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想《玻璃之城》— 我們過去的輝煌與未來的期望

2017/5/16 — 15:32

《玻璃之城》一幕

《玻璃之城》一幕

【文:Alexander Chan Ho Young 陳浩揚】

香港很快就回歸二十週年了,我決定重新翻看《玻璃之城》。 《玻璃之城》可說是香港90年代的經典電影,是一部關於一對港大有情男女的愛情故事,當中還隱含了很多有關香港回歸的議題。每當翻看一部電影時,總會回想起過去的情感,引發出以下的一些對愛情,理想與香港的反思。

愛情有時只是一線之差

廣告

電影裡面的男女主角港生與韻文的愛情深深地體現出一種“錯失與錯過”的感覺。兩人在大學就已經是情深意厚的愛人,但是最終因為不幸的境遇導致兩人多年失散。數年後,當他們有機會再會時,難忘初戀,結果開始了一段婚外情,最終兩人不幸在英的一次國車禍中去世了。他們悲慘的故事想表現的恰恰是對愛情更重要的往往不只是情投意合而是彼此有緣。因為愛情就像玻璃一樣脆弱 ,正如我們的政治與夢想,往往很受形勢的影響,無論我們有多努力付出多少,也未必能保證完美的結局。這從而衍生了兩個重要的感悟。第一,因為愛情是那麼的脆弱,它是需要被保護與珍惜的,當我們找到真愛,一定要無保留無條件地付出。但是,更重要的是,無論未來如何,能學會為現在有的每一天感恩,用心愛護現在擁有的每一個回憶,這就是電影想描述的一點-真愛是無邊的。這麼一說來,無論是我們的感情生活還是我們政治與社會生活,愛都是讓我們在絕望中保留希望力量。

青春在年輕時沒有被揮霍

廣告

英文有句名言”youth is wasted on the young” (青春在年輕時被揮霍), 意為青年永遠不懂得怎麼珍惜他們的青春,不夠成熟與理性地利用大好年華來追求他們的理想。電影裡的港生在年輕時正趕上了一場“革命”,而當時就為了簡單的理想捲入了革命的風波,而這也是導致他和韻文分開的原因。社會經常批評我們的青年太理想主義了,但事實上,如果我們的青年從小就務實並且沒有理想,那麼我們的社會就的確可悲了。 “年少時候,誰沒有夢”,年輕人慢慢長大,了解世界的現實情況是一個自然的過程,而最關鍵的是當他們面臨生活與社會真實的一面時,他們是否還能保留一開始的初衷與理想。社會對香港青年的責任就是幫助保留住他們無限的希望,因為我們的未來是需要他們的理想來改變的。

“Try to remember” – 記得我們輝煌的時光

電影裡其中最難忘的一幕一定是聽著港生所唱的”Try to remember”,因為歌曲令我們回想起過去美好的回憶。在近年來,香港社會面臨種種的挑戰與挫折,無論是政治上的分裂和極端化,或是經濟放慢與社會流動性的下降,往往令很多香港人對我們的未來失去希望。老一輩的港人,最懷念的是香港80-90年代輝煌的時光,已經接受最好的時光已經不再,並已對香港未來放棄了期望。曾有朋友說過,英國是一個活在過去的國家,因為他們最驕傲的一面是他們濃厚的歷史與文化,但是這也意味他們在近代十幾年確實毫無長進。香港將會走上英國同樣的道路,只能活在我們輝煌的過去,但區別是我們不只沒有進步,還是不斷倒退。但是,正如愛情與理想一樣,我相信希望是要自己爭取的。也許,我們要問自己的是,過去有什麼值得我們保留,但同時我們如何才能繼續向前走,而不是輕易就放棄一切。

一國兩制,何去何從

今年七月,“一國兩制“正式實行二十年。每當翻看《玻璃之城》,可說是自己一種對過去的回憶,但也令我們思考未來該怎麼走下去。在故事的結尾,能看到港生的兒子與韻文的女兒(名字都叫”康橋“)延續父母的愛情故事。也許無論未來多脆弱,還是有一線的希望的。有時生命最珍貴的,往往也是最弱不禁風的,包括愛情,理想與我們對未來的期望。而最脆弱易碎的,也是最需要我們積極奮鬥與保護的。我們可以選擇依然活在過去,或者鼓起勇氣,依然抱著希望向前走。

 

作者自我簡介:在清華蘇世民學院(Schwarzman Scholars)修讀經濟學;之前畢業於牛津大學公共政策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