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牛池灣轉角遇上彩虹》怪雞貼地

2017/5/2 — 9:38

劇名有趣,更有本港地區「貼地」感,因為九龍牛池灣附近就是彩虹邨,還有劇中提到的三山國王廟。

正在牛池灣文娛中心演出的《在牛池灣轉角遇上彩虹》,是編劇潘惠森、導演陳淑儀繼《天使撻落新.都城》後再度合作。《天使》改編瑞士杜倫馬特的名劇《天使來到巴比倫》,大受好評,去年獲得多項香港舞台劇獎。

不過,我不大喜歡《天使撻落新.都城》,覺得現在原創劇更有潘惠森本色,以及香港華人「地道」風味。雖然新劇情節角色比較納雜,但貫徹潘式「無厘頭」荒謬感,活用俗語、粗口和成語,相當豐富多采。奇在還有土製「方舟」,按五行八卦起壇佈陣,進行「補天」大法,搞笑又玄妙。

廣告

今次新舊演員不少,各有可以獨當一面的才華。白只飾演有「法術」的大陸怪客,來到牛池灣,在大牌檔飲奶茶,在文娛中心門口與保安鬥氣,在三山國王廟與廟祝爭論,都有妙趣。伍潔茵演街頭雲吞婆,新派占卜的女兒疑似被男友朱栢康搞大肚,還有朱栢謙和賣葱的龔小玲結上奇緣。

加上滿身膠袋的流浪漢吳銳民,以及不斷被人罵粗口又被扒走「寶物」的倒霉佬陳淑儀,他們都是城市「蘿底橙」。而成蘿幾百個橙,也是劇中有象徵意味的「角色」。

廣告

英俊小生劉俊謙演消防員,大展肌肉兼惹笑,我看過他演《前度》和《天邊外》,每次形象不同,是多變新秀。另一佔戲不多的好戲之人楊偉倫,今次演教師,帶領學生們文化考察,他引經據典,談論成語「樹猶如此,人何以堪」,奇妙地成為劇情關鍵。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出自《世說新語》及庾信《枯樹賦》。劇中還提到尾生守約的古典故事:尾生與女子約會於橋下,水漲了她仍未到,尾生不走,抱柱而死。劇情關鍵是鄉間兩人樹下盟約,失散多年後,在牛池灣尋訪下落。

潘惠森的劇作照例怪雞,東拉西扯似有關連又不着邊際。今次街頭巷尾眾多角色正是鬆散中互相牽扯,終於在垃圾廢物做成的船上「同舟共濟」,並用樹苗修補天上「黑洞」。可以說全劇故弄玄虛,莫名其妙,然而樹有情,人有約,天馬行空而草根貼地。又有不少懷舊、趣怪的歌曲,很熱閙。

我看過潘惠森不少舞台劇,他幫詹瑞文編《男人之虎》最通俗賣座,為香港話劇團編《都是龍袍惹的禍》是大型歷史諷喻劇。印象中最佳亦最獨特是《三姊妹與哥哥和一隻蟋蟀》及《大汗推拿》。

今次《在牛池灣轉角遇上彩虹》人物太多太雜,未夠集中凝聚。好在靈感甚多,並且在街坊庶民眾生相中注重華人傳統根性,包括粗俗口語和古典成語,從老土廟宇而至道家玄理,用膠卷圍繞的補天之舟尤其有想像力。

在日益新派、西化、昂貴的香港,此劇難得地反潮流,顯出這城市其實新中有舊,富中有窮,番中有唐的一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