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性主義是「望見權力」的眼鏡

2017/8/9 — 12:08

The Two Fridas by Frida Kahlo

The Two Fridas by Frida Kahlo

港台「哲學有偈傾」,今集主題是女性主義,很有話題性,多謝thoughtful的策劃團隊和主持。撇開嘉賓提出的具體觀點,這集讓我想起一段很美好的讀書回憶。十年前出國讀書,首學期要修四門課,但結果整整幾個月,我主要在跟一門課糾纏,那是由一位女性主義地理學家所教的。這門關於「公共與私人」的課讓我不知所措,除因老師教得極深,也因我對feminism的認知很淺薄,經常在上課前後都完全讀不懂文章,上課時無法理解討論。

在現代世界極為核心的「公/私」區分,跟性別的二元對立和權力不對等緊緊繫在一起,不從頭苦讀,根本處理不到那樣的抽象問題。後來,我甚至跟那位老師表達了我的沮喪,結果她竟循循善誘,教我從更入門的文獻入手。那幾個月,一步一步消化艱澀的文章,開始為有力的觀點與分析著迷,對女性主義批判現實的力度愈加佩服。至今還是覺得那位老師為我帶來了一次重要的啟蒙,女性主義的關懷很深刻,沒有她,我肯定不得其門而入。

我很佩服女性主義者甚至將這種批判帶到認識論的層次。如果能夠理解女性主義教曉我們,patriarchy從思考的起點(甚至是決定「怎樣才算思考」的起點)就已經深切地貫穿我們的世界,其實對這種深刻的反思,很難不帶尊重。女性主義作為一副讓人「望見權力」的眼鏡,很少人可在首次接觸後,可不為之震動、不思想如何改變自己的行為、不擁抱全然不一樣的ethics of care;同時,女性主義根本地批評什麼是知識、什麼是正義的理論觀點,也是讓人大開眼界。女性主義運動,在行動上的inventiveness,也讓人佩服,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廣告

忽然很懷念夜讀Iris Marion Young、Rosalyn Deutsche、bell hooks、Gillian Rose等的日子。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