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夢想開始起步的書店

2018/3/23 — 10:49

或者書店,在竹北的一個客家文化園區裡。對面就是一個小公園,旁邊也有辦市集的地方。
這是昨天下午的光景。

或者書店,在竹北的一個客家文化園區裡。對面就是一個小公園,旁邊也有辦市集的地方。
這是昨天下午的光景。

1. 

你如果愛喝酒,又愛買書,希望手裡的錢能買到多一些書,會怎麼做?
Only 的作法就是開一家書店,自己有了書店老闆從出版社進貨的折扣,自然就可以多買些書了。

你如果在證券業工作,但是卻辭了工作想進文化事業,最好的可能是什麼?
Pegg 是去逛書店,成了Only的客人,然後又加入書店,成了他長期合作的搭檔。

廣告

今年一月我第一次遇見Peggy的時候,並不知道他們兩個人在十多年前有這些故事。

2. 

廣告

那天去新竹的水木書苑,向友善書業的獨立書店同業簡報 image3 的出版計劃,接著聽大家的建議。會上我認識了Peggy,又聽她說她們去年新開的書店就在附近,我臨時起意就過去了。

那是我第一次去「或者」書店。就獨立書店來說,首先是空間的大小、裝璜,完全出乎我意料。還破天荒看到獨立書店有方便輪椅上下樓的電梯,以及空間獨立的無障礙洗手間。而複合店的概念、風格、方法、品質,也全都令人印象深刻。

當天Only 和 Peggy 都不在,我從代表招呼我的一位Ivy 那裡大致知道這兩位之前就有長期經書店的經驗,而「或者」則是在一位科技老闆支持下新開的。這兩位到底是怎麼累積出經營書店的品味,又怎麼結合科技界的投資者重新出發,讓我充滿好奇,期待著有機會再來一次,聽一下故事。

3.

上周六下午,終於因為 image3的巡迴演講來了或者。講後,也和Peggy以及上次沒碰上的Only一起喝了茶,聽了他們一路的過程。

簡單說,Only 李昕燁在2003年最早開的書店就是新竹的「草葉集」,Peggy 朱培綺則是第二年加入。之後「草葉集」改了四次地址,在4.0時代搬到內湖。從創立草葉集開始,Only 就想把書店做到複合店的極致。他愛喝酒又愛音樂,渴望「複合」可想而知。但是因為資源不足,撐到2012年還是收場。之後Only 去做空間設計賺錢,Peggy 則在原址更名為「註書店」,經營成一個讓人可以去住的書店。

進了書店,右手邊有一個展覽空間。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之感。。這是我今年一月去參觀的時候。展覽的牆有兩面,這是一面。

進了書店,右手邊有一個展覽空間。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之感。。這是我今年一月去參觀的時候。展覽的牆有兩面,這是一面。

Only 是個很斯文的人。輕聲細語,表情不多,看來很低調的人。但他的興趣和所長,很廣泛。喜歡音樂可以理解,但是聽他說曾經很愛喝酒,愛到最後要戒的地步,這麼激情的愛好卻和看到的人聯想不到一起。

開頭寫他最早開草葉集的動機,也許放大了一些,但根本上的浪漫則可以想像。

Peggy的話則相對多。但是從她當年離開證券公司之後先去日本玩,把自己的口袋放空,再來想怎麼進入文化事業,那種浪漫也就不必多做解釋。而她一直參與獨立書店的各種組合,固然是為自己的生存需要,但也可以體會到她對公共事務的關心。

這算四五人區吧。是榻榻米。旁邊一個透空的窗和隔壁的活動區相連。

這算四五人區吧。是榻榻米。旁邊一個透空的窗和隔壁的活動區相連。

3. 

在草葉集4.0 收起來的時候,他們在網上給讀者的告別信上留下了各自的手機號碼。4年後的2016年,Only接到了一位做工業電腦起家的陳先生電話。科技業出身的陳先生因為在日本參觀蔦書屋有感,想在新竹地區也開一家有特色的書店,上網瀏覽訊息尋找人才,發現了他們那封信。

Peggy說,其實那段時間一直都有許多行業的人想找他們開書店,但聽來大多像是有錢人想做某種文化漂白,所以都沒答應。但是陳先生來接觸之後,他們感受到是真有長期經營的誠意,後來就陸續同意加入了。

二樓有一大區是面對公園。

二樓有一大區是面對公園。

於是,或者在去年五月開幕。有他們兩個人對書的熱情,十多年的經驗和心得,以及對心中理想書店的夢想,再加上科技業者的資金,這個書店既是獨立書店,又在經營的格局上與許多獨立書店截然不同,也就其來有自。

現在,Only 從草葉集創立的時候就念茲在茲的有特色的複合式書店,歴經十幾年之後,終於從夢想開始實現。他是或者的總經理,也負責另外一塊設計的部份。

Peggy 則是負責企畫內容與對外。兩人搭配的默契,自然流露。

我問他們店名為什麼叫「或者」。Peggy說就是希望讀者進來之後,能有多種「或者」的選擇,希望來書店的人都可以自在,或坐或讀,或寫或聽。而來的人,也或讀者或作者,都有。

Only說他們準備在新竹地區再開兩家店。今年年底會開第二家。

4.

至於這家書店到底有什麼特色呢?星期天下午有空的話,最好親自去一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