的生活風格、出版品、作家、藝術家,帶引出讓大家綻放光芒的機會。

所以吳清友會在那個關鍵的時間點上創立誠品,固然有時代的有利條件,但他能看清那個時代的氛圍起而行,其中的眼光和魄力,非常人所能及。

眼光之外,吳清友用人之能,也不能不提。他不只在創業階段信任、善用廖美立成為佳話,後來誠品一路吸引也培養出大批優秀的人才,不只成為誠品茁壯的動力,也為台灣社會,尤其文化、出版關聯產業增添了許多充滿創意與活力的生力軍。

這麼多年,我和吳清友見面的時刻,主要都在公開的活動上。單獨的談話只有兩次,一次是他來我們公司,一次是我去他的辦公室。

去他辦公室那次,談完後我們一起去敦南誠品。當時我還身體輕盈,拄拐杖而沒坐輪椅,結果上階梯時滑了一跤。吳清友嚇了一大跳,後來敦南誠品就架了輪椅斜坡道。

到誠品十八周年的時候,我受邀上台致詞,發現他們在講台前緣準備了一條很特別的輪椅坡道,因為和講台長度等寬,完全感覺不到陡斜。會後我就寫信給吳清友,感謝他周到的用心。

吳清友驟逝,當然不只是誠品,也是台灣出版產業和整個社會的損失。

寫這篇短文向吳清友與誠品所做的事情致謝,也祝旻潔無縫接手,為誠品推展出更新的局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