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一個窩心和富啟發意義的《2018黃耀明明曲晚會》!

2018/4/16 — 19:24

本文圖片由作者拍攝

本文圖片由作者拍攝

上周末的晚上筆者去了「人山人海」在香港賽馬會演藝劇院主辦的一個音樂活動:《2018黃耀明明曲晚會》。 準確一點說,這是由歌手黃耀明和音樂人蔡德才兩人合作演出的一場小型演唱會。

更準確來說,這是只有六百個座位的音樂交流會,場地沒有絢麗炫目的裝置,以及從上懸繫或由下升高的機關,只有白雙全那四幅在三層矮台四角撐起簡樸但別具政治含義的雕塑;舞台四週沒有迸放燦爛閃爍的煙火,以及播送過份喧噪的聲響,只有背幕反照出來的映像,不時投射流動的光束,以及配合歌曲節奏的悅耳樂音;黃耀明沒有披掛華服彩衣,只是內裡穿一件T恤配以背後繡上圖案的一襲和服外套,由開場到散場都沒有更換過;演唱時沒有騰跳飛躍的舞蹈藝員襯托以及和音團隊響應,只有歌者獨個兒隨著歌曲節拍而自然輕輕扭動的體態;在一般流行大型演唱會上可以見到的華美輝燦配置,以至誇張吸睛震耳的聲色刺激完全欠奉,只有歌手透過歌聲演繹,以及與觀眾的交流和細意傾談,讓筆者感到十分體貼和窩心……。

筆者得到朋友的朋友轉讓了一張入場券,竟然是前排第一行的所謂「握手位」。 因為場地狹窄,靠右第一排位置距離舞台很接近,筆者可以放鬆身軀,在前端沒有拘束限制的座位上舒舒服服的坐下來,有時像在客廳裡沙發翹起二郎腿,又可以轉換一下坐姿,像在公園長椅上拉筋似的伸直雙腿,也可以嘗試像在餐桌旁撿起半滿紅酒的高腳杯板腰端坐起來,近望著歌手就站在不遠處引腔高唱,如此親近溫馨的氣氛令人好不愜意!

廣告

黃耀明大部分時間都是個人擔綱演出,蔡德才好幾次拉著小提琴,牽動小風琴,彈著電子琴,敲起電子鼓為他伴奏,彼此相當合拍。 當晚選曲主要是以懷舊的為主,黃耀明表示希望重溫當年任DJ (唱片騎師) 時的感受,唱的多是別人的歌曲。 那好幾首英文歌:“Morning has broken”、“I am in love with a German film star”、“Love song”和“Forever young”等都是六七十年代的遺珠作品,當年並不是熱門上榜歌曲,顯出他與別不同的品味,正好是年邁筆者的那杯茶。 雖然黃耀明沒有選唱筆者特別喜歡和六四民運血脈牽連的那首〈天問〉,不過他還是獻唱了與白樺的《苦戀》情懷互相觸動的〈邊走邊唱〉。 罕有的黃耀明畢竟就是個人風格獨特出色的黃耀明,筆者十分欣賞和擁戴的本土歌手。

廣告

流行的演唱會當然有著歌唱文化的娛樂歡愉成份,黃耀明卻一再親切訴說藉著歌曲和音樂「洗滌胸懷」的重要,所以無論選曲和鋪排上他都有意傳送社會和政治爭議的訊息。 黃耀明毫不諱言自己是弱勢族群的一員(暗指其性取向),所以特別關心和偏愛被建制逼迫和被環境排擠的一群人,以歌曲和音樂釋放被壓抑的情緒,並且鼓舞他們持續抗爭。 因此,他從關心八九六四到香港佔中和雨傘運動,期間對環保和同志平權,以至魚蛋衝突中的被囚人士,一直堅守立場,以歌唱和身體力行的活動,不斷宣揚其信念。  當天晚上,黃耀明站在舞台上滿有感慨的直言當前香港政治環境正陷於低潮,不少年輕人已十分疲累、失落和沮喪,但他還是激勵香港人繼續撐著堅持下去。 在追慕名利和靠攏權貴的香港演藝圈子裡,像黃耀明這樣敢於甘冒大不韙抗拒威權壓力的演藝人已愈來愈少,除他以外剩下來的較特出的名字恐怕只有何韻詩、杜汶澤和黃秋生了。

逾兩小時半歌唱晚會並沒有冷場,盡興散場時筆者買了一本輯錄用歌曲噪音唱出反抗精神的《愛上噪音》,也購了一件印上〈花非花〉兩句歌詞「時代那麼壞,名字那麼大」的黑色T恤,真的滿載歸家去,好好睡了一覺。

發表意見