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奏不響的風琴》扭曲罪與罰

2017/4/18 — 9:45

正常安樂的家庭,來了不速之客,鵲巢鳩佔,令該家人紛紛着迷,同時引發潛伏問題,帶來嚴重危機,此人是天使還是魔鬼呢? 這種題材相當經典,不少歐美名片拍過,包括六十年代意大利帕索里尼的《定律》。今年初上映法國怪雞喜劇《癲離地中坑 (News from Planet Mars) 》亦屬此類。

新映日本得獎片《奏不響的風琴(淵に立つ=臨淵而立)》,淺野忠信飾演不速之客,正是惹人好感而又非常危險。他忽然來到東京舊區前舖後居的小型金屬加工坊,打工兼食宿。

小家庭增添了陌生大男人,該家太太當然不滿。由於這不速之客勤奮有禮,還教小女兒彈風琴,逐漸贏得太太歡心。到了他坦誠道出殺人入獄的經歷,她更感動,甚至偷情起來。

廣告

編導深田晃司拍出平實細緻的戲味。劇情發展越來越不簡單,上半部在爆發血案時告一段落。下半部是多年後,慘受重創的小家庭仍請私家偵探追查失踪怪客的下落,又來了一個身世成謎的青年學徒,情況很複雜,終於發生更慘重的悲劇,構成好像宿命報應的奇案。

淺野忠信把怪客演得出色,討好該家妻女的過程很有說服力。不過他只在上半部正式出現,貫徹全片是那小家庭的夫婦。古館寛治飾演丈夫沉默低調,十分貼切。最出色是演太太的筒井真理子,活現出日本傳統家庭主婦的實感,被怪客誘惑的感情變化絲絲入扣。純真小女兒及長大後的可憐形象,是劇情關鍵,亦有動人表現。

廣告

我覺得此片上半甚佳,下半則頗有問題。因為故弄玄虛,始終沒有交代血案的實況。最初丈夫與怪客的罪行往事也不清不楚。《奏不響的風琴》其實環繞着罪與罰的演變,可是兩個男人的秘密罪孽,為何弄到要由無辜的妻子及兒女受到慘重「報應」呢?雖有劇力,郤是我最不滿意的安排。

或許,此乃夫債妻還,父債子償的「東方式倫理」吧?男人犯罪,懲罰是使他家破人亡,家屬受害,罪人本身反而可以活着。但東方傳統未必就是這樣,在現代世界更不符法治與人情。此片的罪與罰,實在扭曲了。

片中不速之客,顯然懷恨在心,故意到該家進行陰謀報復,令仇人飽嘗妻子不忠,女兒當殃之痛,郤想不到連累自己的兒子。不過,整個故事很「陰毒」,編導的心態畸型,不值得恭維,唯有說反映了人性某種黑暗面。

大家知道,日本作品有些非常純良,有些十分變態,各走極端。這一部就是由正常溫馨開始,越變越反常陰暗的例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