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致欣宜>一文:流行文化的故事與消費

2017/1/5 — 11:31

鄭欣宜(叱咤2016頒獎禮截圖)

鄭欣宜(叱咤2016頒獎禮截圖)

【文:麥快樂】

老實說,讀到阿爽這篇文章 <致欣宜:我之前八年真係冇討厭過你,直到今年 ...>,我真的有點慶幸。

叱咤頒獎禮後,網上世界烽煙四起,小部分針對電台,大部分直斥歌手,特別是大贏家鄭欣宜。

廣告

對於欣宜的批評,可分為兩種。一是針對其身世,認為她有護蔭,有後台,有肥姐,所以才獲得今天成就。這一點,暫不評價。

另一種批評在於「消費」。不少人抨擊,欣宜經常把母親和自己的肥胖身形掛在口邊,甚至變身歌詞,化成廣告,乃「消費」亡母,「消費」肥胖之舉。

廣告

第一次聽這「消費」理論,我有點出奇 - 何以那麼多人相信這套?頒獎禮後好幾天,一直看不到有文章明確闡述這套觀點。直至拜讀阿爽的文章,沒錯是被人鬧爆,但我慶幸清晰而完整地聽見社會另一面的聲音 - 而且肯肯定不是小眾之言。

我想我們真的要認識什麼是流行文化。

許多人已說過,流行文化有時可以媲美藝術,感染人心,但不要忘記,它的真身始終由商業主導,是資本世界體制下一個你情我願的遊戲。既然事關商業﹑資本與市場,就必然涉及消費。

對,是大家眼中萬惡的消費。

怎樣消費呢?最直接當然是賣唱片,賣演唱會飛,這些叫文化商品。間接一點,流行文化會與商家合流,賣廣告,賣產品,賣身形。

從哪個角度看來,無論是鄭欣宜,商業電台,陳奕迅,100 毛,何韻詩,張學友,大家都在投身於一場消費遊戲。欣宜「消費」亡母﹑肥胖,商台「消費」音樂﹑電波,陳奕迅「消費」喉嚨﹑歌聲,100 毛「消費」政治,何韻詩「消費」同志﹑獨立,學友「消費」光環......

人人都「消費」,「消費」有問題嗎?

再推展下去,流行文化最擅長「消費」的,更是那些虛無抽象的概念,比如是「夢想」﹑「成長」,以至更常見的,「故事」。

有什麼比歌手的個人故事更賣得?所以這些年來,我們時常聽到歌手說,一收到填詞人的歌詞,「立即眼泛淚光」,「真係寫得好中」。絕少觀眾希望歌手充當唱歌機械人,像李克勤般,播放永遠CD音質。更多人期望的是,歌手唱出自己的故事- 然後讓他的故事,成就我的共鳴。

大眾媒體也有份參與整個故事的消費。君不見所有記者﹑DJ,跟歌手做訪問時,準會以此切入,請方皓玟講你如何成為你本身的傳奇,向鄭秀文請教每日跑八公里的心得,求吳業坤細講原來她不夠愛我的經歷?

電台頒獎禮要好看,也斷不能只搞頒獎領獎,要挑撥眾生,還靠人性與故事。

「消費」故事,是流行文化的日常運作,也是你情我願﹑任欲望與想像四射的遊戲。

不過,正如天下萬物,每個故事都有其保鮮期。觀眾聽得多,就會厭,就會累,就會質疑。這可能是欣宜今日被罵的原因 - 不少人如阿爽都在問:會不會講得太多了?

就如坤哥,如果今天領獎,又再講昔日被當棋子的故事,或重演去年眼鏡起霧一幕,大家亦未必受得了。故事動人,因為新鮮。一而再再而三地講,觀眾會罵。

當然問題是,甚麼為之太多?如果一個志切落實同志平權的歌手,每次出來都替自己人講兩句,這是否太多?我們會讚他意志堅定,抑或罵他重複消費?如果一個歌手將抵抗肥人歧視問題視為己任,貫徹始終,大講特講,抱打不平,這是可敬還是可恥?

另外也看場合。如果一個歌手每次露臉都在叙述同一經歷,宣揚同一訊息,就算講的是港獨,都難頂。但既然叱咤被不少歌手視為終極舞台,能攀上顛峰,收穫大獎,以吐氣揚眉﹑「我活得很好」的姿態示人,也不難理解。

我偏向相信,人生進程始終需要時間。如阿爽所言,一個歌手總不能不斷自我重複,用同一角度﹑同一口吻,宣講同一段故事。市場會抗拒,觀眾會發悶。

欣宜亦然,登頂以後,她會如何經營其音樂,發展其故事?又怎樣在堅持宣講理念和避免過分重複取得平衡?她必須面對。而現在也不過是起點。

作為觀眾,尖酸以外,何不拭目以待?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